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审问木婉君/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为什么你会发现呢?如果之前都发现不到的话?”苏如玉又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这还要多谢这些苍蝇。”司徒汐月看了看这些苍蝇,“苍蝇嗜血,嗅觉比人类要灵敏成千上万倍。正是因为它们嗜血,所以才能那么快的找到潜藏的伤口。刚才我就是看到头发间有许多的苍蝇聚集,所以才去留意了一下,果然,在那里看到了一点点小小的伤痕,此刻开颅,保证可以发现凶器!”

“精彩!真是太精彩了!小皇嫂,本王发现,你真的是越来越叫本王觉得惊诧和赞叹了!”敖麟忍不住拍了拍手,给司徒汐月鼓掌,“来人呐,赶紧开颅,把那根铁钉取出来吧!”

“是,王爷!”手下人赶紧上前,在仵作的配合下,开颅,果然,看到了一根巨大的铁钉。

那铁钉在脑颅里面呆了很长的时间,都生锈了。被取出来的时候,还拉了许多的粘稠物质,红的白的,全都是脑浆脑髓。

“王爷,东西取出来了,果然是铁钉,请王爷过目。”手下将一个托盘恭敬的捧到了他的面前。

敖麟不过看了一眼便赶紧挥挥手:“拿走拿走,再不拿走,本王都要吐了!”

苏如玉倒是胆子大,非要看一眼,看了以后对司徒汐月投向了十分敬佩的光芒:“才女,真是才女啊!本宫今儿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才叫做第一才女!汐月,你真的是叫本宫心服口服!”

“哪里有,人家不过是按照私塾老师教导的东西来做罢了,不要这么夸人家嘛!”司徒汐月瞬间变身呆萌小萝莉,那粉嫩嫩的小脸上是一片笑容。

她变身的如此之快,都叫人无法适应,不过司徒汐月才不管这些呢,她可没忘了今天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怎么样啊,唐大人,您刚才不是说了吗?如果汐月可以解答出死因的话,就会叫我们会审皇后娘娘,您说的不会不算数吧。现在良妃娘娘、兰陵王都在,难不成,您还要反悔么?您就不怕治您一个欺君之罪么!”司徒汐月跑到了唐安和的面前说。

虽然唐安和之前不过就是想拿这个来吓唬吓唬司徒汐月,他根本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片子能解答出他冥思苦想也解答不出来的问题来!

可是现在人家就是解答出来了,而且还那么完美跟漂亮,你能让他怎么办?耍赖?他倒是想呢,不敢呀!敖麟这个混世魔王在这里杵着,待会他要是再耍赖,不单单是吃牛粪马粪了,估计下半辈子他就只能被仍在牲口棚里跟牲口作伴了!

想了想,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承认司徒汐月赢了吧!待会他赶紧递给信给木泽木大人,叫木大人赶紧到皇宫那里搬救兵来!

想到这里,唐安和也寻思过来了,赶紧转转眼珠子,吐出了一口的牛粪马粪:“对对对,汐月小姐说的是,说的是!我唐某人也绝对不是那样说话不算话的人!既然汐月小姐破解了这个难题了,那么唐某人也得遵守诺言,咱们正好来一个三堂会审!还请兰陵王您来主持吧!”

唐安和这个小子真是一肚子的坏水,他叫敖麟来主持,那意思就是待会这两个搞出什么事儿来可不怨他。

兰陵王担待着呢。

但是敖麟也不傻,直接一把搂过司徒汐月来,笑笑:“别别别,可千万别叫本王当什么主持,本王最头疼这些了!本王来,就是来陪本王未来的小皇嫂的,你说对吧,小皇嫂,哎呀,小皇嫂,你怎么踩了我一脚啊!”

“兰陵王,汐月不知道有个典故您看过没?”司徒汐月扬起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单纯而又清芬。

“什么典故?”敖麟问。

“酒池肉林的典故呀,听说有些人不听话,皇帝就下令把那些人的手脚剁下来,然后挂在池子里的树枝上,池子里灌满了美酒,等有空的时候,可以一边喝美酒,一边吃人肉。”司徒汐月笑着看了敖麟一眼,满意的发现这小子总算是老实了一些。

哼,跟她司徒汐月斗?那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来人呐,既然唐大人都高抬贵手了,咱们还等什么,赶紧的吧,别废话了,快把犯妇木婉君押解上来!咱们赶紧三堂会审!”良妃苏如玉才不管敖麟那些破事儿呢,她一心一意的只想着要木婉君早点死!好报了桂嬷嬷的仇!

“是!”侍卫们赶紧去监牢里,把木婉君提溜了上来,大家开始过堂。

“威武——”两边的衙役们开始发出了电视剧里的经典声音,还不停的用棍子戳地,闹出点儿动静来。

司徒汐月高高端坐在堂上,左边是良妃苏如玉,右边是唐安和那个奸臣。三个人一排坐,表示三堂会审。

敖麟那个捣乱鬼就坐在堂下的太师椅上,有人专门负责给他端茶倒水,好不惬意。

木婉君很快被押解了上来,经过了牢狱之灾,她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高贵、美丽,而且还很干净。

看看她那一身衣服,穿的倒是比良妃要体面多了,缎面织锦的,黄灿灿的,真是漂亮。

再反观良妃苏如玉,今儿还好点儿了,穿了一身朱紫色,不过依然还是显得老气横秋的样子。

“皇后娘娘,你的气色可真好呀,看起来这牢狱之灾不但没有打击到您,反而还更加给您添了气色了!汐月真的是羡慕您哪!要是知道的,还说您是在坐牢,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这是旅游了呢!”司徒汐月呵呵笑笑,小脸上一派天真。

她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苏如玉,只见她把惊堂木一拍,怒气冲冲的说:“哼,犯妇见到本宫为何不跪?”

“呵呵,苏如玉,你算哪根葱哪根蒜,居然还要本宫跪你?你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看看你自己配么?”木婉君昂起了高贵的头颅,直挺挺的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美丽的脸上充满了对苏如玉的不屑和讽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