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新仇旧恨一起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多谢您!”虽然刚才不鸟他,可是司徒汐月这个人向来都是恩怨分明的,欠了人家的情,她可能会还的!

“不客气。”冷秋蝉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她怀了孩子,肚子里的孩子可能会受到蛊毒的影响。别紧张,我给你开一个方子,按照这个方子抓药吃,吃够一百天就平安无事!”

“乘风,多谢老城主!”乘风激动地跪在地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个老城主,虽然他从没见过,可是才一出现,老城主就如此的慈祥跟慈悲!

让他深深地折服!

妖孽在一旁看到,眼睛也忍不住湿润了!

这就是他的义父!

他从小依赖着的义父,他的天!

他记得小的时候,义父对他就严厉有加,对他的训练,是十分的严格跟冷酷的!

曾经为了让他完成毅力的考验,把他放在雪水里整整一天一夜!

结果他发了高烧,烧得一塌糊涂,根本不省人事。后来还是挺别人说,义父为了让他能够好起来,不顾生命危险,到了火山口去采集地狱红莲,用地狱红莲这种极其珍贵的药材给他治病,他这才退了烧,好了起来!

小孩子哪有不贪玩的?妖孽小的时候也特别想出去找小朋友玩,可是他却不能去!

因为义父说他肩膀上抗的是天下苍生,他是下一任的慈悲城城主,他的一切早都不属于自己的了!

作为一个慈悲城的城主,虽然他们出生之后就免除了为生活奔波劳碌的苦恼,生下来就是王中之王,被天下寄予厚望的顶级人物,可是,他们却要牺牲的是个人的一切福利!

包括童年,包括亲情友情甚至爱情!

冷秋蝉对于妖孽的各种训练,小小的妖孽都十分懂事,知道义父这是为他好。

这么多年来,他一关一关耐心的闯过冷秋蝉为他设置的所有难题,在苦难跟磨练中一步一步的砥砺自己,最终成为一代称职的慈悲城的城主!

或许,也只有在面对司徒汐月的时候,他才会那么不理智那么一两次!

可是,这对于这个年纪的他来说,已经是十分难能可贵了!

冷秋蝉当年突然消失的时候,妖孽一直告诉自己,义父这是对自己的另一个考验。

依靠着这个信念他才活了下来,后来渐渐的长大,他也有些觉得冷秋蝉可能是死了。

可是现在,义父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叫他如何能不激动呢?

“义父!孩儿等您等了好久!您终于出现了!”妖孽深深的拜了冷秋蝉一下,眼中,充满晶莹的泪水!

或许,这天地间,也只有冷秋蝉一个人,可以叫他收起骄傲,如此谦虚的叩拜了!

“娄儿,义父这些年,也都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这些事儿先不要谈了,等我们回去再说。眼下倒是又一件十分紧急的事儿,需要你去做!而且,非你不可!”冷秋蝉看着妖孽说。

“什么事儿,义父尽管说,我一定办到!”妖孽坚定的说。

“嗯,好,那么,义父要你明天开始准备一下跟蓝凤凰的婚礼。一个月之后,你就迎娶她过门,成亲!”冷秋蝉极其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一句,好像自己再说今天的天气好不好那样的自然!

“不可以!”出声的是司徒汐月!

她贸然出声,一下子惊呆了妖孽,也惊呆了自己!

刚才的那个声音,是她自己发出来的吗?她,她真的喊了说不可以?

“阿鸾?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不可以?是不准我娶蓝凤凰吗?”妖孽回头看向她,眼中一片狂喜!

她的阿鸾,居然肯这么明明白白的回复他的情意了!这如何能叫他不欣喜若狂呢!

司徒汐月的脸一红,顿时拉下脸来:“你别自作多情了!谁跟你说什么不可以了!”

“不管可不可以,我都很开心!”妖孽呵呵笑笑,满脸都是幸福!

“义父,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这辈子,非汐月不娶!”妖孽看向冷秋蝉,异常坚定的说。

“娄儿,你真的长大了,都不听义父的话了。难道你想气死义父吗?”冷秋蝉冷冷的看向妖孽,声音十分沉痛的说!

“义父……”妖孽听到冷秋蝉这么说,只觉得心里异常难受!

一边是恩重如山的义父,一边是他真心爱慕的司徒汐月!

这两边,他真的是很难以取舍!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呵呵,城主大人要是觉得为难的话,就尽管去找别的女人吧!我,不稀罕!”

妖孽的犹豫已经说明了一切!司徒汐月如此骄傲的人,又怎么会容忍一个对自己有丝毫犹豫的男人呢?

而且就算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妖孽的义父现在天天杵在这里,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见面就有三分情。

到时候,他如果天天给妖孽找不痛快,那么妖孽跟她的感情,其实也根本得不到什么保障!

不被人祝福的感情,她司徒汐月还没有那么可怜,要去求人施舍一段感情!

这样的感情,不要也罢!

“汐月!”面对司徒汐月陡然的冷脸,妖孽更加觉得左右为难!

冷秋蝉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司徒汐月,眼里闪过一道光,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娄儿,这样刚烈的女子,不适合做慈悲城的主母。要做天下人的母亲,必须要雍容华贵,大度一些!她这样的,太小家子气了!”

“呵呵,如果嫌弃汐月小家子气的话,你不要,我要!”一道阴冷的声音传了进来,众人回过头去,却看到是一身银衣的云梵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而他的身侧,则是跟着慈悲城里最著名的大魔头,萧青衫!

看到萧青衫那一刹那,轩辕雅兰的脸立刻苍白了起来!她狠狠地盯着这个一身青衣的男人,眼中喷出了仇恨的烈火!

“萧青衫,是你!”

“呵呵,这不是雅兰吗?怎么,好久不见,你还没死啊。”萧青衫淡然一笑,风度翩翩。

“呵呵,你死了我都不会死!你这个老怪物,当年不是说你已经死了吗?为什们你还活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