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醉酒,暧昧涌动/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视大家一脸的震惊,司徒汐月轻轻扯动唇角,清艳的眼神里划过一丝不屑:“别忘了,她的命已经被本小姐买断了,除了本小姐之外,谁都没有资格拿走她的小命,就算是她的亲生母亲,也不行。”

“汐月……”轩辕雅兰听到这番话,心头一暖,不由得一阵感动!她就知道,汐月绝对不是她自己所表现出来的无情之人!

她看起来冷漠如霜,其实,心底里却是个热心肠的好孩子!

她相信青瑶说的话,都是真的!因为汐月弄了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可是她的生活,并不算太奢华!

比如这栋宅子,除了必要的气派跟大气之后,堪称奢华的东西,极少极少……

而且就在她做下人的这短短的半天内,她却从下人那里了解到他们对于司徒汐月的爱戴和称赞!

司徒汐月,真的是一个人人口里的好主子吗?

她,带着这样的疑问,也想着深入观察。当仆人,意外给了她这个母亲了解女儿的最好机会!

可是却忽然发生了凤凰儿这件事,试问哪个当母亲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汐月是自己的孩子,可是蓝凤凰也是啊,而且她年纪还小,又是从小在身边养大的,轩辕雅兰难免不偏心!

而且蓝凤凰确实被弄的骨头全都粉碎了,而且还要跳河自尽!

那一刻的愤怒过后,轩辕雅兰被青瑶的一番话,说的无地自容!

而现在,她更加了解了汐月之后,对这个女儿,更多的是一种深深地愧疚!

“我这个当母亲的,只是口头上要求你这个女儿做着做那,从没有想过去深入的了解你,认识你,是我的不对。”轩辕雅兰看了一眼司徒汐月,然后慢慢的跪了下来。

“汐月,为娘向你道歉!为了之前那么多年的错误,为娘向你道歉了!娘不求你原谅,只求能在这里当一辈子佣人,好好地服侍你,来赎罪,好吗?”轩辕雅兰跪在地上,深深的看向司徒汐月,美丽的眼睛里闪动着晶莹的泪水!

靠!苦肉计!

当她司徒汐月是三岁小孩子,这么容易哄?

“呵,你本来就要在我这里做一辈子的佣人的,说什么赎罪不赎罪的,真是可笑!你想要在这里跪就跪吧,我忙得很,没空陪你!青瑶,咱们走!老张,无关人等赶紧撵下去干活!别愣着,姐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就你们这样天天吃白饭,姐的钱一会儿就被挥霍干了!赶紧干活!”司徒汐月一通怒吼,然后抱着小白,施施然的走了。

“小姐,这天气这么热,您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青瑶一路察言观色,发现司徒汐月今天的这顿气,不小!

“哼,真是自作多情,以为跪在那里,就可以什么都一笔勾销了?做梦!”司徒汐月拉着脸,怒气冲冲的一下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啪的一声猛地一拍桌子,“酒呢,拿酒来,今天姐真特么的不痛快,需要痛痛快快的喝一场!”

“小姐,其实夫人她也不是诚心的。瑶儿觉得,其实她也挺不容易的,那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跪在那里当众认错……”

“青瑶,你今天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为一个背叛我的女人说话!”司徒汐月白了她一眼,“别废话,快拿酒来!”

“是。”青瑶知道再说下去也无谓,只得先依从了她。赶紧给她搬来了大坛大坛的杏花白的同时,也悄悄的跟乘风说,去把妖孽找来。

于是当妖孽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这样的画面。

美人轻轻地坐在凤凰花树的枝桠上,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酒坛子,喝的忘乎所以,仿佛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那张红彤彤的小脸,彻底出卖了她此刻的状态。

妖孽微微皱眉,心疼不已:“怎么不拦着她?”

“小姐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她想干的事儿,天底下还没有人能叫她不干。”青瑶说的是实话,所以妖孽也不追究。

“到底为了什么。”妖孽再问。

“您自己问吧。”青瑶识趣的离开,把空间留给这两个人。

妖孽点了点头,飞身上去,正好落在司徒汐月的对面爽朗一笑:“哈哈,居然一个人在这里偷喝酒?怎么不告诉我,有这么好的事儿?”

“你,你是谁,谁,谁叫你上来的,下去!”司徒汐月醉的不知道今夕何夕,伸手想把侵犯的人打下去,可是手软的根本举不动,只是把自己送入了妖孽的怀抱中。

如愿抱住了那个温软的身体,妖孽才再一次确定:阿鸾,真的醉了!

一向具有警惕心的她,此刻竟然能放任自己撞进他的怀中,看起来,她真的是遇到了什么过不去的事儿了!

不由得浮上一丝心疼:“怎么了,阿鸾,到底是谁惹着你了?”

“轩辕,轩辕雅兰……”喝醉了的司徒汐月比较和气,也不懂伪装,一下子就把自己心中的苦恼吐了出来。

“轩辕雅兰,那不是你娘吗?怎么,她怎么惹着你了。”妖孽搂着小女人,轻声细语的诱哄。

“她,她,她就是惹着我了,坏女人!坏蛋!”司徒汐月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把小脸在妖孽的怀里蹭蹭,立刻带起了男人的一片暗火!

妖孽深邃的眼底,一下子变得越发的深邃起来!那是欲望的光,因着对怀中小女人的热切期盼!

“阿鸾,不哭,不管谁惹着你了,你要记得,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妖孽低声说着,轻轻哄着她,把不合时宜的欲望压了下去!

真的该给他颁发一个坐怀不乱奖,心爱的女人在自己的怀中,还喝的烂醉如泥,可是他却这样的高风亮节,他自己都有些佩服他自己了!

其实,心底是心疼怀中的女人,不想再这个时候,再对她有任何的不轨举动。

因为,现在的司徒汐月需要的只是一个可靠的怀抱跟坚实的臂膀!

他,绝不可以趁人之危!那,显得他也太下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