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冷笑,十分诡异!/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而且早不来玩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楼楠却还保持了镇定!

“呵呵,云梵,好久不见,今晚来到我们慈悲城,有何贵干?”楼楠笑了笑,手里却暗暗攥了一把暗器。(ziyouge.com)

哼,待会如果事情真的不对劲,他只有对云梵下手无情了!

“没事儿,我就是觉得慈悲城的月色不错,所以来赏赏月罢了。对了,我刚才看见你们把娄抬到了下面去了,下面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啊?能不能叫我进去看看?我跟娄的关系这么好,他病了,我也很担心的!”云梵淡淡一笑,十分邪肆!

埋伏在慈悲城里的探子总算回馈给了他有用的消息!根据时美菱的情报,最近冷秋蝉好像在密谋着什么,而今天晚上,果然,老家伙终于动手了!

这个时候再不去一网打尽,他云梵就算是个傻子!

等待已久的机会终于到了,云梵,能错过这样的天赐良机吗?

所以他根本也不打算跟楼楠多废话,直接出手,手指无比精准的锁住了楼楠的喉咙,不过,却不掐死他,只是掐的他无法动弹,只留下喘气的份了!

“快带我进去,密室的路,我想只有你知道在哪里吧?”云梵低声说。

“呵呵,做梦!我就是死,也绝对不会说的!”楼楠脸都被憋成了猪肝色,也不妥协!

“哟呵,骨头还挺硬!行,楼楠,这是你逼我的,你是不是要我说出你十几年前到底做了什么好事,你才肯说实话啊!当时,你对轩辕雅兰,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呵呵,如果我说出这个秘密,你猜,天下会不会大乱呢!你的主子冷秋蝉,会饶了你吗?”云梵捏紧了楼楠的喉咙,缓缓的逼出了这么一句话!

楼楠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不敢置信:“你,你瞎说!你怎么怎么会知道十几年发生的事儿?”

“呵呵,别把我当成傻子!不想死的很难看的话,就赶紧带我下去!”云梵冷声笑笑,很满意自己的试探是这个结果。

看起来,当年那件事,居然是真的……

楼楠皱了皱眉:“好,我可以带你下去,不过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要说出当年的那件事!”

“一言为定!”云梵点了点头,做出了自己的承诺、

楼楠带着云梵下去了,因为今天的事情太重要,所以外面没有人看守,只有里面密室里有几个贴身的人在帮忙,所以他们没有惊扰到任何人就下去了。

到了门口,楼楠打开了密室的大门,云梵干脆利落的把他给敲晕了,自己进去了。

到了里面,看到这一幕,云梵也有些吃惊!

“冷秋蝉,你在做什么!”

被打扰到的冷秋蝉一抬头,看到的却是云梵,不由得紧张起来:“你怎么进来了?”

“我先问你,你在做什么?你对他,做了什么!”云梵的声音里,居然透露着一种紧张的情绪!

他都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妖孽那么无力的躺在床上,而且头壳被人打开,露出了白花花的大脑,还有那满地的鲜血的时候,自己的心里居然也会紧张!

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这就叫做兄弟情深,骨肉亲情!

“呵呵,我在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进行到了这个份上的手术,如果被你破坏了的话,你该知道后果。你的兄弟,到时候就不能好起来,瘫痪,甚至死亡!”冷秋蝉冷眼看向了云梵,出口的话语,冷酷无情!

他好像完全看穿了云梵的内心所想一样,一下子就找到了他最不能容忍的部分!

“他死不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云梵冷声否认,不过,目光却泄露了他的真实情绪。

“哦,真的没关系吗?那如果我随便动一动刀子,他就可能会出现任何我不知道的意外哦。如果你敢上前来,你就试试看!”冷秋蝉冷冷一笑,有某种淡定的成分在里面!

云梵却真的不敢上前去!

他把这个归结为,如果妖孽还不能好好的活着,他的人生就会失去一个强有力的敌人,那么活着,也没有意思了!

“呵呵,真是亲兄弟啊,骨肉亲情,真是叫人羡慕呵!”冷秋蝉见云梵不敢上前来,就松了一口气,手指动得更快了!

“冷秋蝉,你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把他的脑袋,打开!你这个人,到底安的是什么心!”云梵看向了冷秋蝉,冷冷地逼问。

“呵呵,我安的什么心?这手术完结了之后,他就不会再记得之前的任何事情,包括司徒汐月!这样,不是对你有好处吗?只要他忘记了司徒汐月,那么你就可以随便拿下司徒汐月的芳心了不是吗?”冷秋蝉的目光,带着一种看透人心的透彻!

云梵呵呵笑了笑:“你说的倒是轻巧,忘记了不是还可以再次爱上吗?除非,你能保证,他再也不会爱她了,我才会相信你22

“你倒是挺精!”冷秋蝉笑了笑,“行啊,这件事就包在我的身上了!我可以保证,苏醒之后的娄,根本不会爱上司徒汐月!”

“呵呵,你怎么保证?”云梵不是傻子,不会单凭一面之词就相信冷秋蝉说的话。

“就凭这个。”冷秋蝉摸出了一样东西,看到那样东西,云梵的心一跳:“金甲虫?”

“对,我把这个放在娄的脑袋里。就可以操控他的情感区域,到时候,我说他喜欢谁,他就得喜欢谁!”冷秋蝉话音未落,就把那个金甲虫放进了妖孽的脑袋里,顿时,那个金甲虫就钻了进去,很快就看不见了!

冰冷血腥的空气之中,云梵的唇边,渐渐咧起一个微弯的弧度。

“好,既然你都把金甲虫出动了我没理由不相信你!今天的事儿,我就当没发生过!娄有你这样的义父,可真是幸运啊!”云梵这话,也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揶揄!总之听着叫人觉得不那么好受!

“呵呵,”冷秋蝉没说话,继续投入到了紧张的手术过程中。

云梵,你就等着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