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 你们的数学,都是语文老师/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胆,你居然说自己是夫人!你有几个胆量,居然敢当着正室夫人的面前,称呼自己是夫人?您可知道,夫人可是正房才有的称呼跟待遇啊!您这么称呼自己,莫非您想取而代之?呵呵,真的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琳琅一下子抓住了薛姨娘话里的错儿,当仁不让了起来!

“这,这……”薛姨娘是个蠢笨的人,本来就是当年靠着几点皮相才上位的,脑子嘛,当然就差点儿!

现在好不容易熬出头了,结果却栽在琳琅这个小丫头的手里,能不着急吗?

“跪下!”司徒易先不管别的,一听人家挑拨,说是薛姨娘有这个心思,自己先怒了!

“老爷,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妾身,妾身可不敢有这样的想法啊……”薛姨娘自然知道自己犯了四司徒易的死穴了!

这老家伙平时对那个该死的轩辕雅兰那叫一个宠爱啊,恨不得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谁要是敢说一句觊觎她地位的话,那绝对就是分分钟给打死!

她记得曾经有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歌姬,就随口说了一句不知道轻重的话,结果当场就被打残了!然后扔出去,随便叫乞丐糟蹋!

这样的事儿过后,她可就真的是长了心眼了,平时里都隐藏的好好地,今儿怎么就这么按捺不住了呢!

她赶紧跪下,赶紧去求轩辕雅兰:“大姐,求求你不要叫老爷打妾身啊,妾身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还有苦劳啊……”

“是啊,大娘,这些年您都不在,府里就只剩下姨娘一个人苦苦支撑了!玉姨娘反正有娘家可以去,不用担心,可是薛姨娘就只有自己支撑了啊!要新月说,薛姨娘,实在是不该被责罚啊!”司徒新月立刻跪下来,替薛姨娘求情!

这一幕倒是颇为出乎司徒汐月的预料!

她颇为玩味的扫了一眼这跪在地上的两个人:司徒新月、薛姨娘。

呵呵,记忆中风牛马不及的两个人,怎么勾搭到一起了?

难道,是结成利益共同体了?只有这个解释了!

不过,司徒新月倒是蛮聪明的,知道怎么在劣势里面奋斗出属于她的最有利的一步棋!

冲这个,司徒汐月都要给她赞一声!

这么多年的苦,真是没白受啊!

好吧,那就让她再耐着性子往下看看这出好戏,到底要唱到哪里吧!

“起来吧,薛姐姐,还有新月!这些年我不在家,真的是苦了你们了!”轩辕雅兰一贯的好被糊弄,眼中闪动着慈爱的光芒,伸手把她们拉了起来。

“易哥,我觉得,不但不能惩罚姐姐,还要好好的赏赐她跟妹妹才是!我建议,给姐姐提升一下地位,成为仅次于我的滕妾!而新月,能报答她的,就是我赶紧给她找一个好人家,赶紧嫁了才是!到时候新月你的嫁妆,全都算在我的头上!”轩辕雅兰大方的说。

“啊,这,这是真的吗?”薛姨娘跟司徒新月都有点儿愣着了,两个人都有点儿傻眼了,跪在那里都不知道该咋办了!

这,这样的好事儿,怎么,怎么可能落到她的头上?

不过司徒新月显然比较老练一些,立刻拉着薛姨娘叩拜下去:“新月,谢过大娘了!大娘的大恩大德,新月永远铭记在心!永世不敢忘!”

薛姨娘也赶紧跪了下去,这一跪,这件事就基本成了。

一家人全都闪动着美好的氛围,真的是父慈子孝的一副美丽画面啊!

不过偏偏有人要煞风景!

“且慢。”司徒汐月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把黄金打造而成的小算盘。

“汐月,你这是……”看到这一幕,轩辕雅兰不解了。

“呵呵,刚才我听说娘,你要给人家出嫁妆钱,我就好奇,想来给您算一笔账。”司徒汐月淡淡笑笑,拿着金算盘走到了众人中间。

“按照司徒府目前的经营状况来看,现在司徒府可谓是家徒四壁。除了一栋大宅子,其他什么盈利的项目都没有。爹,你现在在慈悲城担任什么职位,有什么收入来源吗?”

“没,没有……”司徒易嗫嗫嚅嚅的说。

这是真的,这里可不是禾姜国,司徒易在禾姜国算是四大家族之一,家族里面的封地就有好几百亩,光吃利息吧,就够吃的了!

可是这里可不一样,司徒易的封地也只有在禾姜国才算数,到了这里,他没有什么根基,自然没有什么封地,没有了经济基础,他往哪里来钱?

所以司徒易就结结巴巴的了!他之前,好像还真的没有想到过这个犀利的问题!

“呵呵!”司徒汐月冷笑一下,看样子自己的“爹爹”跟“娘亲”真是当天然的贵族习惯了,一直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美好小日子,真的是不知道人间疾苦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

不过无所谓,现在她就来教育教育他们,叫他们也知道知道,什么叫做柴米油盐酱醋茶!

“很好,没有收入,可是支出却不少!现在司徒府上上下下大约有仆人三十名,每一名仆人的月薪按照一两银子来计算的话,也得有三十两了!还不包括大管家小管家月薪比一两银子要高的!这一项支出,就差不多将近百两!”

“还有,司徒府上上下下的人都需要吃饭穿衣跟应酬,一个月加起来上上下下也得二百两银子,这还是少数的!”

“而娘呢,您呢,其实也根本没有什么收入,而且您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嫁妆带过来,所以我就想问,您到时候说的给司徒新月的嫁妆,要从哪里出呢?”

司徒汐月噼里啪啦一通算,完美的呈现了一个最终答案:“司徒府现在每天大约要支出二十两银子,这还是最基本的啊,那么一个月就是六百两银子,对于毫无收入来源的爹娘来说,孩儿想请问你们,你们从哪里捞钱来支付目前如此体面而奢侈的生活呢?对了,我忘了,现在你们住的宅子,还是赊的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