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活人死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前云梵自然也会对她好的,只是,她并不是很想领情。-www.ZiYouGe.com-

只因为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人的存在,所以自然,无法再将感情拆分。可是如今,难道她真的要去正视他的感情了吗?

可这一步路,没有人逼她,是她自己走出来的。

所以,这也是司徒汐月最为难的地方。

现在的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接下来要如何走,她第一次,迷惘了……

“汐月,汐月,别怕,别怕……”

云梵正在说醉话,可是却不安稳,一个劲地辗转反侧,脸上全都是担忧的神情!

“云梵……”

司徒汐月不是不感动的,可是,感动之后就要付出真心,她,已经怕了……

“对不起,云梵,对不起,原谅我,原谅我……”

夜色,漫长,这一个晚上,注定有很多人要失眠了。

慈悲城。

灯火辉煌,歌舞升平,丝竹管弦,不绝于耳。

妖孽斜斜的靠在美人的大腿上,面色沉沉的看着台下的一众舞姬在跳舞。

这些舞姬,全都是从各国选拔进来的绝色女子,体态妖娆,十分曼妙,而且舞姿精巧,可以说是艳丽绝伦。

以前的妖孽,可能会无比沉醉,可是今天晚上,他忽然觉得这些眼前的女人,一个个都味同爵蜡,乏味得很!

女人,美则美矣,只是全都是顺着他的,叫他不觉得那么不愉快!

像是一个个的提线木偶一样,丝毫没有人气,还有那么的活泼!

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张绝色脸庞,那生动的表情,就跟钉子一样,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中……

“你,过来。”妖孽回过神来,伸出手来,招呼一个舞姬到自己的跟前来。

舞姬面露窃喜,以为自己的时运来了,赶紧乖巧的依偎在了妖孽的身边,姿态恭顺犹如一只可爱的小花猫。

“打孤。”

冷唇吐出两个字来,差点儿要舞姬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了。

“什么,什么?”舞姬不得不再反问一次。

“孤说,你来打孤一个耳光,要狠狠地打!”妖孽不耐烦的皱皱眉,发觉这个女人怎么如此的蠢笨,连句人话都听不懂吗?

可是谁知道那个舞姬却吓得花容失色,一下子跪在地上,浑身颤抖:“城主,城主,是不是,是不是奴家犯了什么罪,城主您大人有大量,求您一定要饶恕奴家啊!”

妖孽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简直是烦闷的要死啊!

不由得拉下脸来:“拖下去!”

“城主,不要啊,奴家哪里做的不好了,求城主开恩原谅奴家啊!”舞姬凄厉的呼喊在大厅里回荡,其他的舞姬,一个个也都白了脸,不知道待会会不会牵连到自己的身上!

虽然来之前就已经听闻了慈悲城的城主是一个残虐无情的人,可是身为最卑下的舞姬,能被选入慈悲城已经是这辈子不敢想象的荣耀了,作为女人,谁不想着搏一搏?

一旦飞上枝头变凤凰,那么,就可以一雪前耻!再也不必看尽人情冷暖跟世间人的白眼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活儿,远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更加艰难!

“啊——”

一声惨叫之后,那个可怜的舞姬已经丧命,大厅里顿时一片死寂,再也没有半个人敢吭声!

“你,过来,扇孤一个耳光!”

妖孽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们,点着她们的命,一个个的把她们叫上去扇他的耳光。

第二个女人,虽然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去了,可是,却如同小绵羊一样的没有任何的力道,结果当然也是被拖了下去。

就这样,一个个的扇耳光,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让妖孽满意的。

“娄,你在干什么!”

冷秋蝉跟轩辕雅兰一起走了进来,一脸严肃的问妖孽!

“义父。”妖孽站了起来。

“娄,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怎么会让女人扇你的耳光呢,这件事情如果被人知道了,你的脸面何存?慈悲城的颜面何在?真是荒唐!”冷秋蝉冷冷的扫了妖孽一眼,眼神如刀!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父子没有隔夜仇。”轩辕雅兰赶紧上来说合。

“把这些女人全都拉下去处理了,今天晚上的事儿,我不想再听第二个人提起。”冷秋蝉淡淡的一句话,已经定了这些无辜女人的生死了。

属下立刻上前来,将这些哭天喊地的女人拖了下去,等待她们的,不是什么荣华富贵,而是黄泉不归路。

“义父,孩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最近的心情,总是怪怪的!”妖孽一脸无奈的样子,看起来很是难受。

“娄儿,你哪里难受。要不要去看看医生。”轩辕雅兰听到妖孽这么说,立刻警觉,故作关心的走上前去,柔声询问妖孽到底哪里难受。

妖孽扫了她一眼,眼神里有着不屑:“呵呵,不必了,孤想,孤还没有那么脆弱!不用你来假好心!”

“娄儿,你怎么可以如此对雅兰说话道歉!”

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侮辱,冷秋蝉的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在他的心里,轩辕雅兰比这个义子要重要的多!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为了我争吵了。”轩辕雅兰赶紧拉住了冷秋蝉。

此时破浪走了进来:“城主,司徒府的人,全都在外面,要不要现在就送回去。”

妖孽点了点头:“去吧。”

“等等。”却被冷秋蝉叫住,“为什么要把他们送回去。”

“义父,我打赌了输了……”妖孽看向冷秋蝉。

“呵呵,你只是说把他们送回去,没说把活人送回去吧。”冷秋蝉淡淡的点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义父您的意思是?”妖孽看向了冷秋蝉。

“我的意思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司徒汐月当众让你下不了来台。这个女人,未免太嚣张了。”冷秋蝉点到为止,转身带着轩辕雅兰离开了。

“呵呵。”妖孽淡淡笑了笑,“是啊,义父说得对,我只说是让人回家,并没有说是活人死人。”

笑了笑,他一挥手:“破浪,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