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少主的诱惑/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你说,我娘,不,轩辕雅兰她曾经在,在万魔山庄呆过?”司徒汐月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

她可以想象一万种答案,可是却万万想不到,居然会是答案!

轩辕雅兰她,居然,居然是万魔山庄的人?

那为何,她会被花依依抓住折磨呢?而且,她还跟花依依是好姐妹?如果是好姐妹的话,那么,她们又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而轩辕雅兰她,到底还有多少个深不可测的秘密在身上,等待着其他人的探测呢?

看到司徒汐月吃惊的表情,云梵反而淡淡的笑了笑——他就是喜欢她这幅吃惊的小模样,因为平素她太严肃了,而且太多压力了,都不像是这个年龄的少女!

在她这个年纪,正是少女最爱玩最爱笑的时候,最天真无虑的时候,可是每次他看到的汐月,如果有灿烂的笑容,跟甜蜜的话语,那只能说明,她绝世聪明的小脑袋里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开始的时候,云梵把汐月当成是敌人的时候,是十分欣赏她这样的状态的。

毕竟,聪明的女人很少!

能跟他云梵势均力敌的女人,更少!

难得遇到一个对手,而且还是一个少女,云梵当然会很猎奇!

可是当他对她的欣赏转变为爱情之后,他反而不希望汐月如此的聪明,如此的老成,如此的看透世事!

这样的她,会很累!

而他,会心疼!

他宁肯她单纯一些,快乐一些,幼稚一些!而他,愿意为她遮风挡雨,制造一片无忧无虑的无忧国土。今生今世,用他的爱,供养她!

心念动,云梵的话就跟着出口了!

“其实,你吃惊的样子,真美!”

也许是因为生病,也许是因为掉落在无人光顾的悬崖,相依为命的两个人,抛弃了世俗的设定跟身份,气氛,从未有过的轻松起来!

司徒汐月没好气的白了云梵一眼,使劲的戳了他胸膛一下,满意的听到他因为痛楚而发出的丝丝声:“喂,我说大少爷,没看见我正在想事么?您能不能别老是帮倒忙!还有,我需要知道更多轩辕雅兰以前的事儿,你全都告诉我,一件也不许拉下!”

云梵呵呵笑了笑,本来冷酷至极的眼中,此刻却全都是荡漾的温柔!

“好,没问题,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只是,你好像很关心轩辕雅兰!”

“呸,谁要关心她了!我只是,有很多很多的事儿没想明白!你赶紧告诉我,别废话!我要搞清楚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事儿,才能确保自己报仇的时候,不会选错对象!”司徒汐月剜了一眼云梵,顺便踹了他一脚!

“好!”云梵淡淡一笑,开始讲起了他跟轩辕雅兰的曾经。

“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很小很小,当时的记忆还不完整的时候,就来到了万魔山庄。当时,照顾我的大姑姑,就是轩辕雅兰。那个时候,她还很年轻,也很美,十分的和气。她跟花依依两个人,一个是我的大姑姑,一个是我的小姑姑。可是我不喜欢跟小姑姑玩儿,因为她特别厉害,每次有下人得罪了她,她肯定要打那个下人,甚至有一次,我亲眼看到她把一个宫女推到了河里,淹死了!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姑姑,大姑姑当时跟小姑姑吵了很久,不过后来小姑姑发誓自己再也不这样干了,大姑姑才原谅了她。我喜欢跟大姑姑,大姑姑一直带着我到处玩,她是一个十分爱笑的人……”

“打住打住,你能不能回忆些有用的线索?别絮絮叨叨磨磨唧唧说你跟你大姑姑之间的甜蜜往事啦!”司徒汐月听得不耐烦,伸手打断了云梵的回忆。

“有用的线索?你是指?”云梵看向司徒汐月,不明白。

“比如,男人之类的。你要知道,女人之间翻脸,可都是因为男人啊!你的大姑姑跟你的小姑姑,有没有喜欢过同一个男人?”司徒汐月八卦道。

云梵使劲想了想,摇了摇头:“我,我那个时候还小,根本不懂男女之间的事儿。她们的感情生活,我,我向来不关心……不过,好像,好像小姑姑有一个密室,里面,里面挂了一副男人的画像。我记得有一次我无意中闯了进去,结果被她用鞭子抽的浑身都是血痕,发高烧了好几天!差点儿没死掉!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敢进她的密室了!”

“那个男人,是谁!看得这么紧,肯定有问题!”

“我,我只知道是个男人,还是个背着身子的,所以根本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的。”云梵也一片茫然。

“哎呀,你真是没用啊!这么点小八卦你都不知道,你白在万魔山庄混啦?”司徒汐月嫌弃的白了他一眼,“那其他的线索呢,其他的线索你还有没有了?”

“我……我……”

“风羽衣呢,关于风羽衣,你知道多少?”司徒汐月打断了云梵的话,直接问。

“她,她是我娘……”云梵提到这个名字,神色一下子温柔了下来!可是那温柔之中,却还是有着丝丝的怨恨!

“什么?她是你娘?你娘居然是,居然是一个如此处于风口浪尖的女子?”司徒汐月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云梵!

“嗯,是的,她是我娘,当年慈悲城里最有名的圣女风羽衣。可是,也因为她的名声所累,我,还有我的家人,才遭遇了如此大的挫折,只是骨肉分离,无法享尽天伦!”云梵说到这里,拳头不由得狠狠地握起!手背上青筋暴起,足以见得他对自己的娘亲那种错综复杂的感情!

“哎,人怕出名猪怕壮!老祖宗的话,总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你娘她当年如此盛名,肯定会为名声所累。你,也不要太纠结了!就如同一朵美丽的花儿,越美丽,狂蜂浪蝶也越多!这,并不是花儿的错!”司徒汐月感同身受,轻轻的拍了拍云梵的肩膀,安慰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