第462章 半夜耗灾/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福韵屈膝,赶紧带着司徒汐月先下去换衣服了。

一会儿司徒汐月梳洗完毕换了身干净的衣服重新上来,太后慈祥的问:“怎么样了,太医说如何了。”

“太医说,小姐是受到惊吓了,应该是摔倒了,没什么大碍。”福韵轻声说。

“惊吓?”妖孽冲到司徒汐月的身边,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在感觉到她手心的冰凉之后,心疼的无以复加:“阿鸾,你告诉本王,到底是谁给你惊吓了!本王一定要把那个人抓起来,也好好的惊吓惊吓他!”

司徒汐月一方面在感叹妖孽对她的在意的同时,也不免对自己的演技感到得意!

嘿嘿,很成功嘛!看起来自己的化妆技术还可以,不但骗过了妖孽,也骗过了精明的太后。甚至刚才那个太医院首座给她号脉的时候,司徒汐月都趁机紊乱了脉细,显现出一种“惊慌失措”的假象来,骗过了那个太医!

太医的话大家都是比较相信的,所以太后也忙问:“惊吓?是怎么样的惊吓?是无意中被吓着了,还是有人故意吓唬汐月?汐月,你说,你都看到什么了?被吓成这个样子。你放心,哀家在这里给你撑腰,你什么都不要怕!”

“汐月,汐月看见了,看见很多大老鼠,那么大,那么大的大老鼠,好多好多只……”司徒汐月缩在妖孽的怀里,伸手朝太后比划了几下。

“呵呵,汐月,你这纯粹就是看错了!皇宫之中,怎么可能有大老鼠呢?何况还是这么大,这么多的老鼠。这又不是乡下野地方,每天都有很多的奴才们去抓老鼠的,所以绝对不可能会有那么多老鼠出现的。”萧铁茹笑了笑,驳斥了司徒汐月的话。

“不,太后,真的,汐月没骗您!真的有大老鼠,好多好多只大老鼠!大老鼠吓得汐月一下子滚到了沟里了!”司徒汐月装出一副着急的样子,分辨说。

“哎,这个孩子八成是滚到沟里给摔着了脑子了,本来就不是很灵光。太医,你赶紧熬一副安神醒脑的汤药,给她喝了。”萧铁茹吩咐一边站着的太医。

“慢着!”妖孽开口了。

“广儿,你?”萧铁茹有些吃惊,这个孙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礼貌了?居然当众打断她的说话!要知道,敖广这个孩子虽然在外面比较放肆张扬,但是可从没有对她这个祖母有半分的违拗过。

难道,是为了那个司徒汐月?

敖广接下来的话证实了萧铁茹的猜想。

“本王相信阿鸾说的话,既然她说有老鼠,那便是有老鼠了。福韵,本王问你,皇宫里上一次灭鼠是什么时候了。”敖广冷冷的质问福韵。

福韵是个人精,看了看太后的神色才敢回答:“回冥王殿下的话,上次灭鼠是半年前了。”

“既然是半年前,那么距离现在也有半年六个月了,这么长的时间里,谁能保证老鼠不会再次繁殖肆虐呢?你能保证吗?”妖孽倨傲的看着福韵,轻声问。

福韵被他那如冰似雪的目光一瞅,立刻吓得低下了头:“这,这奴婢也说不准。这老鼠的事情,奴婢之前也并没有专门的经手过,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呵呵,既然不清楚,那就不能这么武断的下结论!来人,去找专门负责灭鼠的人来问话!”妖孽继续咄咄逼人。

在场的人都惧怕冥王的声威,可是又怕太后萧铁茹,太后没发话,他们也不敢动弹,不过得罪了冥王,也是一个死字。左也是死,右也是死的,索性还是别动弹了!

“怎么,都聋了吗?难道本王说的话也不好使了么?”妖孽冷冷的蹦出了这么一句话,越发吓得奴才们心惊胆战的。

司徒汐月看了看太后萧铁茹的脸,注意她十分不爽的样子,只是萧铁茹在宫闱混了这么久,十分有城府,就算心里不乐意也不会当面说出来。

她本意只是想引萧铁茹去凤梧宫罢了,并不想叫他们祖孙二人起什么争执,所以便赶紧拉了拉妖孽的衣袖,奶声奶气的说:“算了,别这样跟太后娘娘说话,她毕竟是你的皇祖母。而且,今天晚上那么黑,汐月,汐月自己看错了也不一定啊!”

她的话软化了妖孽的心,他低下头来看着司徒汐月那张粉嘟嘟的小脸,更加心疼起来:“阿鸾,不管你怎么说,本王今天决不能叫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本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还你一个公道!”

“呵呵,好一个还她一个公道!敖广,你当本宫的宁禧宫是什么地方?可以由着你耍性子胡来?哀家看不是司徒汐月想找茬,是你想借着她的名头闹事吧!今儿这事到此为止,否则——”

“否则什么?否则祖母还能杀了孙儿不成?”妖孽冷冷一笑,继续顶撞萧铁茹。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今天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顶撞萧铁茹。他一向都是个懂事知道礼数的孩子,虽然在外面肆意张扬,但是对待自己的亲人,尤其是对他有恩的皇祖母,他一直都是敬重有加的。一般情况下,他是极少会顶撞这个皇祖母的。可是今儿他看到司徒汐月受欺负而自己居然连去调查一个鼠疫都没有办法的时候,他心里那根名叫理智的弦就彻底绷断了!

“大胆!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是你该跟哀家说话的口气吗?”

萧铁茹一听之下盛怒无比,伸手猛然的拍了一下桌子,因为用力过猛,所以连带着手上的玉镯子也啪啦一下子全都碰碎了,裂成了好几半掉在了地上!

“太后娘娘息怒!”见到太后发火了,宫人们乌压压的跪了一地,恳求萧铁茹不要太生气了。

“本王从小没有母亲管教,自然不知道该是用什么口气跟长辈说话。”妖孽冷傲的扬起了下巴,十分的倨傲。

“好!你不是要调查鼠疫不是吗?哀家就顺了你的心!随了你的意!只是万一到时候调查不出什么来,你怎么办!”萧铁茹知道硬碰不行,索性顺着妖孽的意思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