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组团刁难/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风轻轻地吹着,将紫色的小花吹落了下来,给相拥而眠的两个人身上温柔的铺满了一层细细的花朵。

清香四溢,宛如幻梦。

在暗中守护着妖孽的乘风和破浪看到了这一幕,神色也不由得变得温柔了起来。

破浪从腰间摸出了一块口琴,轻轻地贴在了唇边,合着风声,吹奏起了一曲悠扬的安眠曲。

这一生即便不能牵手而行,可是如果能像今夜一样,默默的在暗处守护着她,于愿足矣。

夜色更浓,露华深重,一夜好眠。

第二天清晨,司徒汐月从梧桐花清淡优雅的香气中醒来,却看到自己眼前明晃晃的天光,还有落了一身的梧桐花。

而妖孽,还正倚在树上,睡得香甜呢。只是他的头发上,身上都落了如许的落花,看起来倒是可爱了许多。

司徒汐月忍不住笑了笑,趁着他还没醒,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

昨夜一夜安眠,在妖孽的怀中还是依然能让她无比安心,即便她喝了那么多的白酒,却依然不能让她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想来这就是恋人之间才会有的安心和安全感吧!

唇角不由得弯起一个可爱的弧度,司徒汐月眷恋扫了一遍妖孽的样子,伸手帮他拂去了头上和身上的落花,刚起身要走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握住了手。

“阿鸾,别走!”

司徒汐月一惊,还以为他醒了呢,所以迅速装出一副痴傻的笑容来,没想到却看到他只是说梦话而已。

整个人还在那里睡着,只是孩子气的抓住她的手,不愿意松开。

司徒汐月无奈的笑了笑,轻轻摇了摇头,却再也舍不得把手放开。

也许,这才是那个幼年无助时候的妖孽吧。小小的一个小男孩,在最渴望母爱和父爱的时候,却被送到了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在他乡险恶的环境中艰难的成长着,从小就要学会将最真实、最单纯的想法深深埋在心里,用一层厚厚的壳把自己包住,时间久了,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童年的时光到底是有多么的欢乐和甜蜜了吧。

看着这样的妖孽,司徒汐月忽然一阵心疼,慢慢的蹲下身子来,轻轻地为他梳拢了一下滑落在鬓边的长发。

当年的司徒汐月,肯定是个特别单纯美好的女孩儿吧。

也只有这样单纯可爱的女孩子,才能在年幼的妖孽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最终,等他终于出人头地之后,他驾着五彩祥云,变成了一个盖世英雄,来接他的小阿鸾。

只可惜……

真正的司徒汐月已经死了,在家庙冰冷的房间里,默默的死去了。

她没有等到她的英雄来接她,在她活着的时候,妖孽、轩辕彻这些男人,没有一个来接她。

而等她死了之后,等司徒汐月重生,这些男人才回过神来一样,重新打量着她,打量着新生的她,看着她大胆跳脱的行为,一个个都充满了兴趣。

司徒汐月明白,后来这些男人不过是看她有意思罢了。真正对她好的,只有妖孽一个人。

只可惜,他却是来的这样晚这样的迟,他连他的小阿鸾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如果可以,司徒汐月真的很想,真的很想叫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回来,哪怕只有一刻也好。

只有一刻,也让这一对有情人真正的见见面,而不是让她这个鸠占鹊巢的人,独独霸占了妖孽这样温柔无私的爱……

她,承受不起。也根本不想承受!

如果妖孽的感情只是对原先那个司徒汐月,那么现在她宁肯不要这份虚假的感情!

可是一向果决的她,此刻却有些迟疑。毕竟,她心中也深深的爱上了妖孽,爱上了这样一个看似霸道却对独独对她一个人温柔的男子。

所以她迟疑了,她不敢对妖孽讲出实情来,她宁愿这样隐瞒着,能过一天是一天吧……

如果真的到了不得不揭开真相的时候,她也希望有足够的时间去面对妖孽的怒气和质疑,只是她需要足够多的时间,才能让自己做好准备……

“哟,这不是咱们的冥王殿下吗?怎么,冥王殿下越发变得豪迈了。如今连屋子都不住,单单要住在树林里。真是特立独行呢!”一个讥讽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司徒汐月扭过脸一看,却是德妃。她身边站着的还有良妃,高高的凤辇上坐着的,却是皇后木婉君。

经过了昨夜一晚上的闹腾,在所有人都以为木婉君必定要好好修养个十天半个月的时候,她却奇迹般的重出江湖了。

而且虽然坐在凤辇上,气色却是出人意料的好。

虽然已经是三十好几的年岁了,可是木婉君的保养倒是挺有一套。皮肤紧实细致,吹弹可破。略施脂粉的瓜子脸上,一双秋水寒眸越加的轻灵水秀。一头青丝三千,蜿蜒在她的双肩上,跟她身上的大红色凤袍相得益彰,越发显得黑红对比分明。

她头上除了黄金的凤冠,其他一概没有,金灿灿的黄金凤冠在旭日初升的灿烂中,越发逼将出一种迫人的辉煌来。

倒是颇为符合此时木婉君的心境描写: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真不愧是一代皇后,真真是她司徒汐月的强力对手!

“看什么看?见到皇后娘娘还不赶快跪下!本宫知道你脑子不好使,不过本宫不介意好好地教教你。桂嬷嬷,去,上前给本宫好好地教导教导司徒姑娘,叫她也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天家礼数!别整天像个没有娘的野丫头一样,仗着男人的宠爱就可以放肆了!真的以为这是戏园子么?”良妃在一边撇撇嘴,出声教训司徒汐月。

“是,奴婢遵命!”良妃身旁一个五大三粗,面向凶恶的老女人福了一福,便狞笑着朝司徒汐月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对司徒汐月说:“司徒姑娘,见到皇后娘娘以及各位主子的时候,一定要先行礼。未免姑娘不知道,奴才亲自做示范给姑娘瞧瞧。这手,要放在右侧腰这里,膝盖下蹲,但是身子不能摇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