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你怀孕了,汐月/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走不送,城主,记得一定要来喝一杯喜酒哦。……www.ZiYouGe.com……”司徒汐月端坐在轮椅上,神清气爽的说,脸上喜洋洋的,一点儿病气都看不到!

妖孽的冷笑声扔在了身后,他的人,还有他的手下,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去,把丹朱赶紧搀扶起来,先抬进去。还有云梵,你还可以支撑吗?”司徒汐月马不停蹄的进行了布置。

“我无妨,汐月,你呢。”云梵捂着胸口,慢慢的走了过来,关切的看向司徒汐月。

“再等等。”汐月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眼睛只是看向了更远的远方,一会儿,果然一个人从旁边窜出来,朝她点了点头:“主人,刚才慈悲城的城主离开之后,派了五个探子在隐蔽处观察主子的神情。见主子没有异象,这才离开了。”

“你确定,他们都离开了。”司徒汐月问。

“属下确定。”那个手下跪在地上说。

“好。你可以下去了。”司徒汐月淡淡的吩咐。

“是。”那个人迅即消失了,就跟他出现一样,无影无踪!

“太过分了这个妖孽,居然还留了一手!这个男的,真贱!”薛治在一边听到了,不由得愤愤不平起来!

不过他一回头,却忽然发现汐月的唇边慢慢渗出了丝丝鲜血,而她的头,也歪在了一边,已经失去了知觉!

“啊,师姐,师姐,师姐你怎么了?你醒醒啊!”薛治大惊,一下子扑了过去,伸手给她一把脉,表情异常严肃,“不好,她的脉搏跳动的非常紊乱,体内真气在乱窜!快,快把她抱进屋里,快!”

云梵立刻将汐月打横抱起,带着她狂奔进了屋子里,放下来:“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

“这个,还得去找高师伯……可是他现在人在慈悲城,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可是如果不及时抢救的话,我怕师姐她会心脉癫狂而死!”薛治一张奶油小脸煞白一片!

司徒汐月的血吐得更多了,现在都是大口大口的往外吐!都将半张床染红了!

“不行,现在必须要立刻进行手术!薛治,你来做!”云梵握紧了拳头,下了一个决定!

“什么,我,我来?不行,我不行。”薛治吓得脸更白了,一个劲的摆手,说自己不行!

“你可以的!为了汐月,你不行也得行!”云梵一把扯过他来!

“好,为了师姐,我就拼了这一次!你先出去,在外面好好的守住,绝不可以让任何人来打扰!”薛治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坚毅的表情,这一刻,他活像是一个大男人!

“好,薛治,汐月就拜托你了!”云梵紧紧的握住了薛治的肩膀,给他打气!

然后他就出去了,牢牢的守着门口,不让任何人来打扰。

屋子里,薛治脸色凝重,表情极其严肃,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格外的纯熟……

半天,薛治从屋子里面出来,一身的衣服都被鲜血染红了!

“薛治,如何了?汐月她,还好吧。”云梵看着薛治,不敢确定的问。

薛治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师姐,没事了。”

云梵狂喜,一下子冲了进去,但是薛治却累的虚脱了,一下子晕倒了!

“薛治!”夏荷一直在旁边默默的守着,见状立刻上前去,一把扶住了薛治疲软的身子,将他搀扶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看到薛治那累的白中带青的疲惫样子,夏荷不由得心疼不已:“傻子,真是个傻子!难道她的命,就真的比你的命还要金贵吗?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拧了拧帕子,夏荷给薛治擦了擦汗,泪水,忍不住低落在了他的脸上……

这边,汐月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却看到云梵趴在自己的床边,静静的睡了。

晨光熹微,他的下巴那里长出了新的胡子茬,虽然看起来比较落魄,可是到底像是一个真正的人了!

“云梵……”

司徒汐月喃喃的叫了一声,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上了云梵的脸。

“汐月,怎么了,汐月!”云梵从梦中惊醒,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赶紧站了起来!

“呵呵,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汐月淡淡一笑,神色有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汐月,你醒了?”云梵的眼里露出了狂喜的表情,他立刻蹲下来,“想不想喝水。”

“嗯。”汐月点了点头。

“好,”云梵转身给她弄了一杯温水,递到她唇边,“慢点儿喝着,不然,容易呛着。”

“真啰嗦。”司徒汐月没好气的说,喝了半杯子的水,然后慢慢的躺在了床上,“我还以为我这次死定了。”

“汐月,你以后再也不能这么做了!你这样牺牲自己,以为很好玩吗?”云梵的口气里,有着责备!

当薛治告诉他,司徒汐月刚刚一醒来,身体还很虚弱的时候,听到了外面的事情,于是立刻强撑着自己的身体,用颠倒真气的方式,来给自己续命!

这种透支的方式,虽然骗过了妖孽,可是,却也差点儿要了她自己的命!

要不是薛治及时救治,司徒汐月,很可能就此香消玉殒了!

听到这话,云梵不由得感到一阵后怕!

天哪,差一点儿,差一点儿自己就要失去她了!

想到这里,他就无比的后怕无比的恐惧!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才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个小女人在自己的心里,已经占据了如此重要的位置!

“呵呵,挺好玩的呀!”司徒汐月的脸色苍白的跟鬼似的,但是气人的本事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

“看到你们这些人全都被我骗过了的时候,我别提多高兴啦!这条命是我自己的,我乐意怎么玩就怎么玩,哼!”司徒汐月的骄纵个性又跑了出来。

可是这一次,云梵没有依附她,而是眼中有着一种特别怪异的表情。

“云梵,你怎么了?你的表情,怎么这么奇怪啊?你是不是,是不是太累了……”

“你怀孕了,汐月。”

云梵静静的看着她,吐出了这么一个叫她压根都无法想到的答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