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逆袭,薛治的反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你还不算太蠢嘛!”林月如瞥了一眼李嫣,倒是有几分的意外!

“呵呵,师姐您一直都那么的完美淡定,就那天怜星大师来的时候,你表现的那么失态,那天,师妹我就观察到啦!”李嫣呵呵笑笑,表示自己其实也不是那么笨!

林月如呵呵笑笑:“你知道就行了,总之,我林月如眼界这么高,我好不容易看上的男人,哪里能够这么轻易放过?那个怜星大师,是飞不出我的手掌心去了!”

“所以师姐您就要杀了司徒汐月,这样,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您一个人才配得上怜星大师啦!”李嫣佩服的点了点头,“高,实在是高明啊!杀人不见血,师姐您简直是我的偶像和楷模啊!”

“呵呵。(ziyouge.com)”被李嫣的马屁拍的挺舒服的,林月如高冷的笑了笑,“你呀,你要是早点跟我学学,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儿!”

“呵呵,以后再学也不迟嘛!师姐您喝的是什么茶我也来一杯吧,估计咱俩的茶喝完了,司徒汐月也就完蛋了!”李嫣自信的笑了笑!

“差不多!”林月如也笑了笑,递给李嫣一杯茶,“呵呵,就让我们坐等司徒汐月的死讯,然后,就等着好戏吧!”

她们这里笑得开心,完全没想到这些话全都被夏荷告诉了薛治!

薛治一听这话惊得跳了起来:“什么?这两个女人居然这么狠毒!不行,我必须得找到高师伯,可是高师伯现在在哪里呀?”

夏荷想了想:“我听说高师伯他最喜欢的就是喝酒吃肉,林月如那里藏着一坛子千年好酒,我去头来你快去林子里把高师伯馋出来!”

“夏荷你对我太好了!谢谢你!”薛治诚恳的看着夏荷,拉住了她的手。

夏荷的脸一下子红了:“谢什么谢,我,我只是看不惯她们这样草菅人命而已!”

傻瓜,其实我是因为喜欢你,想讨好你才这么做的!

夏荷赶紧去偷了酒出来,交给薛治,薛治赶紧抱着酒坛子到了竹林里,把一半酒都倒在了地上!

果然一会儿高老头就出现了!

“呵呵,薛治你这个臭小子,这么好的酒你不喝都浪费了!你真是暴殄天物啊!幸亏我鼻子灵敏,不然——”

“师伯,您快去救救汐月师姐吧,她,她快死了!”薛治一下子跪在了高老头的面前,痛哭流涕!

“你说什么?汐月快死了?”高老头神色一沉,“她人在哪里,快告诉我。”

“在治疗室!”薛治才说完,高老头已经消失了!

治疗室内,云梵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一遍一遍的问高老头到底来了没,得到的答案却是再等等再等等!

他受不了了,直接就要杀人的时候,高老头忽然闯了进来,一下子飞到了司徒汐月的身边,诊脉起来!

“她的内脏被极其厉害的暗器伤了!怎么还用冰敷?难道不知道这样会把她的内脏全都破坏掉吗?”高老头厉声呵斥仆从!

“是,是林圣女叫这么做的。我们我们也是听命行事!”仆从立刻跪在了地上。

高老头转身,干净利落的打死了这个仆从:“这样的常识,你们居然会不知道?分明是不敢担当,个个都该死!云梵,你把这些该死的下人全都弄死吧,我看了心烦!先出去,我要给我的徒儿治病!”

“好!”云梵干净利落的点了点头,伸手把那三五个仆从吸了出去,在外面,一个一个的直接拍碎了脑门!

那些仆从连哼哼都没来得及哼哼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脑浆横流,见阎罗王去了!

“师姐如何了?”薛治急匆匆的赶来,小脸上一片赤红一片大汗淋漓!

“高老头在里面治疗呢,薛治,多谢你把高老头请来,我,欠你一个人情!”云梵酷酷的说,摸出一枚令牌给他,“这个给你,以后你有困难,可以找我帮一个忙,我云梵,绝对不推辞!”

“好。”薛治也不叨叨,直接收下了。

一会儿高老头出来,面色稍微有些凝重:“汐月丫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可是我很奇怪,这些暗器并没有毒,也不是很刁钻,怎么就会这么轻易的被打进汐月丫头的身体里呢?按理说,她的武功,不至于啊!”

“呵呵,是妖孽。”云梵冷笑着开口了,“是他打的。汐月没想到他会下次毒手!”

“妖孽?不可能,那小子对汐月如此的痴情,怎么会……”高老头摇头否认。

云梵冷冷一笑:“你不知道吗?他现在已经变了,完完全全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现在的他,比我冷酷百倍千倍!他伤了汐月之后就把她囚禁在监狱里面,要不是我发现的早,汐月就在监狱里被活生生的烧死了!”

“啊!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薛治跟高老头同声惊讶!

“一定有原因的,云梵,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高老头不相信妖孽会转变如此巨大。

“我怎么会知道。”云梵干净利落的撇清了!

他不想把那天看到的冷秋蝉的事儿说出来,说出来大家又会同情妖孽!

而他,要的是妖孽身败名裂,到时候,所有的人都被厌其他,包括汐月!

为了能最终得到汐月,他决定,死守这个秘密!

“我听说好像妖孽之前做中了金蟾香的毒来着是吧,会不会是因为那个导致了。”薛治锁紧了眉头说。

“有可能!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把汐月丫头照顾好了!虽然她体内的暗器都取出来了,可是她的内脏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必须要静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绝不可以有任何人的打扰!云梵,你来守护汐月吧,我要去慈悲城看一下,看看妖孽到底是怎么了!”高老头说。

“随便。”云梵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高老头点了点头,就飞身出去了,云梵走进了屋子里,看到了静静躺在那里的司徒汐月。

“汐月,你,受苦了。可是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绝不会!”云梵静静的坐在她的床边,许下诺言!

“哎,师姐她,真的是很苦很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