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压下丑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了,都别说了!这件事事关皇室声誉,朕自然会调查个清清楚楚的。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儿,就到此为止吧,朕不希望再节外生枝了!来人,先把琳琅这丫头关押起来,好好地看着她,等到这些事儿都弄完了,朕再来亲自审理!至于你,太子,从现在起你就给朕好好地在太子府里呆着,不准你出来!什么时候朕要你出来了,你才能出来!”敖战厉声说。

“父皇,您要儿子闭门思过儿子无所谓,可是父皇,母后现在还昏迷着,儿子像侍奉在母后床榻之前,为母后侍奉汤药,请父皇成全!”敖浩说着便噗通一下子跪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很是恳切。

他这一举动让妖孽有些惊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他这个弟弟又变成了一个怂包了?才不过短短的几天,怎么就变得这么快呢?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

妖孽看向司徒汐月,却见她依然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看起来,阿鸾还是不知道这个敖浩身上有大问题啊。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朕就准了你的请求,你可以在这里陪伴皇后,直到她醒来好了为止!但是在这期间,朕也会派人来看住你,不让你到处乱跑的!刘荣!”

“在,”刘荣赶紧躬身上前,“奴才在。”

“从今天开始,太子就交给你了!你帮朕好好地看住了太子,别让他到处乱跑,闯祸,知道了吗?”敖战威严的吩咐。

“是,奴才知道了。奴才一定好好地跟在太子爷的左右,寸步不离。”刘荣表面上答应的好好地,其实心里苦逼死了。

满宫上下谁不知道这个太子爷是个古怪的人物啊?以前见天的闷在自己的那个小院里不出来也就算了,如今出来了,瞧这样子怂的也不争气,还不如他不出来,躲在里面也好让大家都清净呢!

“行了,今天这个事儿就到此为止了,你们速去调查一下今晚闹鼠患的原因。同时,朕希望今晚发生的事情不要再继续传播下去了!朕不希望在宫里再听到任何关于今晚事情的言论,如果被朕听到了的话,杀无赦,懂了吗?”敖战刚才在里面可能跟妖孽争执了一场,所以满肚子都是火气,说话也很不耐烦了起来。

“知道了。”大家赶紧躬身答应了。

“嗯。”敖战点了点头,回身看向萧铁茹:“母后,天色很晚了,朕送母后回宁禧宫吧!”

“不用了,这么晚了,皇帝也得赶紧回去休息休息才是。明天一大早还要早朝呢!万万不能耽误了休息,延误了早朝。贤妃。”太后一边说着一边转身看向了站在一旁的蒋欣玲。

“是,太后。”蒋欣玲心里一喜,以为太后要她送皇帝回去,顺便伺候皇帝入睡。

要知道,她已经半年多没有被皇帝临幸过了,早就忘记了龙塌长什么模样了!

结果太后却说:“你来送本宫跟司徒姑娘回去吧,至于今天晚上伺候的人,去通知一下孙答应,就说本宫今天晚上派她好好地去服侍皇帝,叫她尽心尽力一点儿。”

孙答应也就是孙秀亚,是去年选秀时候选进来的秀女,模样和个性都是十分温柔可人的一个孩子,可惜一直被压制住,没法出头。

这次太后当着众人的面儿给了贤妃难看,故意叫孙秀亚去伺候皇帝,恐怕也是烦她刚才在大殿里面挑拨离间,嘴巴太坏了的缘故。

“是。奴才这就去通知孙答应去。”敬事房的太监总管赶紧领旨下去了。

贤妃恨得牙痒痒,却也只能含笑,装出一副温婉的样子来:“是,臣妾遵旨。请太后回銮吧。”

“嗯。”太后点了点头,把手递给了贤妃,不经意的扫了司徒汐月一眼,那眼神里蕴含着海深一样的意思。

“汐月,你也折腾了一天了,也跟本宫回去休息吧。有什么想玩的,想闹的想看的,明儿再说吧。”

“是,”司徒汐月这回也变得比较乖了,因为再装下去,恐怕会适得其反,如果更因此引起了太后的怀疑和追究,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司徒汐月没有再继续“很傻很天真”下去,而是乖乖的陪在太后的銮驾边上,护送太后回宁禧宫了。

这是她来穆旭国皇宫的第一天,才只不过一个晚上而已,不,一个晚上还没有过去,她就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儿了!

真是惊涛骇浪、惊心动魄的生活!

太后到底年事已高,折腾了这么许久,也累了。早早的便上床歇息去了。那个倒霉的贤妃,就是蒋欣玲,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宫殿去。因为太后恩准她在一旁伺候着上夜,其实也就是叫她在寝殿的地上睡着,随时准备端茶倒水,伺候太后起夜。

这与其说是一种恩赏,不如说是一种惩罚。

贤妃一向都是稳重平和的,但是到底也不如老太后的眼力精准。

她才不过稍微露了一下头,就被太后强力镇压了下去。司徒汐月看着太后寝殿里那微弱的烛光,心想这个萧铁茹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女人。看起来是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理会,只是在那里安享天年,颐养天年,想享清福罢了。

可是真到有了什么事儿,她随便的一扒拉,这整个后宫的人还不是照样被她玩的团团转?

什么才是城府深?什么才是高级黑?萧铁茹这样的才是!

看来以后司徒汐月要跟萧铁茹打交道的话,还得更多几个心眼儿,今天晚上听萧铁茹那话里的意思就是已经对她产生怀疑了。

看起来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她还得更加谨慎行事才行。不然,她真的没把握瞒过这个萧铁茹的一双利眼去!

月色浓重,司徒汐月在宫人们的服侍下换了宽松的绸缎睡衣,用玫瑰汁子洗漱完毕之后,就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渐渐地安睡了。

福韵悄悄来过一次,低声嘱咐了几句守夜的宫人,又拿了一盘安息香来,嘱咐点燃上,好给司徒汐月安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