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开棺验尸/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安和!你好大的狗胆,仗着自己会几点儿刑侦常识就来糊弄我们?来人,替本宫好好地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奴才!”良妃苏如玉一声吆喝,立刻有太监上前,扬手就给了唐安和几个大嘴巴子,抽完了还问:“唐安和,你知道错了不?”

“下官知错了,知错了。”唐安和被打了却屁也不敢放,因为这件事他理亏在先,明明知道这不加任何防护措施开棺会引起很严重的后果,还故意这么做,就是想叫司徒汐月和良妃好看!

他唐安和绝对不会叫这两个贱人伤害婉君的!

绝对不会!

“知道错了的话,还不赶紧准备好了!”良妃呸了他一口,却听见司徒汐月笑笑说:“良妃娘娘,先别生气,汐月想可能是唐大人工作太累了,所以才一时半会想不到罢了。不然,我们两个都是奉旨来的,如果他横加阻挠的话,这事儿要是被皇上和太后知道了的话,说唐大人是渎职,那罪名可不轻啊。我想唐大人应该不至于拿自己的官途来开玩笑吧。”

司徒汐月虽然是笑着对良妃苏如玉说的,但是却是说给唐安和听的。唐安和那么聪明,应该一听就知道她话里话外的意思了!

果然,唐安和一听司徒汐月说这句话,脸色立刻变得有些不好看了,他赶紧跪下说:“都是下官的不好,都是下官的疏忽,请良妃娘娘和司徒姑娘恕罪。”

“恕罪倒是不必了,只是请唐大人在一边站着,好好地看汐月如何破案吧。”司徒汐月也懒得跟这个人多余废话,直接把他扒拉到了一边去了。

“你们几个,给我准备一个炭火盆,一瓶烈酒,一双胶皮手套,一盆皂角,一盆苍术,然后就是一捆大葱。”司徒汐月说。

“什么,还要一捆大葱?”苏如玉瞪大了眼睛,看向司徒汐月,“汐月,你没晕吧?这不是在吃饭,这是在验尸啊!”

“呵呵,放心吧良妃娘娘,其他的没准我会搞错,但是这验尸这种事儿,我是绝对不会开玩笑的。”司徒汐月十分笃定的说,脸上充满了自信和镇定。

这倒是让苏如玉有些放心了,便不再打扰她,而是退到一边,吆喝唐安和亲自搬了一张紫檀木的凳子叫她坐着,坐在那里看司徒汐月验尸。

只见司徒汐月先是披上了一件大褂:“批大褂,是用来防止尸毒待会入侵上人的衣服,从衣服传到人体皮肤的。这是第一步需要防护的步骤。”

“第二步,就是要带上胶皮手套。”司徒汐月拿起了胶皮手套,从容的套在了手上,一根一根手指都十分细致的套进了手套里,“胶皮手套的作用是用来防止脏东西粘在人的手上的,人的皮肤有渗透力,这些东西会透过人体的皮肤,渗进人的身体,被人的身体吸收之后,很容易得病。不知道唐大人,汐月说的对不对呀!”

司徒汐月一边做,一边还要问问站在一边的唐安和。其实也就是嘲笑他,聪明反被聪明误。

哼,你以为我司徒汐月真的是草包吗?现在姑奶奶就小试牛刀,亮瞎你的狗眼!

“对对对,是是是……”唐安和心里恨得要死,脸上还要堆满了笑容,装出一副心服口服的样子来,“汐月小姐真的是个中行家呢,真看不出来啊!下官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有眼不识泰山!”

唐安和虽然嘴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想:哼,你先嚣张嚣张吧!这穿衣服戴手套什么的,都是最基本的!哪怕是个傻子,只要上过这方面的课程,也都会知道的!不过本官给你准备的,可是一道超级丰盛的大餐!前面这些不过是些雕虫小技罢了,真正厉害的,还在后面呢!哼哼,连本官这样一个横行刑侦界这么多年的老官员都查不出这个女的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就不相信你一个白痴黄毛丫头就能查出来!

唐安和心里的想法,司徒汐月当然知道。当那个棺材一抬出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今天有场硬仗要打。

她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才行!

“哈哈,已经开始了吗?本王没有来的太晚吧!好戏没错过去吧!”司徒汐月正要吩咐人进行下一步的时候,一个讨人厌的声音陡然在耳边响了起来。

一抹绿色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之内。

司徒汐月使了使劲,努力控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拜托这位大哥,求求你,能不能别整天穿的这么极富视觉冲击力了?

瞧瞧今天这位爷的打扮,一身绿色的蟒袍,头上带着一个绿色的抹额,腰上还系着一条大红的丝带。

纵然敖麟长得玉树临风貌若潘安,但是红配绿,土死驴听说过没有?

“兰陵王吉祥,小的们给兰陵王请安了。”一看是混世大魔王敖麟来了,唐安和等人赶紧跪下给敖麟请安。

敖麟连看都没看他,直接从他身上跨了过去,径直走到了司徒汐月的身边,笑得一脸的灿烂:“小嫂嫂,本王听说小嫂嫂今儿大驾光临宗人府了,就赶紧来看看小嫂嫂了。怎么样,小嫂嫂在这里一切可都安好,有没有被这些蠢奴才欺负什么的?”

“真谢谢您关心了!但是能别烦我吗?没看到我正在忙吗?”司徒汐月翻了翻白眼,不给敖麟一点儿好脸色看。

“呵呵,小嫂嫂生气了呀!真是稀奇,稀奇!不过小嫂嫂既然不让敖麟烦小嫂嫂了,敖麟不烦就是了。不过,小嫂嫂,你在做什么。”敖麟伸过头来,完全忘了一句老话——好奇心害死猫。

“你想看吗?”司徒汐月看了看敖麟一眼,忽然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

呵呵,不要怪我不仁慈呀敖麟,实在是你这个人也实在是太聒噪了!聒噪的我都受不了了!

“想,本王可以看吗?”敖麟十分有兴致的样子。

“可以,”司徒汐月淡淡笑了笑,先叫人端过来一个火盆,然后用白醋泼在了上面,顿时屋子里都是白醋的气味,十分浓郁,几乎都有些呛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