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 逐客令/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你居然敢这么说我娘亲?”蓝凤凰到底还是一个孝女,听到别人这样诋毁自己的娘亲,她第一个受不了!即便那个人是她最迷恋的娄哥哥!

“凤凰儿,别说了,他说的都对,是娘亲不好!千错万错,都是娘一个人的错!”轩辕雅兰打断了蓝凤凰的话,语气十分谦卑!

这是当年她造的孽,现在就该有她一个人来承担!她绝对不后悔!

“哼,这还差不多!还有,你们一家人什么时候从慈悲城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们一家人这一副叫人恶心的脸孔!”妖孽下了逐客令,十分无情的样子!

“呵呵,我们会尽快就走的,不过,我想当面跟你的义父辞行,可以吗?”轩辕雅兰十分温和!

“呵呵,你以为我会上了你的当?你去跟义父当年辞行的话,你以为义父还会放你走吗?别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儿,那么好骗!明天明天你们三个就必须离开慈悲城,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否则,小心我不留情!”妖孽下了最后的通牒!

“好!”面对这个结果,轩辕雅兰很显然没有任何的异议,她还伸手拉住了蓝凤凰,不叫她发表任何的意见!

妖孽冷哼一声离开了,剩下蓝凤凰跟轩辕雅兰在屋子里杵着。

“娘亲,为什么你面对他的时候,总是这么的软弱?我们为什么要这么的卑微啊!”蓝凤凰一向都被宠爱惯了,自然无法接受别人如此对待她!

“没事儿,是娘欠别人的,太多太多了……”轩辕雅兰看着妖孽离去的背影,眼中浮现出一丝深深的惆怅!

羽衣,他是你的孩子,所以,无论他说什么误会我什么,我都无所谓!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姐妹!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落到如此的下场!

现在他这样对待我,我的心反而更好受一些!

这样,就可以减少我心中的罪恶感!对不起,羽衣!

晚上,轩辕雅兰照例捧着一碗药去给冷秋蝉喂药。

他还在昏迷之中,看样子真的是太累了!

轩辕雅兰将药一勺一勺的喂到他的唇边,看着这个跟自己纠缠半生的男人,不由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雅兰,你怎么了?怎么一脸愁容的样子?叹什么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冷秋蝉醒来了。

轩辕雅兰一脸的惊喜:“秋蝉,你醒啦?”

“嗯,我没事儿,就是你为什么要叹气?谁欺负你了?是不是娄又——”冷秋蝉揣测最可能的答案!

“没有的事儿,那孩子挺好的,多听话多出息,你也付出了不少的心血了吧!不要为了我一个女人,毁了你这么多的计划!”轩辕雅兰赶紧阻拦冷秋蝉,生怕他再次生气!

“呵呵,千秋大业跟你比起来,算什么!”冷秋蝉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贪婪的想要把她的样子全都收进眼中。

“老了老了,别说那些少年人才会说的话了!而且现在孩子们都这么大了,今天娄那个孩子的反应,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以后咱们别再小辈面前再提那些陈年旧事了!江湖,已经不属于咱们了!”轩辕雅兰再喂了他一勺子药水,感慨道。

“我今天来,还是要跟你告别的。明天,我们就要离开慈悲城啦!”轩辕雅兰感叹道。

“什么?你要离开?为什么?谁叫你走的?是不是娄?”冷秋蝉十分激动,挣扎着问。

“没有,不是,是我们自己要走的。在这里这么久,打扰了,真是不方便!既然我已经找到汐月了,她现在活的也挺幸福的,那么我这个当娘的就放心了!所以我还是离开吧,这里,真的不适合我!”轩辕雅兰郑重的说,看样子是下定了决心了!

冷秋蝉顿了顿说:“那你要去哪里,我好去看看你去。”

“别去了,我的住处自然不会告诉你的。你忘了我吧,就当我死了。”轩辕雅兰说完便站起身来,离开了。

“雅兰,别走,雅兰!”冷秋蝉十分焦急,想要去找她,可是身体又很虚弱,一下子从床上掉在了地上!

重重的摔了一跤,也没有阻止轩辕雅兰离开的脚步,冷秋蝉万念俱灰!

雅兰!为什么,为什么每次我以为自己要得到幸福的时候,你却总是离我而去!

“冷叔叔,您没事儿吧,怎么摔下来了?”蓝凤凰走了进来,装出一脸吃惊的样子,赶紧上前去扶起了冷秋蝉。

“凤凰儿,你们,你们是不是明天就要走了?为什么?告诉叔叔为什么!”冷秋蝉十分激动的问蓝凤凰。

“这个……是娄哥哥叫我们走的,他说,这里不欢迎我们!”蓝凤凰眼珠子一转,十分委屈的说!

“啊,果然是他叫你们走的!这个逆子,非要气死我才行啊!”冷秋蝉十分愤怒!

蓝凤凰看了冷秋蝉一眼,委屈的说:“冷叔叔,凤凰儿不想走……能不能留在这里呀!其实,母亲她也不想走的!是娄哥哥非逼着她走的!”

“是吗?”冷秋蝉被谎言冲昏了头脑,“没事儿,你尽管在这里住下来,娄那边,我去做功课!”

“娄哥哥那么倔强的脾气,我怕,谁说都没用啊,您没看见白天跟您吵吵啊,他连您都敢顶撞,还有什么他不敢顶撞的?”蓝凤凰说了这么一句,察言观色了一会儿才说,“我看啊,罪魁祸首就是他对那个司徒汐月着了魔,要是他能忘记她,就好了……”

“对,是,是这个道理。”蓝凤凰的这番话可算是提醒了冷秋蝉了,一个主意在他的脑海里形成。

“时候不早啦,凤凰儿先行告退啦!”蓝凤凰看差不多了,赶紧站起身来走人了。

“楼楠,来。”冷秋蝉等了一会儿,伸手拉了拉在床边的铃铛,把楼楠召唤了进来!

“什么事儿,老城主楼楠赶紧进来,跪下恭敬地问!

“上次交代你办的事儿,你办得如何了。金蟾香的毒,撒了吗?”冷秋蝉问。

“洒了,按照您的吩咐,每次就洒一点儿。”楼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