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趁你病要你命!/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胆!居然敢说本宫的坏话!木婉君,你还以为自己是皇后呢?皇后的话又怎么会被打到宗人府里,下了监狱,成了阶下囚呢?皇后的话,怎么还会被皇上亲自下令,命令我跟司徒姑娘一起审核你呢?今时不同往日了,你还以为你是哪个高高在上的皇后呢?你真是做梦!哪个国家的皇后娘娘在监牢里呆过呀!”苏如玉冷冷一笑,十分不屑的冷嘲热讽!

她原本就嫉妒木婉君,虽然她是四妃之一,但是苏如玉太清楚自己这个妃位是从何而来的了。这么多年,她之所以能存活下来,无非就是因为她长得丑,说话笨,敖战不喜欢她,可是又不讨厌她。她这才被木婉君选中作为笼络敖战的工具罢了!这么多年她其实什么都知道,只是为了生存,她不得不压抑自己内心的不满罢了!如今看到木婉君成了阶下囚,她焉能不骂几句解解恨?

“本宫是冤枉的,皇上叫你来审核本宫又能如何!本宫一旦是清白的,就能立刻恢复皇后的身份,到时候你苏如玉,可要给本宫记得!”木婉君一扬水袖,恶狠狠的说。

苏如玉缩了一缩,倒是有些害怕了。

“良妃娘娘,汐月好害怕呀,是不是皇后娘娘在威胁您啊!”司徒汐月适时插了这么一句话,倒是叫良妃清醒了过来。

“没事儿,汐月,没事儿。”苏如玉嘴巴上说没事儿,不过心里也犯嘀咕。

司徒汐月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自然明白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无非就是不敢动木婉君,怕被打击报复呗!这良妃应该也跟着木婉君很长时间了,饱受她的虐待和威胁,现在要她一下子就反抗的话,肯定是很难做到的。

不过,如果她司徒汐月来加把火的话,良妃这把快熄灭了的怒火,她还是有信心可以燎的很旺的!

想到这里,司徒汐月微微一笑,对苏如玉说:“良妃娘娘啊,汐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怕她。现在您是妃子,是审理她的人,而皇后娘娘不过是个待罪之身罢了。如果您这么怕她的话,还怎么好好审理案子啊。皇上知道了也会不高兴的呀。”

“对,本宫,本宫绝对不能犹豫,不然皇上会不高兴的!而且现在她木婉君不过是个小小的阶下囚,如果本宫不趁着这个机会给她一点儿好看的话,以后她肯定还会压在本宫的头上作威作福!本宫绝不会再受她欺负的!”苏如玉恶狠狠的盯着木婉君说,是了,一不做二不休,都撕破脸了,不如就彻底撕破了吧!

“来人,既然犯妇木婉君不肯跪下,那你们就想想办法,叫她跪下!”苏如玉一拍惊堂木,指着木婉君的脸说!

“你们敢!”木婉君也不是好欺负的,直接摆出了皇后的派头。

“本宫可是皇帝的妻子,是穆旭国的皇后,本宫倒是想看看,你们哪个有这个胆量,敢让本宫跪下!”木婉君站在原地,挺立犹如一颗青松

“你算哪门子的皇后?只要上了这个大堂,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后吗?”苏如玉笑了笑,扔下了一个竹签子,“本宫代表法律,怎么,你们现在难道是要违抗法律不成?”

衙役们一看面面相觑,没办法,只好上前去将木婉君抓了起来,然后在她的膝盖后面重重一踢打,木婉君就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

“放开本宫,都放开!好啊,你们好大的狗胆,居然敢这样对本宫,难道不怕皇上知道了会砍掉你们的头吗?快放开本宫,放开!”木婉君被按在地上,根本无法挣扎着起来。

“那个唐大人,汐月记得好像有这么一个罪名来着,咆哮公堂,对不对,有这个罪名吧!”司徒汐月眨了眨明媚的大眼睛,看了看坐在一旁,久久未曾说话的唐安和。

“是,是有这个罪名的。”唐安和现在见到司徒汐月就条件反射一样的害怕,说话都变得比之前更加小心翼翼了。

“那唐大人还等什么?难道您看不出来,犯妇正在咆哮公堂吗?如果唐大人连这个都无法判断的话,那么汐月就不得不怀疑唐大人到底称职不称职了。”司徒汐月笑眯眯的看向唐安和,没有忽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怨恨。

呵呵,怨吧,恨吧,你越是怨恨,我就越是能肯定你跟这个木婉君确实有某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来,来人,木婉君咆哮公堂,将她,她掌嘴十……二十下!”唐安和几乎是在舆论的压力之下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在他说完那一刻,司徒汐月能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痛苦还有木婉君眼里传来的不置信!

呵呵,木婉君,别以为男人都很可靠,其实男人才不可靠呢!男人嘴巴上说爱女人,其实都是更爱他的前途。

不用谢我,今天我司徒汐月免费教导你这一课了!不收钱!

听到唐安和下达的命令,衙役们就拿着木板走到了木婉君的面前,几个人按住了她,两个人把她的头发给拽住,强迫她把脸抬起来,然后一个衙役就拿着木板,在她那张保养良好的脸上,开始一下一下的击打起来!

那木板是用竹子制作而成的,经过长时间的磨练都已经油光水滑的了,打在木婉君的脸上,那真的叫一个啪啪作响!

那些衙役们又都是十分熟练的了,所以几下子下去,木婉君的脸上就开了花,红的,青的,白的……

而且最可怕的是她的嘴巴里都被击打出了鲜血,喷了一地!

她一边被打着,一边嘴巴里不停地诅咒司徒汐月和良妃苏如玉,骂她们不得好死。

司徒汐月掏了掏耳朵,打了个呵欠,喝了杯热乎乎的暖茶之后才抬起头来看向唐安和:“唐大人,我要举报,犯人刚才骂我了。是不是对我的名誉有损伤?我强烈要求按照律法来处理这件事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诽谤罪,对人身造成伤害了,要打个五十板子吧!”

“额,是……”偏偏其他不懂法律的人还行,但是要骗司徒汐月这样的法律精英,唐安和可没有把握,只好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