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妖孽,杀了我!/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怪她愤怒,实在是那件东西实在是太厉害!

黄蜂尾后针就是根据黄蜂的毒刺来研制出来的武器,因为它虽然腰身十分细薄,但是却在尾端带着一个尖锐无比的小钩子。等到伸入身体的时候,这个小钩子就会在人体内部打开来,像是一把小伞一样,将人体内部的器官还有血肉,全都勾连住,然后再往外一扯,那些器官和血肉就会被活生生的勾拉出来!

这种暗器因为太过阴毒,所以在江湖上根本都被禁用了许多年,没想到如今又被这个秦玉书重新翻腾了出来,看样子他是想用这个来对付云梵了!

想到这个东西会从云梵的脑袋里穿进去,然后再拉住云梵的脑髓出来的画面,花丝雨就觉得自己根本都无法呼吸了!

“求求你!秦玉书,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对少主!如果你心里有仇,有恨,就直接冲我来吧!来,抽我的心血,抽我的脑髓!我的心血和脑髓也很新鲜,求求你,抽我的吧!不要抽少主的!”花丝雨在用尽了一切的办法之后,只好跪在了地上,身子匍匐在地上,朝秦玉书求情了!

“哈哈!云梵,你看看你这个少主当的,还能有这么忠心耿耿的手下!哎,我真是羡慕你呀!别看你小子一脸的冰块,桃花运倒是不少!不过作为一个男人,你居然要一个女人来替你求情,真是丢脸啊!我要是你,我都想着死了算了!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干什么?浪费粮食么?”秦玉书手里轻轻把玩着那把钩子,笑得阴险叵测。

“花丝雨,你别自我多情了!本少从来就没有看上过你,你在本少的眼里,从始至终都只是一个奴才而已,连条狗都不如!你替本少求情?本少不屑!你对本少的情意,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你这样的女人,这样的身份,怎么配得上本少?何况现在你又被人糟蹋了,我云梵,好歹也是万魔山庄的少主,如何能跟你这样一个残花败柳在一起?就算是你给我当手下,你都不配!你身为万魔山庄的人,被人这样的侮辱还跪在地上求敌人,你这样的卑躬屈膝,简直是丢尽了万魔山庄的脸!你还不自刎,更待何时!”云梵本来一直闭着眼不发一言,此刻却忽然睁开眼来,双眸闪动着雪亮的光芒,犀利而冰冷的看向了跪在那里的花丝雨,言辞十分苛刻!

“我,我,我……少主,少主不是的,少主你听我说……”花丝雨被云梵这样一骂,惊得浑身都打哆嗦,她颤颤巍巍的想要解释些什么,却更被云梵呵斥:“什么都别说了,本少不愿意同你这样一个被玷污了的女人说话!”

“少主……”花丝雨闭上了眼睛,留下了一行绝望的眼泪。

她慢慢的抓起了地上的一把匕首,对准了自己的心窝,就要捅下去!

少主要她死,她必须要死!而且,她死的十分心甘情愿!

就在她要用匕首刺穿自己心脏的时候,忽然一个黑衣人匆匆忙忙的跑了下来,在秦玉书的耳边嘀嘀咕咕了些什么。

“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儿?在哪儿?”秦玉书神色一下子变了,赶紧跟着黑衣人匆匆忙忙的上去了。

等他一走,密室里顿时又恢复了死一样的寂静和冷清。

“蠢货,还不快把匕首扔下!”

看到秦玉书走了,云梵才低声对花丝雨说。

“少主……”花丝雨完全不明白云梵的意思,刚才不是他说叫自己自刎吗?为何现在又变了?

但是她脑子一转便明白了云梵的苦心——原来刚才云梵故意说重话刺激她,就是为了让她万念俱灰,自杀也总好过被秦玉书那个畜生用黄蜂尾后针折磨!

少主!

花丝雨的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她爬到了笼子的边上,把自己的身体紧紧贴在笼子上,伸手想要够到云梵。

但那也只不过是一种奢望罢了!

她不但够不到云梵,而且还牵动着自己身上的链子,剐的她的肉生疼生疼的。

“少主,你放心,丝雨一定会救您出去的,一定会!”

花丝雨看着那个被钉在墙上的英俊少年,美丽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狂热的疯狂!

而在天牢的内部,妖孽抱着昏迷了的司徒汐月,绝色的脸庞上满是惊魂未定的惧意!

刚才,司徒汐月忽然像是极其痛苦的一样,整个人都晕过了不说,还不停地翻腾,像是被套上了紧箍的孙悟空一样,疼的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

“阿鸾,阿鸾!阿鸾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样了你告诉我!你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快!”妖孽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紧紧的抱住了司徒汐月,把她娇小的身子搂进了自己的怀中,用自己的体温和拥抱来温暖她,给她力量和勇气!

“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妖孽,我要你杀了我!”

司徒汐月只觉得自己痛不可挡,浑身上下就好像被一万只虫子狠狠地撕咬一样,她紧紧揪住了妖孽的衣襟,痛苦的看向他:“妖孽,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

“不!阿鸾!叫我如何能下得了这个手!本王,本王绝不会容许你出一点事儿,哪怕是一丝一毫也不行!来人,快传太医,快传太医!你们都是死人吗?为什么还不叫太医来!”妖孽紧紧搂住司徒汐月,向外面的敖麟良妃咆哮。

“我去叫太医来!”敖麟看到这种情况也很害怕,赶紧施展轻功直接飞着去找太医了!

良妃苏如玉吓得早就摊在那里不能动弹了,走都走不动了,还说什么去找太医?

“阿鸾,来,你咬住本王的手,疼你就使劲咬,这样你就不疼了!”妖孽说着就把自己的手递到了司徒汐月的唇边,十分温柔的诱哄着她,让她咬住自己的手。

“没用的,没,没用的……”司徒汐月疼的一张娇嫩的脸上全无血色,冷汗涔涔,她缩在妖孽的怀中,用一种无比脆弱的眼神儿看向他,轻声道,“妖孽,如果我死了,记得把我埋在,埋在山楂树下。我要,我要死在最干净的花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