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破解谜案/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gang门和那里,要能被塞上铁钉?是不是真的?”敖麟皱了皱眉,感到有些不能承受。

“gang门和产户,是每个人都会有的身体重要器官。只是因为隐藏的比较隐蔽,再加上又都是污秽丛生的地方,所以检查的时候,仵作一般会选择性忽视这两个地方。也因为这个,狡猾的犯人就会根据这个漏洞,来在这两个地方加入铁钉或者其他利器,用来谋害人。我说的对不对呀,唐大人。”司徒汐月看了看唐安和。

唐安和听到司徒汐月说这番话,暗暗又是一番吃惊,但是却不得不同意她说的话:“那里是两个经常会被遗漏的地方,仵作一般不会检查那些地方。可是有些人犯十分的凶狠和狡猾,会在这两个脆弱的地方猛然钉入铁钉,导致内脏大量出血而死!这是下官潜心研究多年才得到的经验,可是没想到司徒姑娘居然连这都懂,下官真是佩服,佩服!”

他现在开口的话里已经带了慢慢的崇敬,不再是开始那样的轻视了!

“呵呵。”司徒汐月淡淡笑笑,并没有把唐安和的恭维放在心上,她要做的,是要找出真凶,找到死者死亡的真相。

如果唐安和也检查了这些地方而什么都没有发现的话,那就说明他也是被这些难住了。这倒是真的是难题了,也难怪唐安和这个死胖子把这个烫手山芋丢出来,如果她找不到死因的话,那么今天他们就没有办法提审木婉君了,也就等于给了她喘息的机会了!

这绝对不行,她必须要今天就找出来这个女人的死因!

到底,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到底,到底伤口是在哪里呢?

为什么,为什么全身上下都检查不到呢?如果不是被钝器击打而亡,也不是中毒而死的,也不是窒息,也不是因为疾病,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肯定,肯定有她忽略了的地方,肯定有她不知道的什么东西给忽略了!

不行,她必须要找出来!司徒汐月,你一定要找出来,你可以的!!

“呵呵,司徒小姐,要是实在想不出来,也不用太纠结了,毕竟,连本官也没找出来啊。”看到她的苦恼,唐安和赶紧在一边说风凉话。

“你给本王闭嘴行吗?本王怎么说那么臭呢,原来是你这厮在这里放屁呀!来人,给本王把他的嘴巴塞上!用马粪驴粪,赶紧的!”敖麟挥了挥手说。

“这……王爷这恐怕不妥吧。”唐安和的师爷有些不忍心了,赶紧为主子求情。

“不塞也行啊,不塞你替他?来人呐——”敖麟太知道他们这些人的把戏了,冷冷一笑说。

“没有,王爷,没有!王爷赛的好,塞得好!这样的人就该这样塞住他的嘴!”师爷见风使舵非常快,赶紧赞同。

“那好,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吧!”敖麟笑着说。

师爷苦着脸去抓了一手的马粪和牛粪,然后全都塞进了唐安和的嘴巴里,唐安和当然不乐意了,但是不乐意也没有办法呀,也不敢吐,只好含在嘴巴里,臭的要死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只是这抓了牛粪跟马粪进来之后,就难免会引进来苍蝇,嗡嗡嗡的苍蝇绕着屋子里到处飞。

这尸体本来就是半腐烂的状态,最害怕的就是被苍蝇叮咬了,这苍蝇万一在腐肉里面下了蛋,那就不好了。

很快蛆虫就会爬出来,到时候把腐肉都吃光了不说,还会破坏证据。

所以一看到这个师爷居然把苍蝇“不小心”带了进来,唐安和就笑笑:呵呵,还是自己人懂自己的心。这苍蝇一进来,这尸体是破坏定了!到时候尸体烂了,什么证据都没有了,她司徒汐月就是想破案,也根本无从下手了!

司徒汐月焉能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看到苍蝇之后她也是火冒三丈,吩咐侍卫去抓苍蝇吧,那些侍卫又都是那么五大三粗的,根本抓不到什么苍蝇不说,还搞得乱七八糟的!

她不由得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捣蛋鬼敖麟!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不指望他来帮什么忙,他居然还能给自己搞出这么一大堆的苍蝇来!真是烦死了她了!

眼看着那些苍蝇嗡嗡嗡的绕着尸体飞来飞去的,打也打不走,司徒汐月都想着放弃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了一个叫她眼睛一亮的画面!

那些苍蝇最后都落到了死者的头发中间,在里面盘旋,绕来绕去的,不肯离开。

“苍蝇嗜血,见到血才会扑过去。难道这头发里面有什么东西?可是刚才已经检查过头了,根本没发现什么致命伤痕啊。”司徒汐月一边念叨,一边还是靠近了过去,伸手在那乱草一样的头发里四处扒拉着,仔仔细细的查看每一寸头皮。

这一下子,还真的叫她发现了一个东西!

“呵呵,我知道了,我知道死者是如何死的了!我知道死因了!”司徒汐月特别高兴,一下子直起身来,得意洋洋的宣布!

“啊,知道了?这么快,这么快就知道了?刚才,刚才不是还没找出来吗?”苏如玉本来都不报什么希望了,听到司徒汐月这么说,赶紧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汐月,你确定你真的找到了死亡的原因了?是什么呀。”

“对,是什么,快讲一下,叫本王也听听看!”敖麟也十分兴奋,赶紧从人肉凳子上站了起来,挥舞着双手,双眼亮晶晶的样子,十分期待的看向司徒汐月。

“其实很简单,之前为什么一直查不出死因来,就是因为我们把注意力被全身转移了过去。而死者真正的死因是因为她的头部被人钉入了一根烧红的铁钉,而且是趁着死者睡觉的时候钉入的,手法十分的纯熟,所以死者根本没有挣扎。铁钉被钉入了头部内,因为十分快速,所以自动封住了伤口,根本没有血液流出来,所以检查的时候也很容易忽略这一点儿,根本检查不出任何的伤痕来。”司徒汐月眼睛发亮,滔滔不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