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打烂木婉君!/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行了,我就行行好,也别打五十板子了,就打,四十九板子好了。”司徒汐月笑眯眯的,扔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你!”唐安和觉得自己被耍了,就好像是一只快要被猫吃掉的老鼠一样,被无情的戏弄了!

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必须要救下木婉君来,可是他又能如何?

现在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而司徒汐月却带了良妃还有敖麟来帮忙,光天化日之下,如果他公然偏袒木婉君的话,那才是真的什么都救不了,还把自己搭进去!

“既然是这样,那唐大人,下令吧!”苏如玉一看唐安和吃瘪,就知道司徒汐月这一下子正好打在了蛇的七寸之上!于是也立刻落井下石了!

木婉君已经被打得趴在了地上,刚才的嚣张一扫不见了,剩下的只有深深的无奈还有颓废。

她就好像是一只烂了的芦苇一样,被狂风摧残之后只剩下一堆烂絮子瘫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她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嚣张和跋扈,连那身黄灿灿的衣服,此刻也显得十分破败不堪,活像是一个讽刺了!

“来人,给本宫将犯妇木婉君身上的衣服扒下来!本宫真是看的碍眼!不过就是一个待罪之身的犯妇,居然还敢穿黄色?太大胆了!”苏如玉本就对木婉君恨之入骨,现在打都打了,闹都闹了,还不如一下子要了她的命算了!

趁你病要你命,这才是后宫里的生存准则!

“是。”衙役们答应一声,连忙上去将木婉君架起来,当堂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木婉君本来被打得晕了过去,这么一拉拉扯扯下,又忽然惊醒,一睁开眼就发现有几个汉子在扯自己的衣服,这种感觉,想必十分不好受!尤其是木婉君这样高高在上的女人,更加无法容忍这种耻辱!

于是她哀嚎了一声,使劲推开了按住她的那几个男人,指着坐在堂上的良妃苏如玉和司徒汐月,咬牙切齿的说:“苏如玉,司徒汐月,你们这两个贱人!趁着本宫落难就如此欺辱本宫,若是本宫有朝一日重新得势,一定会将你们两个贱人碎尸万段!你们别得意,真的以为皇上想要本宫死么?呵呵,告诉你们,皇帝不过是叫你们两个走走过场罢了,我跟他几十年的夫妻,他对我如何,本宫比你们清楚!”

“良妃娘娘,”唐安和一看如此,也赶紧跪下来求情,“皇后娘娘说的话未尝有几分不对,万一皇后他日……难保不会……还请良妃娘娘与人方便于己方便才是啊!”

他这么一说,苏如玉就有几分动摇,她依附木婉君多年,早就养成了唯命是从的习惯,从没有跟皇后木婉君明着做对过,如今一听这个,就有些迟疑不定。

“哎,汐月真是羡慕皇后娘娘呀!跟皇上的感情就是这么好,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还知道皇上一直想着她。要是汐月也能得到一个男人这样专心致志的宠爱就好了。良妃娘娘,皇帝陛下他也这么宠爱您吗?”司徒汐月眨了眨眼睛,有些羡慕的说。

嫉妒是女人的天性,要彻底摧毁一个女人理智的,除了嫉妒,别无二法。

所以苏如玉一听司徒汐月这话,那心里那把叫做嫉妒的小火苗燃烧的更加旺盛了起来!女人一旦被嫉妒焚烧了理智,就真的是什么都顾不得了!

于是苏如玉一拍惊堂木,指着木婉君说:“大胆犯妇,都到了这里还死鸭子嘴硬!来人呐,给本宫继续扒下来她的衣服!本宫看看这次还有谁来救她!”

“是!”见到良妃发了怒,衙役们也不敢不从,于是上前重新按住了木婉君,把她外面的衣服给扯了个干干净净的,只剩下了一身白色的褥衣。

堂堂一国皇后被当堂剥除了衣服,这种耻辱,真的是前所未闻的事儿!司徒汐月冷言旁观,知道木婉君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只要逼得她使出武功来,那么就可以治她一个搅乱公堂的罪名,到时候就算她真的没有罪,有这条罪名也就足够了!

不过司徒汐月明白这个道理,木婉君何尝不明白?所以她怒发冲冠了一会儿,倒也真的忍耐了下去,只是身穿褥衣,跪在了堂上,神情,狼狈至极!

哼,瞧着昔日不可一世的皇后此刻犹如落水狗一样的跪在自己的面前,司徒汐月的脸上才刚刚绽出了一丝冷笑。

木婉君,你这个狠毒的女人,这才仅仅是开始呢!更狠的,还在后面!

“可以开始审问了么?”司徒汐月推了推坐在旁边的苏如玉,提醒她赶紧从欣赏木婉君的惨状中苏醒过来。

“哦,可以了可以了,木婉君,本宫问你,你为何要对琳琅动用私刑?难道你不知道,皇宫中是绝对不允许动用私刑的吗?”苏如玉再拍了一下惊堂木!

“呵呵,本宫对琳琅动用私刑?本宫怎么会那么蠢?琳琅正好是皇上看着的人,在皇帝眼皮底下动手脚,本宫还没有那么蠢!”木婉君冷笑着说。

不过尽管她说的都是事实,也十分有理有据,但是谁叫她犯在了苏如玉的手里呢?不管有没有罪,她只想着整死木婉君:“大胆!如果不是你动用了私刑,为何琳琅姑娘会说是你动了私刑?难道她还会陷害你不成?看起来,不给你点儿颜色瞧瞧,你是不会吐实话了!来人,上夹棍!给本宫夹,给本宫狠狠的夹!一直到她吐出实情为止!”

“是!”衙役们立刻拿了一套粗粗的夹棍来,给木婉君那水葱样的手指上套上了夹棍。

正要拉的时候,司徒汐月却说:“且慢!让我来问问木婉君,看看能不能劝动她,让她少受皮肉之苦。”

她这么一说大家都很意外,尤其是苏如玉。不过她也不敢多问什么,由着司徒汐月下去了。

司徒汐月走到了木婉君的身边,蹲下身子来,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问:“你把云梵,藏到哪里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