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清白被毁/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满嘴里说的都是“我不活了!”“让我去死吧!”“我没脸活在这世界上了呀!”

她一边哭着一边还要站起来抢剪子来自戕,早被宫人太监们一窝蜂的拦住了。

司徒汐月在一旁笑笑:在这么多人的面前闹自杀,亏她也想得出来。这个孙秀亚根本不是想自杀,而是想把事情闹大,做做样子给大家看罢了!

“皇后,你刚才绊倒了秀亚朕并没有责备你什么,可是你不但不说一个对不起,反而还踹了她心口一脚!你,你真的是太叫朕失望了!”敖战再怎么喜欢木婉君,到底孙秀亚也是新欢,木婉君也只能算是旧爱。

当新欢旧爱碰在一起的时候,是个男人就会维护新欢,更何况还是昨儿晚上刚刚宠幸了的新欢!

“皇上,臣妾没有——”木婉君刷白了一张脸,急急忙忙的要解释。

“算了,别解释了朕不想听。你赶紧向孙答应道歉,立刻,马上!”敖战看到眼前闹得正欢实的孙秀亚,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呀!

在这么多人面前给他闹成这个样子,还给不给他留面子了!

木婉君看了看敖战那不耐烦的脸色,再看了看在地上打滚撒泼的孙秀亚,顿时气得一股火从心底里冒了出来!

叫她道歉?哼,她宁愿去死!

可是不道歉又不行,毕竟她也做不出当面顶撞敖战这样的蠢事儿。

于是她咽了咽肚子里的气,刚准备起身要给孙秀亚道歉平息这一场风波的时候,忽然感觉脊椎一阵酸麻的感觉,然后,然后她就身子一歪,晕倒了过去……

“皇后!皇后娘娘!救命啊来人呐,皇后晕过去了!”

旁边的太监一看皇后晕过去了,赶紧扯着嗓子喊开了,这下子更乱套了!

孙秀亚在地上撒泼打滚,皇后在椅子上晕了过去,皇宫就好像乱成了一锅粥一样,热闹的人声鼎沸的。

“来人,快,快传太医!”敖战一看皇后晕倒了,赶紧叫太医进来,不过司徒汐月倒是抿嘴笑了笑,悄悄的藏起了手中的银针。

她刚才趁着人多的时候发射了一根银针,正好射在木婉君的脊椎上,那根银针上涂着麻醉药,足够木婉君睡个三天两夜的了。

不过她得趁着太医没来之前把银针拔下来,不然会引起怀疑的。

于是她赶紧跑了过去,不计前嫌的帮着敖战将木婉君平放在一边的桌子上,顺便拔下了那根插在木婉君脊背上的银针。

太医很快到了,但是诊断下去脸色却是更加苍白了。

“皇上,娘娘这好像是心悸病发作了!这,这此病来势汹汹,微臣,微臣觉得娘娘,娘娘有些凶多吉少啊。”太医摇着头说。

“皇后好像一直都有心悸这个毛病,所以好像从家里带了许多的药丸来救命。那些药丸去哪里了?”关键时刻,敖战想到了这一点儿,赶紧问周围的侍从。

“皇帝,哀家记得,那药丸好像是在皇后贴身侍女的手里,而皇后的贴身侍从,那不就是琳琅吗?不过琳琅现在正被你关押了起来……”萧铁茹适时插进了这么一句话来。

“快,快将琳琅宣来,快!”敖战现在也顾不得自己下的什么圣旨了,赶紧宣人把琳琅带来。

司徒汐月扫了一眼太后,不明白她到底为什么要帮自己。没错,她制造皇后晕倒的假象就是为了逼着敖战把琳琅放出来,不过,她倒是没想到太后居然会帮她说出来自己心里想说的话。

太后,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会儿琳琅便被提了进来,不过当她进来的时候,浑身的伤痕却叫人不忍直视。

从头到脚,全都是被打的痕迹,鲜血淋漓,皮开肉绽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惨状了。更有她身上的衣服也被人撕开了,露出了身体大部分的肌肤。

而那些雪白的肌肤上面,也全都是被人掐弄的痕迹,紫色的、红色的、青色的痕迹什么都有。

“天哪,琳琅,你这是怎么了?谁,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司徒汐月一声惊呼,推开妖孽,一下子跑到了琳琅的面前。

琳琅伤的十分之重,绝对是被人用过重型了!她已经陷入了重度的昏迷之中,无论司徒汐月如何叫她,她就是不能醒来!

司徒汐月只觉得心头呼吸一滞,五脏六腑中的烈火就好像是泼了油一样的滚滚而起!

他们居然,居然敢趁着她不在的时候对琳琅下手!

她不过就是一个晚上没有顾到琳琅而已,那些人,那些人居然就如此的狠心!居然,居然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对琳琅下了如此的毒手!

琳琅,琳琅她也只不过是个弱女子而已!

这些人,还不是冲着她司徒汐月来的!

司徒汐月慢慢握紧了拳头,眼中一片冷芒闪过,真的很想掀开这层伪装,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把木婉君这个女人碎尸万段,把她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喂狗,这才能消了她心头之恨!

可是就在她忍不住要发怒的时候,忽然听到琳琅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幽幽的醒转了过来。

“小主,主子……”琳琅好不容易聚焦看到了司徒汐月,赶紧费力的喊了她一声。

“琳琅,我在这里,我是司徒汐月。”司徒汐月紧紧抓住了琳琅那双被用过大刑的手,心疼无比!

“皇后,皇后,她……替我,替我报仇……”琳琅只来得及说这么几个字,便又重新昏迷了过去!

“太医,太医呢!”司徒汐月狂喊太医来给琳琅治病,幸亏刚才木婉君闹了那么一出,太医还没走,现在正是现成的,就赶紧叫人将琳琅抬进了里面,给她仔细的诊断去了。

一会儿太医出来,面色相当沉重:“哎,琳琅姑娘真是命苦啊,浑身上下都是被用鞭子抽打出来的血痕,而且还往伤口上倒了辣椒水还有盐巴,两只手也全都被用竹签扎了一个遍,全都是瘀血。而且身上还用银针扎了很多看不见的小孔,肋骨也被打断了两根。最,最糟糕的还是琳琅姑娘的清白,好像也被人给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