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瓦解心防/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这事儿虽然当时吵吵嚷嚷的很厉害,但是日子久了,也就没有人问了。人民群众的八卦热情全都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于是,风羽衣这个圣女的风头,也日渐单薄了下去。

终于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

可是人民群众不知道的是,这位奇女子的一生,并没有从此结束。许许多多的青年才俊,在不懈努力的寻找着她哩……

这不,当时没有人出来说说,现在条件具备了,就跟火山爆发似的,一下子喷出来了!

“丹朱,你分析分析,这个风羽衣到底跟这些人有什么瓜葛啊?闹得这么热闹,跟唱大戏似的。”

吐出一片瓜子皮,司徒汐月翘着二郎腿,浑然不在意的看着眼前这堆“大人们”脸红脖子粗的“恩怨情仇戏码”,若有所思的问站在一边的丹朱。

丹朱笑了笑,顺便从零食口袋里剥了一颗白嫩的开心果仁递到司徒汐月的嘴边:“还能有什么,当几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吵架的时候,除了感情那种事,难道还有其他的吗?”

“有道理有道理,不过,你再分析分析,他们到底是谁先追得谁?”司徒汐月一口吃掉了又香甜又脆的开心果,继续跟丹朱八卦。

“依我看,应该是萧青衫追的风羽衣吧!不然,他干嘛掐着轩辕雅兰的脖子不放?”丹朱煞有介事的分析。

“哎,说什么呢,说什么呢,给我也听听!”青瑶回过神来,也急忙想凑上来听八卦。

这边一堆女人在这里叽叽喳喳的八卦,间或瓜子皮横飞的,那边妖孽跟云梵等人听得一头雾水!可是因为是司徒汐月,所以这两货也十分聪明的缄默不谈。

这俩货,已经被训练出来了!在司徒汐月的面前,他俩可是乖的不得了!

“呵呵,羽衣她早已死了!十八年前,她就掉进蝴蝶谷里,淹死了!是你,是你萧青衫这个禽兽,亲手害死了你最心爱的女人!你根本不是人!”轩辕雅兰无惧萧青衫的胁迫,大义凌然的说!

“死了?”萧青衫呵呵冷笑两声,那张俊朗的脸庞开始变得扭曲起来,“如果现在我没看到你,那么我相信羽衣死了!可是如今你却没死,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就说明羽衣根本没有死!因为你要为她保守这个秘密,所以当年你才会假死来躲避我的追查!我问你,如果羽衣真的死了的话,你干嘛要躲起来不敢见我?这不此地无银三百两是什么!所以轩辕雅兰,我还得多谢你这么多年之后的重出江湖呢!若不是你,我还真的不能确定羽衣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轩辕雅兰听到萧青衫的分析,面色越来越白!

关于风羽衣的下落,确实是一个无解之谜!可是,轩辕雅兰是死也不肯承认关于风羽衣的任何事儿了!

因为这个女人,曾经掀起了太多的腥风血雨,甚至,差一点儿导致天下大乱!

这样的灾祸,她轩辕雅兰,绝对不会允许再发生第二次!

“呵呵,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总之,关于风羽衣的事儿,我不会再说第二个字!”轩辕雅兰闭上了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呵呵,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我多得是叫人生不如死的办法,你信不信,我可以有一千种一万种的办法来折磨你,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萧青衫的大掌再次用力,将轩辕雅兰的脖子都掐的变细了!

“呵呵,我会怕?我会怕的话,当年花依依折磨我的时候,我就说了!现在你还能折磨我到哪里去?你以为,我会怕你们万魔山庄那些折磨人的手段?有本事,你一一再练练我,我轩辕雅兰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不是人!”轩辕雅兰的铮铮铁骨又一次的表现了出来!

“雅兰,你不要怕,当年我不在。可是现在我在这里,我冷秋蝉用性命担保,这辈子谁都甭想动你一根汗毛!”冷秋蝉站在一侧,虽然没有上前阻止萧青衫,可是出口的这话什么意思,是个人就懂!

“冷秋蝉,就凭你?还想阻止我?呵呵,简直是笑话!螳臂当车,可笑不自量!”萧青衫狂傲一笑,眼中邪肆的笑意蔓延来开,“我现在就杀了她,你信不信!”

“啊!”萧青衫这话刚一说完,就只见一道青色的光顺着他的手臂慢慢进入了轩辕雅兰的身体里,而同时,他的周身也浮现出了一个椭圆形的光圈,将他的人全部笼罩了起来!

“金钟罩?”司徒汐月看到这一幕,脸色难得严肃了起来!

这金钟罩的结界,就算是她,都无法破开!估计,冷秋蝉也很难打开!这么说来,轩辕雅兰岂不是很危险!

果然,冷秋蝉无法打开这个金钟罩,证实了司徒汐月的猜测!

哼,这个女人刚才已经跟我断绝了关系,我才不要管她的死活呢!

司徒汐月心里这么想着,就悠闲悠闲的坐了下来,继续喝茶吃蜜饯!

“兰儿!兰儿!冷秋蝉,你快救救她呀!你不是说自己武功多好多好吗?怎么连这个你都进不去?”司徒易一看到轩辕雅兰快要被掐死的样子,急得不行,一个劲地拽着冷秋蝉质问!

“老怪物的内力太雄厚了,我,我……”冷秋蝉欲言又止!等于承认了自己的武功,其实根本不如萧青衫!

“哈哈,冷秋蝉,你这个穷小子,你不过是从下面升上来的贱民之子,你的血统就不纯正,怎么练习都是无法达到我这样的水平!我们慈悲城的原住民就是比你们这些大陆来的贱民要厉害得多!你不想承认也没有办法!现在看到你心爱的女人快要被我掐死了,是不是觉得很痛苦啊!哈哈,我就是要你也如此的痛苦,这样你才能品尝到当年我的痛苦跟绝望!”萧青衫哈哈大笑,狂肆至极!

轩辕雅兰的眼里已经慢慢滑落了一滴泪水,她最后的目光里看向了司徒汐月。

那样的眼神儿,还有那对不起三个字,彻底瓦解了汐月的心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