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众怒,少惹为妙!/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道沉稳的声音,来自于乘风跟破浪!

一身黑衣的乘风跟一身青衣的破浪同时出现在了妖孽的面前!

大红华裳的妖孽斜斜的依靠在马上,薄唇勾起一个委婉的弧度:“呵呵,怎么,你们两个难道是司徒汐月的姘夫,来替她出头吗?”

听到妖孽这番话,乘风跟破浪尽管已经做了心里预设,可是,还是很难接受!

昔日英明慈悲的主子,眨眼之间竟然已经入魔!

这,这实在是让他们作为妖孽的死忠,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

乘风忍不住跪在地上,恳求妖孽:“城主,我是乘风!是您昔日的侍卫,求您看在乘风二十多年来忠心耿耿的份上,饶恕了司徒家上下老老小小一百多口人吧!他们,都是无辜的!如果您的滔天之怒一定要有一个解决的渠道的话,那么,就请全都发在乘风的身上吧!乘风,绝对不皱一下眉头!”

说完,乘风就刷拉一下子撕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了的胸膛,视死如归:“只要能让主子消气,乘风死而无憾!”

“乘风,你疯了?为什么,为什么要为了这么一个疯子牺牲自己的性命?他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少主了!你醒醒啊你这个笨蛋!”一道青色的身影从旁边飞奔出来,一下子给了乘风一个恶狠狠地耳光!

乘风一看,正是自己的爱妻,青瑶!

“傻瓜,你死了我们娘俩怎么办!你这个傻瓜,呆子!如果你的心目中只有你的少主的话,那当初你为什么要娶我!”青瑶恨铁不成钢的说,眼神恨不得在乘风的身上,剜出两个窟窿来!

“呵呵,小美人,你倒是挺漂亮的。(www.ziyouge.com)看不出来,乘风这个木头还有这样的艳福!看的孤都羡慕了呢!如何,你有没有兴趣随着孤回去啊,孤,可以保证你一生荣华富贵,享用不尽!”妖孽凤眸扫了一眼一身翠竹色衣衫的青瑶,颇为赞赏她的容貌!

青瑶呵呵冷笑两声,美丽的眼睛里一阵不屑!

“呸!就算全天下的男人,不,全天下的公猪都死光了,本姑娘也绝对不会跟你这样的败类在一起的!妖孽,你这个抛妻弃子,忘恩负义的败类,你娘当初怎么会选择生下你呢?我要是你娘,当初就应该直接把你放在尿桶里淹死!也好过你在这里祸害人类!”青瑶恶心至极的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的说!

“呵呵!有个性,我喜欢!”妖孽哈哈大笑了两声,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笑意,但是迅即就恢复了冰冷!

他陡然出掌,猝不及防的朝着青瑶那单薄的身子袭击而去!

“啊!青瑶!”乘风立刻飞身起来,用自己的肉身,挡住了青瑶的身子!

“砰!”的一声巨响,乘风的身子一阵剧痛,然后一口鲜血狂喷了出来,吐了青瑶一脸一身!

“啊!风哥,风哥你怎么样你别吓唬我啊风哥!”青瑶完好无事,可是乘风的脸色却灰白了起来,眼睛,一下子闭了起来!

“救命啊来人啊,快去找医生来啊!杀人了啊,慈悲城的城主当街杀害良民了呀!”青瑶抱着乘风,扯着嗓子开始大吼起来!

妖孽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此时一边的秦玉书立刻凑上来,冷笑道:“城主,难道您就看着这样的刁民当街吆喝,破坏您的名声么?”

妖孽冷冷的点了点头,下令:“来人,将这个贱人的舌头,给孤拔下来!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再说孤的坏话了!”

“城主!”一边不吭声的破浪忽然磕头道,“这个贱人的血太脏了,如果劳烦城主您的人亲自动手的话,未免会脏了您的手!还不如叫手下来动手吧!”

“哦,你难道不是跟他们一伙儿的?怎么肯亲自动手了?”妖孽冷冷的看着破浪。

破浪那张冷峻的脸上一点儿表情也没有:“城主,破浪跟乘风不一样,破浪一心一意的只有一个城主!现在跟他们混迹在一起,无非就是想打探一下这里的深层次的秘密,到时候好汇报给城主,好把他们一网打尽!”

“要孤如何才能相信你的忠诚?”妖孽懒洋洋的说。

破浪笑得十分残酷:“很简单,破浪这就带人亲自进去搜索里面的人!这里面上上下下一共有128个人,每一个人,破浪都认识!破浪肯定能把他们全都抓拿归案,带给城主!”

“好!”妖孽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加了一句,“在此之前,你先把这个贱人的舌头,给孤拔了!”

“破浪!你敢!乘风可是你的亲兄弟!”青瑶跪在那里,抱着乘风的身体,恶狠狠的盯着破浪。

“呵呵,我有什么不敢的。什么亲兄弟,如果是亲兄弟的话,他就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背叛城主了!”破浪阴狠一笑,一下子掏出了削铁如泥的匕首,慢慢的朝着青瑶走去。

“贱女人,乖乖受死吧!不要再挣扎了!”

嗜血笑容的背后,是一颗极端冷酷的心!

“破浪,住手!”说话的是老张,他一个人走了出来,脸上带着视死如归的神情!

“如果你非要一个人的舌头,那么,就把我老张的给你吧!”老张毫不犹豫的跪下来,看向妖孽,“城主,要是把青瑶的舌头割下来了,以后她还怎么伺候您!我听说这丫头床上的本事很好!要是她没了舌头,乐趣肯定少了很多!城主不如暂且留着她的一条贱命,以后好慢慢取乐!城主既然想要一个人的舌头,那么就割掉老张的舌头吧!”

老张说完这话,便掏出匕首,把自己的舌头一下子割断了!

顿时,鲜血喷了出来!

“老张,不要!”青瑶再次受到刺激,一下子晕了过去!

老张的舌头被割了下来,还在地上蹦来蹦去的,十分鲜活!他自己却因为痛疼,直接晕厥了过去。

“呵呵,有意思,倒是有点儿意思。嗯,这老头说的倒是有点儿对,来人,把这个贱人带下去,好好地调教调教,以后好侍寝!”妖孽邪肆一笑,转而看向破浪,“还等什么?还不快去抓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