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章 亲父女,明算账/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瑶咂咂嘴,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司徒易他做坏了这把椅子,价值可是十分昂贵的!所以他不但找不到报复的对象,而且还得赔钱!

这下子司徒易可有点儿不干了,因为他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钱

司徒汐月在一边将这一幕竟收眼底,自然明白他没钱,她略微使了一个眼色给琳琅,琳琅立刻明白了过来,大声说:“哎,打碎了东西就打碎了把!谁叫小姐是人家的闺女呢!只是这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小姐这里也不是金山银山的,也不是穷人救济中心!要是今儿来一个爹弄碎了一张椅子,后儿来一个娘再弄碎一张桌子。就算是金山银山,早晚也得坐吃山空!”

“汐月,这……”司徒易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这话里的讽刺意味!

虽然恨得咬咬牙,可是却也无可奈何!

这把柄算是抓在人的手里了,那还不是认搓认扁的?

“琳琅,你太放肆了!你怎么知道我爹就没钱了?或许一是没钱也有可能,可是我爹以后自然会有钱的。你要是怕他赖账,干脆写个欠条!我相信爹日后肯定会还上的,是吧,爹?”司徒汐月甜甜一笑,那张犹如天使般纯净的脸庞上,说出来的话,却是如此的腹黑。

众人一片黑线!

黑,这才是高级黑啊!

“呵呵,汐月说的是,说的是!来人,拿笔墨纸砚来,老夫要亲自写上一个欠条!”司徒易当真也是能拉得下脸,笑笑,倒也不觉得什么。

装,老狐狸你就使劲的装吧!

司徒汐月在心里冷笑一声,表面上却装出为难的样子:“哎呀,爹爹要给女儿写欠条?这,这好像不大好吧?不过,既然是爹爹执意要写,那汐月也不能阻碍了爹爹,免得叫人家说爹爹占女儿的便宜,对爹爹您的名声呢,也不好!丹朱,笔墨纸砚伺候!”

“是!”丹朱压下自己的冷笑,赶紧端上来一个盘子,里面装着上好的笔墨纸砚。

“老爷,请吧。”丹朱笑着说。

“好。”司徒易皮笑肉不笑的走到桌子前,拿起了毛笔,直接大笔一挥,在宣纸上写好了欠条内容。

写完了之后,司徒汐月亲自上前去,端详了一遍:“嗯,欠款九千九百九十九两。司徒易。还款日期,一个月之内。”

“呵呵,好,爹爹真是爽快人!既然如此,那么女儿也就不客气啦!丹朱,收下这欠条,一个月后,记得亲自上门去要账。别叫老爷亲自跑一趟,老爷年纪大了,腿脚呢,也有些不灵便了,知道了吗?”‘

“知道了,小姐!小姐您真是孝顺啊!为老爷思考的真周到!知道老爷老了,跑不动了,还提供上门服务呢!我要是孔子,我知道了都得为小姐您颁发一个二十四孝的奖状!”丹朱抿嘴一笑,十分刻薄的说!

“司徒先生有这样的一个好女儿,本城主真的是羡慕,羡慕啊!”妖孽在一边含笑看完这一幕,面对司徒易的窘迫跟落难,他不但不出手搭救,反而就是含笑看完了,像是欣赏一出好戏一样!

“呵呵,城主您真是过奖,过奖了!”司徒易心里跟吃了个苍蝇似的那么难受,看到女儿蓝凤凰的时候,又笑了笑,转了转眼珠子,“城主,其实今天我来,还有一件事儿想跟城主您商量商量!”

“哦,什么事儿?”妖孽扇子一甩,潇洒自在。

“呵呵,其实也没啥,就是想问问城主想把小女蓝凤凰跟她肚子里您的骨肉怎么办!我想城主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孩子流落在外吧。这叫人外面的人看见,也不像话啊。”司徒易一下子打中了妖孽最敏感的部位!

当然,是他自以为的敏感部位!

他以为,妖孽再怎么样,也是一个好男人,对自己的骨肉,当然是要多多在乎了!

这个世界上的男人不都这样吗?老婆可以不要,但是孩子必须要要!

哼,只要妖孽要了这个孩子,那么,他就不得不要蓝凤凰,只要他要了蓝凤凰,那么他跟司徒汐月之间肯定就会有诸多的矛盾!

到时候,司徒汐月肯定会难受的!

司徒汐月难受,他司徒易这个当爸爸的就会高兴!

这样的心态,不能说是不畸形的!

其实司徒易那点小九九,司徒汐月能不知道吗?所以当看到司徒易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的时候,她真诚的觉得想呕吐!

不过,妖孽始终都是妖孽,能跟司徒汐月这样的古灵精怪的女孩臭味相投的,本身,也必须强大到某种人神共愤的地步!

“呵呵,首先,你确定她肚子里的种儿,是我的吗?你怎么能确定,她的孩子就一定是我的呢?”

妖孽坐在宽大的太师椅上,薄唇缓缓吐出如刀子般锋利的绝情话语!

可是,却又不能不让人有这种联想!因为,这样的可能性虽然低,可是,也不代表没有!

蓝凤凰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她的小脸儿立刻苍白了:“娄,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呵呵!

不过,司徒汐月倒是柳眉一挑,原本打算离开的脚步,意外的停了下来!

她忽然有兴趣,想看看妖孽接下来要说什么话来打击这一对不要脸的父女了!

“这是第一种可能性。就算她的孩子是我的,你就那么确定,我一定会要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吗?”妖孽冷笑着,缓缓吐出了第二个答案。

而这个答案,比刚才的那个答案,更冷酷!

“娄,你,你!”蓝凤凰的脸,彻底的惨白了!她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曾经叫她魂牵梦萦的男人,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从他的口中说出!

“呵呵。”妖孽不以为意的站了起来,缓缓走到了蓝凤凰的跟前,俯下身子来,用那双邪魅的眼睛盯着她,微微笑笑,“我跟你说过,我的孩子,只有司徒汐月一个人可以生。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没有资格生下我的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