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妖孽吃醋/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你怎么会这么快就醒来?”司徒汐月赶紧收起了手掌,诧异的看向木婉君。

经受过梦魂虫食梦的人,一般都会昏迷个一两个时辰之后才会慢慢苏醒,为什么,为什么木婉君会这么快就醒来!

“吃惊了吧,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快就醒来吗?”木婉君冷笑着看向司徒汐月,唇角满是轻蔑的笑意!

“哼,就算我问你,你会告诉我吗?”司徒汐月将梦宝儿化成的蓝水装进了那个小罐子里,冷眼面对木婉君。

“本来我当然不会告诉你的,可是这一次,本宫就当同情你,可怜你。你知道为什么本宫为什么敢得罪万魔山庄吗?难道是本宫脑子撞坏了,所以秀逗了吗?才去以卵击石,挑战根本不能战胜的敌人?”木婉君笑得十分冷冽。

“我又不是你,怎么会知道你在想什么!”司徒汐月冷冷的说。

“呵呵,聪明的姑娘,你想想,如果本宫没有掌握反噬蛊虫的招数的话,如何敢跟万魔山庄翻脸呢?”木婉君淡淡笑了笑,梳理了一下自己黑直的长发,笑得婉然。

司徒汐月这下子真的是震惊了:“你说什么,你居然拥有了反噬蛊虫的办法?你,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木婉君笑得更加冷冽:“如何做到的,这当然是本宫的独家秘笈,如果告诉了你,本宫还怎么在这个世界上立足?所以本宫是不会告诉你的!只是好心提醒你一句,这个世界上,并非万魔山庄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你与其投靠万魔山庄,还不如投靠本宫!本宫现在有了这种超级武器,打败万魔山庄,称霸天下,指日可待!本宫看你还算聪明伶俐,不然就投靠本宫把!”

“呵呵,叫我投靠你?简直是就是做梦!”司徒汐月狠狠地呸了木婉君一口,上前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掏出一把匕首紧紧的抵在她的脖子上,“如果你再不说出云梵到底在哪里的话,这把匕首就会穿透你的心,你信不信!现在的你是不害怕蛊虫了,可是如今的你却害怕一把小小的匕首!你放心,你的气门已经被我封住了,你就算想用武功,也根本用不上!”

“你!”木婉君瞪大了眼睛,瞪着司徒汐月,“现在放开我,话还好说。”

“告诉我,云梵他到底在哪里。”司徒汐月紧紧用匕首抵住了木婉君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

“呵呵,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云梵?难道你也被他的外貌所迷惑,从而爱上了他吗?啧啧,那本宫真的是有点儿可怜冥王了!一颗心都给了你,拿着你那么好,但是没想到他最爱的女人心里却爱着另外一个男人!如果我是冥王的话,那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木婉君巧言令色道。

“别废话,快点儿告诉我,云梵到底在哪里!”司徒汐月听到木婉君说的话,只觉得心头火气,一股无名的火焰,瞬间冲遍了她的心!

她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可是她确实有些不好受,尤其是在听到木婉君说她背叛了妖孽,爱上云梵的时候!

她不知道的是,此时监牢的栅栏外面正静静地站着一个人,将这一幕全都听到了耳朵里。

“皇兄,云梵是谁啊,怎么小皇嫂一个劲儿的提个没完呀!而且每次提到云梵,她都好像很激动似的!我知道了,云梵该不会是她的姘头吧!”外面,一直静观其变的敖麟语不惊人死不休。

“睡。”妖孽本来就面色不佳,此时听了敖麟的话脸色更加难看,于是他捏动手指,轻轻地在敖麟和良妃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念了一个决,叫他们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都忘记。

知道太多事情本来就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处,何况还是云梵还有万魔山庄这样的危险事物!

可是妖孽自己也清楚,他更加介意的其实是另一个原因:那就是,自己在意的小阿鸾,居然为了另一个男人,如此疯狂的想要逼问出答案来!

说实话,这个事实叫他沉默,但是却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他就知道,把鸳鸯蛊埋在阿鸾跟云梵的身上,迟早会出大问题的!

鸳鸯蛊,鸳鸯蛊,顾名思义,就是鸳鸯在一起才能下的蛊毒。

中了鸳鸯蛊的人,最后都会结成夫妻,至死方休,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就算阿鸾再喜欢他,可是到头来,能跟她一起中蛊毒的,却是自己同母异父的亲生弟弟!

想到这里,妖孽绝色倾城的眼里就慢慢凝聚上了一层风暴,他紧紧的握住了拳头,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将眼前的墙壁打穿!

他正在吃醋,却听到牢狱里传来了木婉君疯狂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是想知道云梵被关在哪里吗?那我就告诉你!他被关在……”

“啊!”木婉君的话还没说完,妖孽就忽然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传来,不是别人,正是司徒汐月!

“阿鸾,阿鸾你怎么了!阿鸾!”

听到司徒汐月的叫声,妖孽再也没有办法冷静,一下子闪了进去,果然看到司徒汐月正痛苦的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像个小虾米一样,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身体!

“阿鸾,阿鸾告诉我你怎么了?阿鸾!阿鸾!”妖孽十分心疼的跪在了司徒汐月的身边,将她瘦弱的身子紧紧抱在自己的怀里!

司徒汐月痛苦的简直无法呼吸,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好端端的,忽然一阵剧痛从脊椎猛然窜了起来,渐渐上升到她的四肢百骸,折磨的她根本无法呼吸!

而在皇宫最偏僻的一角,那一丛梅花林里的某个密室里,万魔山庄的少主云梵,也在遭受同样的折磨!

一只黑猫在大理石的地板上轻快地跳来跳去,最终落到了秦玉书的膝盖上。

秦玉书正坐在虎皮椅上,闲闲的抱住了那只黑猫星子,修长如玉的双手轻轻地滑过了星子那油光水滑的皮毛,唇角绽出了一个清冽的笑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