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惊艳出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咳,咳咳!小嫂嫂,你这是干嘛呀?要谋杀亲人哪!”敖麟不防备,一下子被白醋的味道呛着了,不停地咳嗽。

司徒汐月白了他一眼,自己抬脚从炭火盆上迈了过去,让白醋的气息和炭火的力量将她身上都烤了一遍。

“白醋被炭火激发出力量来之后,就可以杀毒消除病毒,去除身上的病毒。”司徒汐月跨过火盆之后说。

“那本王也来——”敖麟一听司徒汐月说的这么有意思,赶紧也跨了过来,跟司徒汐月一起站到了棺材前。

“好,可以起棺了!”司徒汐月朝左右吩咐了一声,“起!”

厚重的棺材盖子立刻被缓缓掀了起来,司徒汐月还没说什么,敖麟已经迫不及待的把头伸了过去:“本王来瞧瞧,里面到底有什么——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他才探过头去,瞧了一眼,就被扑面而来的尸臭给熏得倒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这什么呀,这,这……”敖麟虽然也算是经历了不少事了,但终究还是个长在温室里的小花朵,根本没经历过什么风浪,更别说是见到什么正在腐烂的死人了!

而且那股强烈的尸臭,也叫他吃够了苦头!

“这是什么难道王爷您竟然看不出来?不会吧?”司徒汐月看到敖麟吃瘪的模样十分想笑,却还是故作惊讶,“这是死人啊,我现在要验尸,你在一边乖乖呆着,闭嘴,不准打扰我,听到了没有!”

“哼,小屁孩一个居然还敢命令本王以为本王会不听你的对吧?你错了,本王偏偏要出乎你的意料,本王决定听你的!来人,给本王搬个凳子来!啊,不用了,你,过来,趴下,给本王当人肉凳子吧!”敖麟指了指站在一边的唐安和,挑衅的说。

哼,司徒汐月本来要来这里审问皇后,结果到现在还没审问上,反而要在这里开棺验尸。

肯定是这个唐胖子捣的鬼!幸好他的冥王哥哥够聪明,早就派他来这里搅局。

至于冥王哥哥要去哪里干什么,他看到冥王的脸色也不好看,就没有多问。

“是,小人,小人遵命。”唐安和虽然心里气的要死,可是却不敢说半个不字。谁都知道这个敖麟是当今皇上的小儿子,万贵妃谭海郡就是他的亲娘,那可是要什么有什么的主儿,得罪不起啊。

所以唐安和就赶紧在那里趴下,撑起了厚厚的脊背,给小王爷敖麟当人肉凳子。

不过敖麟才不会那么便宜他呢,只见他坐在唐胖子的身上,转来转去的,还一个劲的上下蹦跶,唐安和给折腾的气喘吁吁的,还不敢动弹。敢怒不敢言呐!

敖麟在这边折腾唐胖子,司徒汐月倒是可以稍微清净了一点儿。

她等到棺材里的尸臭散去之后,吩咐人点燃皂角和苍术,用它们的烟雾去除棺材和屋子里的尸臭。

尸臭基本祛除完毕之后,她淡淡的吩咐仵作:“将那捆大葱只取葱白,然后拍碎,用醋和起来,递给我。”

“我的小皇嫂,你,你该不会是想用葱就着醋,吃这死尸肉吧……”敖麟皱了皱眉,十分诧异的看着司徒汐月。

“呵呵,王爷好聪明哦,怎么知道汐月想拿这个给王爷准备下酒菜?”司徒汐月翻了翻白眼,没有再理会那个死敖麟,而是将那一碗被醋泡过了的葱白轻轻地均匀的涂抹在了女尸的身体上。

“死者死后一段时间,尸斑会纵横遍布全身,很多细小的伤痕根本无法用肉眼观察得到。只有用醋泡了的葱白才可以写干净尸体上面的尸斑,也才能真正的检查全身,看看有没有什么被遗漏了的伤痕。我说的对吗?唐大人。”司徒汐月淡淡的瞥了一眼唐安和。

唐安和脑门都出汗了,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片子毛没几根,居然还真的懂得这一行的精要知识!

这个大葱就醋检查的办法,他也是研究了七八年之后才弄出来的一个方法,还以为是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也是他的保留曲目,用来纵横刑侦界这么多年的独一无二的法宝!

可是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白痴呆傻的丫头片子,居然这么轻易的就露出了这一手绝活!

司徒汐月,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小小的年纪,就懂得这么多!连他这个刑侦界的老油条都要夸目相看!

“哎,问你话呢,你傻了还是哑巴了还是聋了!赶紧回答!”听到唐安和没回答司徒汐月的话,敖麟很不爽的使劲踢了一下唐安和的肋骨,顿时疼的唐安和汗上加汗!

“是是是,司徒姑娘说的对,说的太对了!司徒姑娘说的太对了!”唐安和疼的满脑门子都是汗,赶紧点头承认。

“嘿嘿,这还差不多!”敖麟又踢了唐安和几下,“小皇嫂,你看本王替你出了气,厉害不厉害?”

回报他的是司徒汐月的冷脸,她根本没时间去听敖麟的废话,葱白加醋能洗白尸体疤痕的时间不长,她必须趁着这个时间赶紧将尸体检验完毕!

她才走到棺材前,仔细检查起那具身体来。

“死者,女性,大约1316岁之间,身高一米五四,左肩有道伤痕,应该是五六岁时候胳膊曾经被利刃砍伤。死者应该死于十五天前,死因……”检查到这里的时候,司徒汐月微微顿了顿,眉头皱了起来,“不明。”

“不明?为何死因不明?”苏如玉在一边听得起劲呢,听到司徒汐月这么说,立刻反问。虽然她是个草包,但是不妨碍她会提问。

司徒汐月皱了皱眉,仔细从头检查到了脚,连gang门和产户都没有错过分毫。

“浑身都检查过了,并没有遭到毒打或者伤害的痕迹。内脏虽然已经腐烂的差不多了,不过从骨头来看,骨头不是黑色的,说明不是因为中毒身亡的。而gang门和产户,我也已经一一检查过了,里面并没有铁钉等致命的东西。所以,我才说死因不明。”司徒汐月一字一句的说,条理十分清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