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章 逃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被她错杀了小白的爹,可是又认识到了司徒汐月的强大,所以母狼没有来报仇。可是没想到儿子偷偷跑来了,不过儿子倒是没有死,反而对这个人类评价很高的样子,现在,母狼来看看司徒汐月,因为儿子向她求救了。

“你是,狼妈妈?”司徒汐月毫不畏惧的上前去,蹲下身子,和平友好的看向母狼。

她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武功,如果母狼要杀了她,那很容易,分分钟的事儿。

不过,母狼很有灵性,她扫视了一边司徒汐月,目光落到了她被小白咬伤的手臂上,然后轻轻凑上去,舔了舔那处已经被包扎好的伤口!

司徒汐月笑了笑,知道这是母狼释放友好的信息了!

于是她轻轻的把手递给母狼,神情十分的郑重:“你好,狼妈妈。”

母狼看了看她,低头舔了舔她的手掌心,意思就是你好,你这个朋友,我交下了。

小白看到母亲跟主人相处的十分融洽,高兴地在地上滚了几滚,然后就嗯嗯的叫个不停。

“狼妈妈,您能带我出去吗?我想离开这里。”司徒汐月看了看周围的崇山峻岭,眼里是化不开的浓郁,“外面,有个人,需要我!”

母狼好像听懂了她说的话一样,跑了出去,一会就咬了一根很粗大的树藤进来,仍在司徒汐月的面前。

小白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好像在示范什么。

“您是说,要我把自己捆在您的后背上,这样您才能带我出去?”司徒汐月拿起那根绳子,揣测母狼的想法。

母狼舔了舔她的手掌,意思就是对,是这样的。

“好!”司徒汐月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立刻用树藤将自己捆在了母狼的后背上,她的力气虽然不多,可是也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跟技巧。

母狼试了几次,等到真的很结实了之后,背着司徒汐月就朝着外面轻盈的跑去。

成年母狼体型十分的硕大,后背上躺下一个瘦弱的人类是绰绰有余的。司徒汐月躺在母狼的后背上,被树藤捆得紧紧的,也根本没有试出什么颠簸来。

成年母狼的力气是十分惊人的,再加上汐月又十分轻盈,所以母狼也没费多大的劲儿。

她背着汐月,在这崇山峻岭里辗转腾挪,人类根本无法通过无法找到的许多密道,对于她们这些丛林里的野生动物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汐月只能用手臂将自己的脸庞遮挡起来,避免被植物给划破了。这里面到处都是有毒的植物,她必须要小心地保护好自己的这条小命,才能留着去见妖孽!

想起妖孽,司徒汐月的心里不由得柔软了下来。

一个周啦,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到底怎么样了呢。有没有想她呢?

而这个时候,在悬崖的上边,一身红衣的妖孽正在那里,仔仔细细的查看着现场,企图寻找到半丝痕迹!

“阿鸾,阿鸾,阿鸾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

妖孽趴在了万丈悬崖的边上,对着下面苍翠的景色,大声的喊了起来!

可是没有任何的回音,这个悬崖,太深了!

“主人,也许,汐月小姐根本没有掉落下去!可能,她是被云梵带到别的地方去了!我们要不要先去别的地方找一找!”乘风在一边劝慰妖孽!

妖孽摇了摇头,一脸的浓重:“不会的,我有预感,阿鸾,她就在这下面!”

“主人,我发现了这个!”破浪从竹林里轻盈的飞了出来,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妖孽。

“发簪,是汐月的珍珠发簪!你在哪里找到的?”妖孽紧紧的握住了那把珍珠发簪,一脸的激动!

“就是在那边的竹林里。”破浪指了指很远处的一处竹林说。

“在那边?”妖孽立刻起身,朝着那边飞了去,“走,我们去看看!”

破浪跟乘风点了点头,立刻跟了上去。

不过到了现场,除了那跟发簪,真的是其他任何的线索都没有了。

看着妖孽在那里疯狂的搜寻,乘风趁机低声问破浪:“那根发簪,是假的吧。”

“嗯,”破浪点了点头,“是丹朱拿给我的,汐月小姐之前的东西了。她们担心汐月真的是掉下去了,到时候主子一个热血沸腾,也跟着跳下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她们的意思是,在什么都没有定论之前,千万不要再损失主子了!真的有什么的话,也是她们下去找,不过,那需要镇定跟思维缜密。就眼下主子这种状态,思维缜密?根本做不到!”

“嗯,也对,既然是丹朱她们说的,那就是对的!”乘风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结果当然妖孽什么都没找到,还是楼楠来劝他,要养精蓄锐才能更好的找到司徒小姐,他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慈悲城。

慈悲城内,冷秋蝉正在那里等着他,见到他来了,冷哼了一声:“去哪儿了?”

“去找汐月了。义父。”妖孽虽十分疲惫,但是却仍然礼数十足。

“汐月,汐月,你的眼里是不是只有一个司徒汐月了?这都几天了,你一直都在找她,把慈悲城里的政务,全都给耽误了!娄,为了一个女人,难道你要置天下苍生于不顾吗?”冷秋蝉瞪着他,痛心地问。

“汐月不是别的女人,她,就是我的天,我的全部!失去了她,孩儿的一切也都没有意义了!”娄万念俱灰的说。

“荒谬,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如此的自暴自弃!真的是把义父多年来的教诲全都抛到了脑后去了么?”冷秋蝉看着这个从小疼爱的孩子一脸的绝望,不由得万分的心疼!

“呵呵,义父,您总是说我这样,可是您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您不也为了轩辕雅兰一个女人,置天下苍生于不顾么?哦,还有我。义父,当年您离开的时候,可曾想过孩儿我的感受?您把我一个人丢在穆旭国,您可知道当年孩儿在穆旭国所遭受的种种折磨吗?后来,孩儿又被作为质子送到了禾姜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