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陪你喝醉/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守夜的宫人答应了,悄悄地换上了安息香,顿时,满屋子都是安息香那香甜醇厚的味道。

不到半个时辰,守夜的宫人们眼皮子也耷拉了下来,把头靠在了床榻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软纱帘被轻轻地挑开,司徒汐月从里面悄悄地探出头来,将一股迷香悄悄地放在了香炉里,一会儿那些奴才们全都睡死了,她这才穿好了衣服,蹑手蹑脚的往外面走来。

别人都可以休息,唯独她不能。

琳琅现在还被关押在某个地方,生死未卜。皇后那波人绝不会轻易饶了她的。刚才没有得手,现在必定也要趁着人不在的时候下手杀了琳琅。

她必须要赶在这些人的前面,把琳琅救出来!

宁禧宫里的大内护卫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萧铁茹早年树敌不少,驰骋天下整下来的这份家业,手上当然站满了许多人的鲜血。

不过司徒汐月施展轻功,眨眼间便已经在宁禧宫门外了,倒是没有人能够察觉得到。

她正准备去救琳琅的时候,却发现宁禧宫外的一片林子里,一个红衣身影正在落寞的饮酒。

“妖孽?”司徒汐月轻轻蹙眉,立刻停止了脚步,“这么晚了,他还没休息吗?在那里喝什么酒?”

虽然想着要去救琳琅,可是却还是忍不住来到了妖孽的身边。

妖孽果然正在喝酒,而且喝的不少,瞧着这地上的散落的酒瓶子足足有十几个,就知道妖孽已经喝了十几瓶了!

“杏花村?”司徒汐月微微一嗅就知道这是烈酒杏花村,虽然口感不错,但是度数却不低,算得上是一种烈性白酒了!

一个人喝这么多的烈酒,妖孽真是作死啊!

今晚发生的事情,对于妖孽来说,应该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司徒汐月尽管不是很清楚,但是却能从妖孽的话里猜得到,原本以为皇帝是专宠淑妃的,结果发现淑妃可能只是一个炮灰,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人家皇帝的真爱从始至终都是皇后木婉君的时候,司徒汐月想,随便一个人听到这个设定都会“整个人都不好”了吧!

哎,说来说去还是自己不好,如果不是当时自己想转移众人的注意力的话,也不会暴露出敖战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吧。

如果她早知道这样会让妖孽如此难受的话,她绝对不会故意揭穿敖战的老底的。就算是要骗妖孽一辈子,也总比他知道真像要好得多。

起码,他还可以一直保留着那个父慈子孝、父母恩爱的梦,那可能也是他生命中唯一宝贵的东西了吧。

“谁?”就算是喝的醉醺醺的,妖孽的警戒力还是十分强大的,不过当他转过身来瞧见是司徒汐月的时候,整个人瞬间放松了下来。

“阿鸾,你,你来了?是,是要来陪本王喝酒的么?呵呵,来,来得正好,来,陪我喝,喝一杯!”

妖孽醉的都站不稳,脚步踉跄,跌跌撞撞的朝司徒汐月走来,要不是司徒汐月手疾眼快上前几步扶住了他,他还不一定要摔到哪里去呢!

“你喝了多少酒啊!”抱着妖孽,近距离的闻到了他身上浓重的酒精味道,司徒汐月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不多,不,不多,呵呵,本王,本王我,我千杯不醉——来,喝,陪本王,喝!”妖孽醉醺醺的笑了笑,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棕色酒瓶。

“好好好,我陪你喝,我陪你就是了。”司徒汐月将妖孽放在了石凳上,自己也在他旁边坐了下来,拿起了一个酒瓶。

不知道为什么,脆弱的妖孽反而比白天那强大无比的妖孽更能激起她的怜悯心。

司徒汐月想,这就是所有女人都无法避免的母性之爱开始发作了吧!

比起总是替她挡风遮雨,纵容她一切的妖孽来,如今这个一身酒气、醉的稀里糊涂的妖孽,却更能勾起司徒汐月心中的怜悯,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要保护他,替他挡风遮雨,让他不再这么难受。

“陪君醉笑三千场,不诉离殇!”司徒汐月拿起了酒瓶,说完这句豪情万丈的话之后,就仰脖咕咚咕咚将这瓶子烈酒全都灌进了肚子里!

好辣!

纵然她司徒汐月上天下海无所不能,可是她还真的就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不能喝酒。

前世的她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结果被敌人抓获,当时逼供的时候,就是将她头朝下按进了一个装满烈酒茅台的大缸里。

一次一次的把她浸入在高达五十六的烈酒里,除非她说出情报,否则就要把她用美酒活生生的闷死。

她还记得茅台那种妖异成熟的香味,就好像是置身在一片金黄色的麦浪之中,只可惜,她却要活生生的在那片金黄色的麦浪中被憋死……

后来要不是她师兄们闯了进去,把她救了出来,司徒汐月上辈子估计就直接淹死在那上等的国宴用酒里了。

她敢说那可是一种比较极致浪漫的死法,可是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再也不沾酒了。

因为只要一沾酒,就会想起那天那种惨烈,虽然后来她也在心理医生的开导下,慢慢的淡忘了那次的回忆。

但是她也顶多是只能喝一两杯而已,浅酌还可以,豪饮她就敬谢不敏了。

不过现在,为了妖孽,为了她在意的男人,她司徒汐月愿意舍命陪君子!

“来,干了!”司徒汐月一口气闷了一瓶子烈酒,伸手摸了摸嘴唇,再捡起另一瓶烈酒来,伸手打开了瓶盖,朝妖孽笑了笑!

“阿鸾,呵呵,好!好!真不愧是,真不愧是我,我的好阿鸾!”妖孽坐在那里,看着司徒汐月这一连串的动作,痴痴笑了笑,然后也俯身再捡起了一瓶子酒来,用内力震开了酒塞子,跟司徒汐月撞了撞酒瓶,“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阿鸾,你,你如果对我是真感情,就,就干了,干了!”

“好!我干!”司徒汐月咬咬牙,一仰脖,第二瓶酒又彻底的滑进了肚子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