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另一面/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谁都没有怀疑,我只是为了孩子着急所以才这么假设的。|ziyouge.com|”轩辕雅兰低声说。

“雅兰,以后这样的假设不要再有,这样诬陷我,我会很伤心的!尤其是,来自你的诬陷跟怀疑!”冷秋蝉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说明他真的很生气!

“对不起秋蝉,如果我的话让你觉得难受,那么我很抱歉可是我不是有心的。”轩辕雅兰只能如此说。

“好了我累了,先去休息了,你也早点睡吧,毕竟也劳累了一天了!”冷秋蝉没有再继续留下去,起身告辞了。

看着冷秋蝉离去的背影,轩辕雅兰的脸上,微微闪过了一丝的落寞。

然后她就关上门,休息了。

半夜,一道黑影从她的窗户里跳了出去,轻盈的跃上了屋顶,然后施展了无比矫健的轻功,猫一样的游到了关押青瑶的柴房

轻轻地推门进去,没有吵到任何人,青瑶却一点儿意外都没有。

来人将她的绳索轻轻割断:“抱歉,我来晚了。”

“夫人,您没来晚。”青瑶对着轩辕雅兰说,“冷秋蝉没怀疑你吧。”

“没有,今天晚上他应该回去忙着另外一件事了,先顾不上你。我跟他提出我怀疑娄的病因,他应该把关注点都放在这上面了,肯定没精力来关注你。再说,咱俩演的那一出双簧,他未必能看得出来。”轩辕雅兰给青瑶浑身的绳子都松了绑,然后用高明的技巧给她揉了揉手臂跟腿,让她麻木的胳膊松弛一点儿!

“呵呵,那个老狐狸如何能想到咱们两个居然会联合在一起呢?”青瑶淡淡的笑了笑,“夫人,接下来要如何做。”

“嗯,你赶紧跑到汐月那里通风报信,就说可能是冷秋蝉动了手脚,所以娄才会失忆的。叫她来想办法,救救这个孩子!”轩辕雅兰的声音充满了慈悲感!

“夫人,如果我走了,冷秋蝉那个老家伙怀疑你怎么办。你岂不是有危险?”青瑶担心的问!

“不要紧,他一直对我很痴迷,就算我真的放了你走,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样!你快点儿走吧,到时候我就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轩辕雅兰压低了声音说!

“好。那夫人您保重!”青瑶转身要走。

“告诉汐月,要保重身体,千万别生气伤了身子!我这个当娘的,在她最危急的时刻未能陪伴在她的身边,实在是太失职了!”轩辕雅兰声音十分懊悔的说!

“夫人,您放心吧,您的意思,我一定会传达到的!”青瑶握了握她的手,然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轩辕雅兰看了看,然后赶紧离开了,回到屋子里躺下睡着了。

这边却说青瑶趁着夜色一路来到了风之谷,然后看到了司徒汐月,尽管她还很虚弱,可是却已经苏醒过来了!

“瑶儿!你,怎么逃出来的?”司徒汐月紧紧的握住了青瑶的手,一脸的惊喜!

“是夫人放我出来的。小姐,你没事儿吧,我都快担心死你了!”青瑶也握住了司徒汐月的手,激动地留下了热泪!

“夫人,哪个夫人?”司徒汐月皱皱眉,不解得问。

“就是轩辕雅兰啊,小姐,其实我们都错怪夫人了,你知道吗,其实夫人是个好人。”青瑶认真的说,“其实夫人表面上对冷秋蝉百依百顺,其实就是想查明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因为妖孽忽然变得不正常了,夫人觉得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所以夫人一直都在当卧底一样的!”

司徒汐月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她这么跟你说的?青瑶你不要太天真,人家跟你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万一她撒谎骗你呢?”

“小姐她有什么可骗我的!我不过是个丫头罢了,夫人还叫我问你好不好,她一个人身在狼窟却还惦记着你,我觉得,她真的很了不起!冷秋蝉这个人太可怕了,深不可测!夫人在他的身边,犹如伴君如伴虎啊!”青瑶极力的消除司徒汐月跟母亲之间的矛盾跟隔阂。

“好,我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我会好好考察的,如果她真的是这样的人的话,那么,我会还给她一个公道的。对了,你说里面有什么猫腻,是什么。”

“哦,夫人说可能是冷秋蝉动了手脚,还说要您赶紧想办法查明白真相!”

司徒汐月冷冷一笑:“呵呵,就算真的能从查明白真相又如何,难道你觉得我跟妖孽之间的关系,还能回到从前吗?已经,太迟了。我,已经决定要跟云梵订婚了,订婚仪式,就在七天之后!”

“什么,小姐,您要跟,跟云梵定亲?”青瑶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司徒汐月,“小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是您的终身幸福啊!”

正在说着,一个丫头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小姐,这是您的红花。”

“嗯,好的,放在那里吧。”司徒汐月表情很淡定,走过去要端着喝,却被青瑶一下子打翻了!

“红花,小姐您说这是红花?您为什么要喝红花?难道您,您……”青瑶扫了扫司徒汐月平坦的小腹。

“没错儿,我怀孕了,孩子是妖孽的,所以我决定打掉。”司徒汐月的表情,镇定的要命!

“什么,打掉?不行!您绝不可以打掉这个孩子!”青瑶十分坚毅的说,“如果您要打掉这个孩子,我就立刻亲手捶落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我绝对不食言!”

“青瑶你威胁我。”司徒汐月眯了眯眼,看向青瑶,一脸的冷寂,“我最不喜欢别人的威胁了。”

“小姐,如果我的威胁真的有用的话,那么我会威胁到底的!”青瑶的倔脾气又上来了,“您可以不跟妖孽结婚,可以跟云梵定亲,但是如果您真的要打掉您肚子里的孩子的话,那么您的干儿子,您也别想要了!”

司徒汐月瞪着眼睛看了一会儿青瑶,终于摇了摇头:“哎,我真的是拿你没有任何的办法。你这个死丫头,好了,为了我的干儿子,我也不能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