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什么,你也有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生,轩辕雅兰出现了,她没死。”

密室中,楼楠召唤出了神秘人,低下头来无比恭敬的说。

“嗯,我知道了。”灰衣人的语气是异常平静的,不过,他捏在袖子里的手却出卖了他的真实情绪!

雅兰居然没有死?怎么会?当年他亲眼看着她咽气的,还亲自确定了的!

这个世界上,能瞒过他的人,还没有!

可是雅兰活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儿,那天她在司徒汐月的店铺前出现,那么一闹,天下人,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可是,雅兰这些年,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她要一直躲着,不见自己呢?

难道,她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先生,您看,接下来要怎么办?”楼楠依然无比恭敬的问。

灰衣人微微皱了皱眉:“娄现在如何了?记忆还是没有恢复吗?”

“嗯,少城主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看起来那金蟾香的毒,真的是很厉害!”楼楠低声说。

“嗯,这是药,你给他吃下去。”灰衣人递给他一包金色的药粉。

“这是?解药?”楼楠赶紧接了过来。

“不,这是金蟾香。你放进他的香炉里,每天放一点点,分量千万不可以多了。否则,会被他察觉到的。”灰衣人威严的说。

“什么?这是金蟾香?为,为什么?”楼楠吓到了,手都哆嗦了!

“因为有些事情,他记起来,反而不如忘记了要好!”灰衣人叹了一口气,表情掠过了一丝丝无奈。

当年,他们那一辈人造的孽,却原来要小辈儿来承担。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他当年会不会依然做出那些抉择?

“老城主,您,您什么时候回来啊?”看到灰衣人要离开,楼楠终于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也揭开了这个神秘灰衣人的真实身份——慈悲城上一任的城主,让大魔女花依依魂牵梦萦了一辈子的男人,冷秋蝉!

“我没有必要回来,我回来,事情只会更复杂!”冷秋蝉那张饱经风霜的老脸上,此刻看起来,也不过才四十多岁的样子,并没有太多的皱纹跟苍老!

现在看起来,他依然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美男子!

岁月,不曾给他留下太多苛刻,而是格外的厚待他,叫他多了几分的儒雅跟从容,少了几许青涩跟不稳重!

“可是老城主,萧青衫都回来了,而且雅兰小姐也来到了慈悲城,我看当年那些要多对付她的人,很快就会再次出现的!老城主,难道您不为雅兰小姐担心吗?”楼楠不愧是老狐狸,一下子就点住了萧青衫心中最软弱的地方!

没错,他这辈子可以不在乎任何人包括妖孽,但是对于轩辕雅兰这个他时刻放在心上的女子来说,他,无法罢手!

“呵呵,我如果出现,雅兰才会遭到更多的攻击跟伤害呢,更何况……算了,我那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完,等我彻底的处理完了,我再考虑考虑要不要出山!”冷秋蝉扔下这句话,便一阵风一样的走了。

楼楠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哎,痴男怨女啊,也不知道城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下当年的心结!少城主他,真的很可怜!”

楼楠说完这句话,便悄悄地出了密室,走到了妖孽的房间中,悄悄地在妖孽的香炉里放了一点点的金蟾香。

老城主是绝对不会害少城主的,所以他叫自己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那时候的楼楠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小小的举动,会在未来造成了那么大的轩然大波跟无可挽回的伤痛!

可惜人都没有前后眼!

而在妖孽的山庄里,司徒汐月正在悠哉悠哉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每天吃吃喝喝游游玩玩乐乐的,没有丝竹乱耳,没有案牍之劳形,这样的日子,美啊!

妖孽无比怜惜的日夜守护,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司徒汐月根本不觉得自己有多痛苦!

该报的仇,晚一点儿报,又怎么样?

反正轩辕雅兰跟司徒易这两货都已经出现了,一副孩子我欠你的,我一定要补偿你的样子。

如果她再不懂得好好地善加利用一下子,那么,她就真的是太蠢了!

既然全宇宙的人都觉得她倍受打击,该好好地疗养疗养,那么为何她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给自己放一个大假呢?

既满足了那些闲人的八卦心理,又成全了自己,何乐而不为?

至于说什么悲伤?呵呵,狗屁!

她必须要承认,自己到底不是真正的司徒汐月,因为不曾经历过那些苦难跟折磨,所以显得对往日的仇恨,也不是多么的纠结。

除了刚开始的时候,她陡然认清了这一对极品的爹妈那极品的行径,实在是替枉死的司徒汐月不值当,小小的冲动了一把之后,其他的时间,她其实早已冷静了下来!

那个冷静淡定无比强大的司徒汐月,再次,重生了!

所以当丹朱跟破浪他俩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都震惊的发现,小姐是如此的淡定,如此的悠闲,完全不像是该受到重创的人。

“查清楚了吗?这个轩辕雅兰跟司徒易,到底是在哪里。”司徒汐月坐在松树下,边喝茶边问。

“小姐,查清楚了,原来轩辕雅兰跟司徒易都躲在隐族!这些年来,他们设计了结界,谁都没有办法进去。这次我跟破浪混了进去,这才发现这个惊天秘密!”丹朱义愤填膺,“小姐,我真的没想到,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父母!把自己的孩子丢在一边不管,自己躲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恩爱甜蜜去了!”

“呵呵,这算什么,人家俩个还搞出一个妹妹来呢!哦,就是蓝凤凰,她就是我的亲生妹妹!”司徒汐月嘲讽的笑了笑,黛眉之间杀气凌然!

“呵呵,我真是服了!小姐,摊上这样的父母,真是走运!不过您别担心,以后别认他们就是了!”丹朱气的咬咬牙,多好的脾气,也被气得脸红脖子粗的。

一边的破浪赶紧握了握她的手,柔声:“别气坏了身子,肚子里的宝宝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