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云梵他死了!/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要你说出来,我就能保你免受皮肉之哭,牢狱之灾。而且还可以替你洗刷罪名。”司徒汐月笑得跟朵花似的,但是说出来的内容却是那么的叫人毛骨悚然。

木婉君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你,你怎么云梵的,你怎么知道他就是云梵的!难道,难道你也是万魔山庄的人?”

“呵呵,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反正该知道的,早晚都会有人要知道。你现在说出来,我还可以保你免受皮肉之苦。你好好想想吧。”司徒汐月冷冷一笑,并不回答木婉君的第一个问题。

“呵呵,你越是想知道云梵去哪里了,本宫就越不会告诉你!本宫要你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木婉君绝对是个老狐狸,瞬间明白了司徒汐月的企图之后,立刻狠狠的反击了!

“呵呵,皇后娘娘真的是硬气啊。汐月真的是佩服,佩服。这小小的一个夹棍,也才是刚刚开始而已。更精彩的,还在后面呢。我倒是想看看,是您的筋骨硬朗,还是这些刑具硬朗!等您亲身尝遍了这七十二种大刑,我再来看看皇后娘娘会不会说实话呢?”司徒汐月缓缓勾动唇角,如星子一样的双眸漫不经心的从木婉君的脸上划过,满意的看到她眼底深处那一闪而过的恐惧!

呵呵,只要她恐惧害怕了,那么,后面的一切就都好办了!

“想要我说出云梵的下落来,对吧。”木婉君看着司徒汐月说,“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云梵他在地狱,现在他在地狱里呆着!哈哈,司徒汐月,本宫就知道你跟云梵那个狗杂种搅合到一块儿去了!你以为你装傻充愣就可以瞒得过本宫吗?你做梦!”

木婉君狂笑一声,张嘴就要把司徒汐月的秘密宣扬出来,没想到却早已被司徒汐月看穿了她的阴谋,伸手将她的哑穴点着了。

木婉君被点着了哑穴之后,干着急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司徒汐月站了起来,充满歉意的看了看她一眼:“良妃娘娘,真的是很可惜呢,汐月实在是没有办法劝服皇后娘娘了。看样子,只能动用大刑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用刑啊!”苏如玉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木婉君的惨状!

“啊!”一声惨叫传来,原来是那帮子大汉们狠狠地拉动了那个夹棍,立刻将木婉君那一把水葱样的纤指给狠狠地夹住了!

正所谓十指连心,这一个夹棍下去,木婉君那双保养得宜的手,就算是废了。

这样的力道下去,轻则外面的肉都烂掉了,重则,里面的指头骨骼也全都会被夹得稀巴烂。

就算木婉君是铜做的人,估计也承受不住多久。

“用力,再给本宫用力,直到她招了为止!”苏如玉看到木婉君那凄惨的样子,只觉得解气极了,恨不得自己亲自上前去给木婉君用刑!

“娘娘,她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那就用冷水泼醒了,再接着给本宫用刑!”苏如玉狠狠的说。

“是!”衙役们答应了一声,赶紧提了一桶冷水来,朝着木婉君狠狠的泼了过去。

木婉君被泼醒之后,又被上了夹棍。这一次更加疼了,木婉君不过就是哀嚎了一声,就眼睛一番彻底的晕了过去!

“呸,真是不禁打!不过这一张嘴倒是铁齿钢牙的,这一双手都烂了,还是不吐半个字来!真是气死本宫了!”苏如玉一看这样,生怕木婉君装晕,自己赶紧下了去,伸脚恶狠狠的踢了木婉君几下,怒气冲冲的大骂!

“哎,唐大人,您这是准备去哪儿呀?怎么也不给我们打声招呼呀,您这要是走了,这三堂会审还怎么审啊!”司徒汐月一眼就看见了唐安和准备偷偷溜走,赶紧嚷嚷了出来。

苏如玉一下子转过头去,厉声质问唐安和:“唐大人,你去哪儿?你该不会是想去通风报信吧?”

唐安和气的要死啊,他本来确实是想去通风报信找人来救木婉君的,原本是想着趁着她们都不注意的时候才走,可是没想到却被司徒汐月给发现了!他能不生气吗?

“哪里哪里,下官就是忽然肚子疼,要去上茅厕,上茅厕。”唐安和笑得十分勉强。

“哼,上茅厕?早不上晚不上,这个时候上!现在是会审的重要时刻,就算憋不住了也得给本宫憋着!不过汐月,这个贱人晕死过去了,好像没有办法继续审下去了。怎么办哪。”苏如玉拧眉,完全没有了主意。

“呵呵,皇后既然咬定青山不放松,没准儿这里面真的有冤情呢!不如就先把皇后抬回去,好好休养着,改日再审?”司徒汐月又语不惊人死不休了!

苏如玉虽然已经接受了这个少女古灵精怪的事实,但是也没想到她一下子转变的这么快哪!

刚才还说要严刑逼供呢,怎么这一转眼的功夫,就,就说要放了木婉君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汐月小姐说的极是,下官也赞同汐月小姐的说法!皇后已经晕死过去了,再审下去也没有用了,万一再弄出个人命来,到时候什么错都是良妃娘娘您的呀。”听到司徒汐月的说法,唐安和连忙过来打圆场,帮衬着说话。

“这,这……”苏如玉可不傻,现在要是给木婉君喘息的机会,以后她肯定会把今天的仇一起清算的!不过司徒汐月都这么说了,她还是听这个小丫头的吧。

因为她发现了,这个小丫头看起来单纯,其实才是真正的聪明呢!

反正她们两个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那么司徒汐月说怎么做,她就怎么做就好了!

想到这里,苏如玉便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那好吧,把木婉君先抬进去吧!本宫跟司徒姑娘也累了,先歇息一会儿,再审!”

她发话了,唐安和赶紧吩咐人把木婉君抬进监牢里去,还嘱咐人要小心一点儿。

他虽然说得很小声,不过司徒汐月还是注意到了。她的唇边绽出一丝冷笑:真是痴情的男人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