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1章 手术,紧张激烈!/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很累,你自己去吧。(www.ziyouge.com)”司徒汐月把手抽回来,一脸的冷淡。

“是不是你跟皇兄吵架了呀?哎,这都是这样的,小俩口吵架从来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的!没事儿没事儿!那什么,我还得赶紧跟母后他们说皇兄的下落,自从你们大婚那夜,你们离奇失踪之后,穆旭国找你们都找翻天了你不知道吧!话说你们怎么也不给个信儿啊,老太后都急的眼睛都快哭瞎了!”敖麟说。

“因为你皇兄,他失忆了。已经不认得我们所有的人了。”司徒汐月却来了这么一句。

敖麟顿住了:“失忆?不会吧,他不会连你也不认得了吧。”

正说着,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热情的呼喊:“阿鸾,你在吗,我来了。”

一抹大红色的身影推门进来,妖孽那张如往昔一般完美的脸,再次出现在了敖麟的面前!

敖麟紧紧盯着他,多希望他能一下子认出他来,可惜他只是扫了敖麟一眼,接着拉下脸来:“你是谁,为什么会在阿鸾的闺房?”

“皇兄,你,你真的不认得我啦?”敖麟不敢置信,走到妖孽的跟前,才想像以前那样随便的捏捏他的脸,开个玩笑,可是手才出去,就被妖孽一把拧断了!

“卡啦”一声,敖麟的胳膊,就这么硬生生的给拧断了!

“啊,疼疼疼,汐月姐快救我啊!”敖麟那里能想到妖孽居然真的下狠手啊,吓得赶紧向司徒汐月求救!

“妖孽,你干什么呢,他是你的皇弟!你快放开他!”司徒汐月也挺愤怒,没想到妖孽还真的动手了!

妖孽半信半疑的松开手:“皇弟?我哪有什么皇弟?这小子油头粉面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敖麟疼的脸色煞白,苦哈哈:“皇兄,你真的忘了?我,我是敖麟啊!看起来皇嫂说您失忆了,这事儿是真的!怨不得你都好久没有回穆旭国去瞧瞧皇祖母了呢!她老人家想你想的,差点儿把眼睛都哭瞎了!”

“好了,别废话了,先把胳膊弄好了再说吧!”司徒汐月白了妖孽一眼,上前去找了工具,赶紧给敖麟把胳膊弄好了。

妖孽一直狐疑的盯着敖麟看:“你说我是你的皇兄,那之前,我们到底有什么交集?”

“皇兄你忘了啊,原先你是咱们穆旭国淑妃的儿子,叫敖广,是我皇兄,后来你不是去禾姜国当人质去了吗?然后就认识了皇嫂司徒汐月,后来你回来之后就成为了赫赫有名的战神!怎么,皇兄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不是吧!”敖麟一脸的不敢置信!

“呵呵,就光你一个人的说辞,谁会相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妖孽冷脸。

“行,好,我这就找人给你作证!到时候你可要认账啊!”敖麟痛苦的皱了皱眉,吩咐身边人,“去告诉大家,说敖广找到了,不过失忆了,通知大家能来的都赶紧来吧!”

“是!”属下赶紧走了,敖麟盯着妖孽,一脸不服气的样子,“等大部队到了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敖麟,这几天你就先在这里住下,过几天,我再给你修理修理胳膊。”司徒汐月如是嘱咐。

“行,还是皇嫂对我好!”敖麟呵呵一笑,充满挑衅的扫了一眼妖孽,妖孽给气的啊!

晚上他回去的时候,正要吩咐人去调查调查这个敖麟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忽然楼楠走了进来:“城主,老城主叫您去呢。”

“好,我这就去。”妖孽点了点头,心不在焉的说,而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一会儿就晕倒到了地上。

烟雾缭绕中,楼楠的脸充满了歉意:“对不起,少城主,对您使用了迷魂香!可是,老奴这也是为了您好!来人,将城主抬到地下密室去!”

“是!”几个暗卫进来,将妖孽抬进了地下密室。

地下密室中,灯光很亮,都是夜明珠,一个一个跟拳头那么大,效果比点蜡要强多了!

一身白衣的冷秋蝉站在中间,手上带着白色的蚕丝手套,脸上也蒙着白色的蚕丝面具,身上穿的也是冰蚕丝的衣服!

这些,都是为了手术过程中防止细菌感染的!

地下密室四周都是冰块,十分的寒冷,这样,可以最大程度上保持血液流动缓慢,病毒扩散慢点儿!

妖孽,此刻正躺在一张寒冰玉的床上,静静的睡了过去!

旁边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手术仪器,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散发着幽幽的冷光!

“老城主,这样,真的好吗?”楼楠看了看妖孽,不无担心的说!

毕竟,这是在脑子上动手术,那可不是在身体上随便哗啦哗啦,老城主确定自己可以万无一失吗?

“不行也得行,目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冷秋蝉叹了一口气,神色却是极其镇定的!

“楼楠,你去外面守着,千万不要让人进来!手术的过程,一定不可以被任何打扰!”冷秋蝉低声道。

“是!”楼楠赶紧上去了,守着外面的门,同时暗暗在心中祈祷:希望少城主这一次真的可以平安无事!

一会儿冷秋蝉就开始动手术了。

只见他将一管淡黄色的液体打入了妖孽的太阳穴,那是一种深度催眠的药物,接受这种药物注射之后,人都可以瞬间陷入死亡一样的沉睡之中!

这样,可以确保妖孽在接下来的开颅手术中,不会突然醒来!因为那种剧痛,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

然后,他开始用锋利的小刀将妖孽的头盖骨给敲开了,顿时,鲜血四溢!

但是此时冷秋蝉却异常的淡定,吩咐手下人继续加冷,手下立刻提着冰水浇在了冰块上,一阵冷气蒸腾起来,屋子里的温度,瞬间又低了许多!

血液流出来的速度减缓了许多,冷秋蝉轻轻松了一口气,找出镊子跟钩子来,在妖孽的脑袋里,四处扒拉……

而此时,楼楠却面对了一个意外的来客。

“呵呵,楼楠,好久不见,你还好吗?”一身银衣的云梵站在楼楠的面前,笑着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