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0章 云梵,对不起/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到底是什么苦心?

司徒汐月自己也不知道。……www.ZiYouGe.com……幸好琳琅那个小丫头没有再逼问她这么一句,不然她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调查那个叫阿鸾的绿衣小丫头,难道真的是完全没有半点儿私心吗?

司徒汐月,忽然就不敢那么肯定了。

可是,如果不调查的话,那么这个小丫头肯定会让她如鲠在喉的,而且,看这个小丫头的来历,应该跟蓝凤凰脱不了关系。

如果真的是蓝凤凰找来的人的话,那么,她如果不调查清楚,很可能就会被蓝凤凰恶整。

后果,甚至可能会更严重!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她也必须要调查个底朝天,绝对不可以,让蓝凤凰得逞!

这么想着,司徒汐月便下定了决心,可是当她准备要叫人来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外面有人呼吸的声音。

“谁?”居然在外面那么久了,她毫无察觉!

看样子来的这个人,是个高手!

呵呵,难道是蓝凤凰派来的人?她倒是挺及时啊,才来一个阿鸾,立刻又派了人来暗杀自己?

司徒汐月陡然警觉起来,手里握着一把银针,悄悄地走出门,却看到云梵正在门口站着。

“云梵,你,你怎么在这里站着?你,你不是走了吗?”司徒汐月惊讶的问,不由得放下了手里的银针。

“没什么,就是想你了,所以想回来看看你。”云梵淡淡一笑,那张完美的脸在月色下,闪动着光芒。

他一直都是一个十分冷寂的人,脸上也总是一副十分肃杀的样子,虽然面对司徒汐月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柔和了许多,可是,这一刻,司徒汐月还是能从他浑身的肢体语言中察觉出,他不高兴。

“你是不是,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进来坐坐吧。”司徒汐月敏锐的问。

“不了,我想去沉香亭赏赏月,你陪我吧。”云梵轻轻地问司徒汐月。

“好。”司徒汐月本想拒绝,可是云梵很少向她提出什么要求,所以只好答应了。

月色虽然很好,夜风却有点儿凉,走着走着,司徒汐月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阿嚏!

肩膀上一暖,司徒汐月的肩膀上多了一件衣服,是云梵的银色披风。

“披着,外面夜风有些凉,感冒了就不好了。”云梵淡淡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司徒汐月心头微微一暖:“你自己穿的也不厚,就别给我了。万一你也感冒了怎么办。”

说着就要把披风解开,给云梵再披上。

“我没事儿,我到底还是一个男人,比起你来,我的身体还算是强壮。”云梵阻止了司徒汐月的动作,把披风给她披好,然后再系好了带子,“以后这样的日子还多着,你要习惯。”

“是啊,还多着。”司徒汐月浅浅一笑,忽然发现自己并不太排斥对这种未来日子的想象。

这种跟妖孽之外的,其他男人的想象。

这在之前,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可是现在,居然就摆在了眼前,那么明显,那么清晰的路,未来的日子,在一起,她和云梵,真的以后会这样继续走下去吗?

似乎察觉到了司徒汐月在想什么,云梵轻轻地牵住了她的手,他的掌心有微微的暖意,跟她冰冷的十指不一样,也跟他清冷的外表,迥然不同。

司徒汐月反射性的想抽回来手来,可是她的手指却被云梵紧紧的,牢牢地握住了。

“答应我,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好吗?”云梵看向她,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里,此刻却盛满了一种叫做温暖的东西。

那是,司徒汐月从未在他的眼里看到过的东西。

“对不起,云梵,我不能答应你。”司徒汐月终于还是把手抽了回来,口气萧索,“别逼我,不然我会逃掉的。”

“好,我不逼你,只是会静静的在一旁守护着你,看着你就好了。”云梵落寞的笑了笑,有些自暴自弃的味道。

“其实我真的不值得你这样做,这个世界上比我美,比我温柔,比我好的女人,千千万万,你何必非要在我这一棵歪脖书上吊死呢?云梵,你之前的生命中,恐怕接触的女人太少了吧。所以你也根本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爱,什么是欣赏跟依恋。我建议你去多多接触接触其他的女人,或许,到时候你就会有所改观了。”

司徒汐月强迫自己的声音变得冷静而镇定,比天边那冰冷的月光,更冷!

“这件披风,我先替你收着。如果你以后有了更合适的对象,我再转交给她。这段时间我心情很乱,想一个人静一静,你暂且不要来找我了。再见,保重。”司徒汐月决绝的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徒留云梵一个人站在沉香亭那里,孤独的面对着天边的冷月。

夜风,更冷了。

这一晚上,司徒汐月没有睡好,云梵,也没有睡好。

司徒汐月辗转反侧,脑海里不停的有两个人在打架。

一会儿是那红衣的妖孽,他又变成了小孩子时候的模样,小正太的面孔,脸颊粉嘟嘟的,十分可爱,如果捏上去,弹性十足。

而一会儿又变成了云梵那一张带着一般银色面具的脸。

他冷冷的看着她,那是第一次他们相遇的情形,他对她的脸,着了魔一样的……

“哼,不就是因为我长得像我的娘,像你的姑姑,你才对我如此痴迷吗?”

司徒汐月爬起来,坐在梳妆台的面前,看着镜子里自己这张绝色倾城的脸。

其实,说起来,她的脸并不是完全像轩辕雅兰的。之前并没有全部长开,还是有几分轩辕雅兰的模样。可是如今,她的脸因为她气质的改变,而变得更加有一种凌厉的美。

这根轩辕雅兰那种慈祥和蔼的烂好人的脸,有根本的区别。

轩辕雅兰像是一团棉花一样的温暖,毫无伤害性。可是司徒汐月就长得像是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而且,还带着锋利的刺儿,谁爱,就扎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