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顶撞司徒易/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徒汐月一扬手,琳琅立刻捧上一对价值连城的玉如意,那玉色那叫一个通透,那雕工那叫一个漂亮,那花纹那叫一个大气!看看就得有好万两的银子!

看的周围的人眼睛都有些直了!

慈悲城里是不缺有钱的主儿,但像司徒汐月这样有钱的,还真缺!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话不假!是个人就没有嫌弃自己的钱多到烫手的!

所以立刻就有人朝着蓝凤凰开骂了:“是啊,蓝姑娘,你这么做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司徒汐月如此的高贵大方,跟你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你们确定是亲生的么?”

“哈哈,说得好!来人,赏夜光杯一盏!”司徒汐月大手一挥,琳琅立刻捧了一个夜光杯出来!

看到这样,众人都按捺不住了,纷纷开骂了,而且越骂越难听!

骂的蓝凤凰都不想再世为人了!

“赏”“赏!”“赏!”

一片赏的声音里,蓝凤凰的脸也变得难看了起来:“呵呵,司徒汐月,你有本事你就叫人骂啊,我倒是要看看你的狗屁古董店里,有多少好东西能送!”

“不怕!她的东西送完了还有我的!慈悲城里的东西,随便你摔!我这里,随时都可以当成是你的后盾!”一身红衣翩跹而来,妖孽笑得很是灿烂,“阿鸾,别怕,我这里永远都是你可以避风的港湾!”

“娄哥哥!你!”看到妖孽突然驾到,蓝凤凰先是一阵激动,毕竟多时未曾看见他了,心中,实在是想念!

可是没想到的是,他一出现居然开口扔下来的是这句话!

什么?慈悲城的东西也全都拿给她扔?娄,你真的是够狠,够绝!

“呵呵,光说不练假把戏,东西拿来啊。”司徒汐月斜睨了妖孽一眼,伸手要东西。

妖孽二话不说,直接从腰里摘下了一块乳白色的玉璧:“和氏璧,拿去!”

“呵呵。”司徒汐月随意接过,瞄了一眼,微微笑笑,“倒是真的。琳琅,拿去,砸了!”

“啊,这就是那个为了它闹得一个人给看了双脚的和氏璧?那么珍贵的东西,小姐,我舍不得扔……要不然这样吧,这和氏璧琳琅就问您讨了吧,我把我自己的玉佩扔了,可好?”琳琅捧着那块硕大的和氏璧,眼里放着绿光!

这宝贝,价值连城啊!

“那要看看人家慈悲城的城主给不给你这个面子了!”司徒汐月淡然笑笑说。

“既然你喜欢,那就尽管拿去!只要你的主子高兴,什么都可以!”妖孽十分豪气的甩甩手,在他的眼中,价值连城的和氏璧还不如美人儿一笑来的更加珍贵!

“那,琳琅就多谢城主啦!”琳琅那小丫头白白得了这么大的一个宝贝,高兴地连眼睛都笑没了!

“荒唐!”一道威严的男生响起,夜色中,一身黑袍的司徒易踏着夜色缓缓走来!

这些年来,他也老了!鬓边添了几分雪白,看起来,倒是人模狗样了许多!

但是他再怎么伪装,在司徒汐月的心中,他却还是那个一脸猥琐笑容的低级男人!

永生永世不能改变!

有人曾经说她固执!可是,司徒汐月不觉得,固执有什么错的!

因为,她的固执,都是对的!其他人,都是愚蠢的错误!

尤其是在面对司徒易这个可以说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仇人的时候,司徒小姐的不爽,那就跟火山爆发一样,陡然冒了出来!

“爹爹——她,她欺负我!”蓝凤凰看到司徒易来了,窃喜的笑了笑,赶紧跑到他的跟前,委屈的撒娇!

“别怕,凤凰儿,爹在这里!”司徒易轻轻地拍了拍爱女的后背,严肃的走到司徒汐月的跟前,俯视司徒汐月,用一种严肃的口吻训诫说:“胡闹!她可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能这么对她?身为一个姐姐,你如此的对待你的妹妹,你,你的家教呢?”

“呵呵,家教?您现在知道家教这两个字了?怎么之前您把我赶到家庙,让我自生自灭的那两年,我从来不知道您说的家教呢?还有姐妹?更好笑!您现在倒是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姐妹这两个字了!当初我被司徒新月、司徒静月她们联合起来欺负的时候,您怎么不跟她们说说,我们是姐妹呢!还有,这个世界上,如果非要算什么姐妹的话,司徒新月跟司徒静月她们两个比这个蓝凤凰更有资格算我什么姐妹!她,算什么!”司徒汐月烈烈的看着司徒易,清水一样的双眸里,是不屈,是自尊,更是不容被折断的刚烈!

“爹,你瞧瞧她,您才说了她几句啊,她就有这么多的话回!我看呀,她心里压根没把您当成是她的亲爹!”蓝凤凰扫了一眼司徒汐月,巴不得火上浇油呢!

“哼,臭丫头,我是你的亲爹,你居然敢如此的顶撞我!今天,我就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这个不孝女!”司徒易还以为自己还在司徒府里,还以为自己面对的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司徒汐月呢,当下就犯了大家长的毛病,以为自己还能随便动手教训司徒汐月呢!

可是没想到他的手刚刚扬起来,还没落下去呢,就被一只手给狠狠地擒住了!

“怎么,还想动手了?”司徒汐月只用了两根手指,嫩白如玉的手指,轻轻松松的就将司徒易的手腕给捏住了!

嫩白如玉的脸庞上,虽然只是一派轻松的笑意,可是那黑如墨玉的眼底,可是广寒一片!

司徒易被那样的眼神儿一瞪,竟然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什么时候,这个他一直看不上的懦弱女儿,竟然会有了如此冷硬如铁的眼神儿了呢!

这,这也太奇怪了!

要知道,当年司徒易因为司徒汐月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所以就刻意冷落她。也不教导她武功,也不给她好好地请师父念书,一切都如此的漠视,就想着随便散养,能长成什么样儿就长成什么样儿就算了!

当年的司徒汐月也不负众望,变得懦弱、胆小、唯唯诺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