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别有洞天/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句话还不如不要说!

司徒汐月如何听不出这话里的意味?

那就是说,她现在已经沦为了已婚妇女,糟糠之妻的行列了!

“呵呵,幸亏我已经嫁人了,否则还不是要被你这种禽兽给惦记!”司徒汐月不甘示弱,立刻反击!

“呵呵,怎么听你这意思,好像还有点儿小闺怨的味道呢,怎么,要是觉得空虚寂寞,孤的肉体可以免费提供给你,供你免费蹂躏!如何?”妖孽笑了笑,邪肆的味道在黑暗的空间里弥漫开来!

他的呼吸靠的太近,近的叫司徒汐月都觉得有些不舒服,伸手一把推开了他的脸颊:“你别靠过来抢夺空气!本来空气就不够用的好不好!”

这次妖孽倒是没有说什么,反而严肃的点了点头:“确实是,你看这火把的光都越来越微弱了,前面,空气可能更稀少,我看还是不要往前走了。(ziyouge.com)”

“嗯。”司徒汐月这次倒是没有反对,“放我下来吧,我想下面应该没有老鼠了。”

“呵呵,怎么,我还不嫌弃手臂酸,你倒是嫌弃起孤来了?如果孤偏偏要抱着你呢?”妖孽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太伤风情了,时时刻刻都有一种出戏的感觉!

“呵呵,想得美,老娘还没问你收抱着的费用呢!你倒是想敲诈我了?做梦!”司徒汐月呸了他一口。

妖孽将她放了下来,司徒汐月忽然来了一句:“其实他们没死对吧。”

“你说什么。我没听懂。”妖孽淡淡的来了一句。

“他们其实没死。”司徒汐月举起火把,看向他,“那天我被冲晕了头,所以有些小细节我没有在意,现在回想一下,其实,你只是给他们吃了一种暂时闭住心脉的药物,所以叫他们看起来像是死了一样,其实,他们根本没死。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呵呵。”妖孽忍不住拍了拍手,“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看不出来呢。没错,孤是给他们服用了一种暂且闭住心脉的药物,目的呢,也只有一个。好玩儿而已,而且我想看看你气急败坏的样子。啧啧,你还真的是没叫孤失望啊,那张小脸上那种种的表情,真的是太精彩了!”

“你这样做,真的是太幼稚了。我鄙视你。如果不是我早就察觉到了这一点儿,刚才我有的是机会杀了你。”司徒汐月淡淡的说。

“彼此彼此,你以为,我就没有机会杀了你吗?”妖孽口气也很清淡。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在这一刻,从彼此的眼神中,都看到了某种似曾相识的东西。

“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妖孽忍了忍,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呵呵,认识又如何,不认识又如何,结果,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司徒汐月给出了一个绝情的答案。

“行,好。”妖孽点了点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出去,如果继续呆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上面的人,根本也不知道咱们是掉落在了这里。”

司徒汐月扫了一眼四周,忽然笑了笑:“倒是有一个办法,不过,要牺牲你了。”

所谓的牺牲,其实也很简单。

就是叫妖孽却抓了一只老鼠来,然后司徒汐月给它喂了点“好东西”吃。

“你给它吃了什么。”妖孽皱了皱眉问。

“一种药,吃了之后它会很渴,老鼠很渴的话就会去找水源,只要找到地下水源,顺着水源走,我们会出去的。”司徒汐月笑了笑。

果然,老鼠吃了药之后,很焦躁不安,沿着前面的路一下子窜了出去。

“跟上!”司徒汐月低声,脚步轻盈的跟了上前去。

妖孽一起跟了上来,穿过了长长的地道,忽然来到了一片开阔的地方。

依然是一个密闭的密室,只是这密室中,却布置得跟一个家一样。

有凳子桌子还有床,梳妆台还有厨房,甚至还有庭院。

只是这些都是用粗糙的青石雕刻而成的,这样子无论时间过了多久,这桌子椅子都不会被腐蚀掉。

可见,建造这些的人,是用了心的。

“看这雕工,十分精美,应该是请能工巧匠来专门打造的。只是……”司徒汐月皱了皱眉。

“只是既然雕工如此精美,为何又用了如此低劣的青石材料。这种青石,在山野中随处可见,根本不值钱。真是奇怪。”妖孽接下了她的话茬说。

司徒汐月点了点头,赞同他的意见:“你看这些珠帘全都是用真正上等的明珠制作而成的,这样的小细节都如此的费神,那么这桌椅的材料如此的低劣,真的是说不过去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妖孽也皱起了眉头,可是想了半天也根本没有想到任何的答案。

“别想了,浪费时间,赶紧去找水源吧。”司徒汐月打断了他的遐想。

“嗯,好。”妖孽点了点头,两个人跟着老鼠走到了隔壁的房间

可是一进去,不由得吓了一大跳!

只见隔壁房间里,密密麻麻的排列着的,居然都是白骨!

一具一具的白骨,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那里,上面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而在这些白骨的中间,有一眼泉眼,周围都是老鼠屎。

可见老鼠就是在这里喝水的。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白骨?”司徒汐月神色立刻恢复了平常,拉住了要进去查看的妖孽,“小心,可能会有有毒的气体。”

司徒汐月扯下了自己的一块衣服上的布,“给,先蒙住鼻子,再进去。”

“好。”妖孽十分听话,蒙住了鼻子跟着司徒汐月走了进去,可是两个人查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

这些白骨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伤痕,证明这些人并不是被杀的。

而且从他们的姿态来看,很可能是某种献祭仪式,不然,这些人不会如此心甘情愿的赴死的。

“慈悲城以前,是谁修建的。”司徒汐月问。

“我,我也不清楚,慈悲城好像一直都在。关于它的历史,我真的是不大清楚。”妖孽也记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修建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