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造化弄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比起其他女子的扭捏,司徒汐月倒是极为大大方方干净利落的承认了!

因为在她看起来,这就是实话,也就是她的本真,真的是没有什么必要去否认的!

掩饰虚伪作假,这,不是她司徒汐月!

“呵呵,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了。|ziyouge.com|”妖孽冷冷一笑,将心头的微微恼怒感,解释成为了对她这种“无耻”行为的厌恶感。而他,拒绝深挖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妖孽,我劝你说话干净一点儿,否则,我绝对不会对你客气的!”云梵上前一步,挡在了汐月的身前,冷着一张脸,一副十分保护自己小妻子的大丈夫模样!

“吆喝,这还立刻唱上了?云梵,看你如此紧张她的样子,我倒是忽然有一种想把她抢过来的冲动了!本来,她这样的女人,爷我是绝对不会碰的!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爷爷我倒是准备考虑考虑看看能不能下得了口!”妖孽摸着下巴,笑得,有点儿猥琐!

“啪!”的一下子,他的俊脸被一种红色的纱给狠狠地抽了一下!

出手者,司徒汐月!

“你,你居然敢打我?”妖孽摸着自己的右脸,十分恼怒的看向她,凤眸中,有风暴在慢慢集聚!

“老公,你说现在这苍蝇怎么这么多呢?真烦人,嗡嗡嗡嗡的,到处飞来飞去的,这环境卫生啊,必须要搞好了!不然,我的心情都不会那么太美丽的!”司徒汐月旁若无人的扬了扬手里的红纱练,绝美的小脸上,是一片不屑!

“外面太热了,走,咱们进里面去,里面的人,还等着咱们敬酒呢。”云梵体贴的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柔声说。

“好。”司徒汐月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开开心心的跟着他一起进去了。

只剩下妖孽一个人,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一脸的冷冽的怒气!

该死的!为什么看到他们这种夫唱妇随的样子,他会如此的难受?

难道,他的的心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存在吗?

“呵呵,秋蝉兄,宾客都在里面久等了,你不进去喝杯水酒,不好吧。”

在一旁观战良久的萧青衫呵呵一笑,故作潇洒!

“呵呵,那是自然,请!”冷秋蝉当然不会当面给萧青衫难堪,这么多年的历练,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愣头愣脑的毛头小子了!场面事儿,他应付得来!

“请!”

萧青衫跟冷秋蝉一起进去了,妖孽也只得跟了进去。

后院儿。

正在换装的司徒汐月表情有些怔怔。

原来,这就是嫁人了。

以前以为自己嫁人肯定是要嫁给妖孽的,她毫无理由的这么笃定着,可是现在……物是人非事事休了!

到底该如何走下去,她没有想过,刚才的那一幕幕,不过是她随机应变罢了。

其实她的心里,荒芜一片!

“小姐,小姐,”青瑶叫了叫她,“该换衣服了,小姐刚才发呆来着,是不是,是不是想悔婚了?”

“臭丫头,瞎说什么呀,我怎么可能会悔婚呢?”司徒汐月白了青瑶一眼,“你这丫头,是不是皮痒痒了。”

“小姐……”青瑶迟疑了半天才说,“别太苦着自己了,不值得。不论什么,都不如小姐您的幸福要来的珍贵。”

“呵呵。小丫头真的是长大了。”司徒汐月扫了一眼青瑶,笑得有些苦涩,“瑶儿,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苦的。娑婆世界,七情六欲,苦恼缠身。这是佛家里的话,说的就是咱们既然降生在这个娑婆世界,就已然注定了要受苦的命运了,这是你我,都无法逃脱的命题,懂了吗?”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情缠绕,可是,也正是因为种种有情,所以才会有种种痛苦。苦,是伴随着情而来的。所以,我既然要享受各种各样的感觉,就必然要承受各种各样的苦。这,是每一个人都必须要承担的。我,司徒汐月,也是凡人一个,也不例外。”

“所以瑶儿,就算我再不快乐,再不幸福,这条路,始终还是我自己选择要走的。我,无怨无悔。”

“来,给我换装吧。待会要出去陪酒,给我换一套中式的大红旗袍吧。新娘子,始终还是要穿的喜庆一些。”

“是,小姐。”青瑶淡淡的说,将悲伤掩饰在了淡淡的笑容之下,一如司徒汐月。

一会儿司徒汐月就换上了一件制作十分考究的中式旗袍,旗袍的尾部,绣着一朵金丝凤凰,凤凰的身上,都是用五彩宝石点缀而成的。

她的脖子上只戴了一副珍珠项链,颗颗圆润,光滑十足,可是却又带着无比的温柔,将她内敛温柔的一面,尽显无遗。

“汐月,你真美。”

她的亮相再次引起了轰动!

在那个年代,并没有旗袍这种款式的服装,所以当司徒汐月一身高雅华贵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的时候,立刻,又引起了一阵旋风式的轰动。

就连云梵,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小妻子,真的是美极了!

他,虽然对于美色并不是那样的迷恋跟热衷,不然也不会二十几年来都是处男了。

可是现在这一刻,他忽然意识到了司徒汐月的美好。

也可以说是,司徒汐月开启了他对女性美的最初认识,给他的心灵上,烙下了一种深刻的烙印!

“谢谢。”客气而书里的话语,从司徒汐月嫣红的樱唇中吐出,她将手递给了云梵,笑得得体,到位,就只是缺了一点淡淡的幸福。

“我们来敬酒吧。”云梵握着司徒汐月的手,轻轻地带着她开始了第一轮敬酒。

云梵跟司徒汐月一对璧人敬酒,被敬酒的人都颇为受宠若惊。

一直到了妖孽的身前,司徒汐月端着酒杯,只觉得有些微微的不胜酒力。

也不知道是醉了,亦或者是感慨,总之,百味陈杂。

曾经,要嫁给的这个人,眼前,却只是自己敬酒的对象而已。而新郎,不是他。

造化弄人,可见一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