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 奇葩的男人/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我没事儿……”边贵人十分狼狈,刚才被蓝凤凰踹了不少下,身上都是脚印,而且她的脸上都是珍珠粉,弄的一头一脑的白面儿。……www.ZiYouGe.com……

这样丑陋的样子被妖孽看见了,边贵人心里大呼不好,所谓女为悦己者容,要是她的容貌不好看了,不知道妖孽还会不会喜欢她呀。

但是显然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妖孽看到她这幅丑丑的样子,不但没有感到厌烦,反而觉得十分怜惜!

“来,孤抱你起来!”妖孽不但亲自抱了她起来,而且还立刻吩咐太医来诊断一下!

“城主……”边贵人显然没有想到妖孽对自己居然这么好,这个男人,似乎跟以前她经历过的男人不一样呢!

以前她遇到的那些男人,全都是看中了她的外貌跟身体,只要她用肉体好好地伺候好他们,就行了。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居然不在乎自己的长相?这是为什么?

边贵人十分奇怪,可是却只是将这样的疑惑埋藏在心底里,像她这样卑贱的女性,自然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可能是她今生今世唯一的指望了!唯一,飞黄腾达的指望了!

所以,立刻她就做出了一副娇娇怯怯的样子来,十足十的勾引人!

尤其是勾引住了妖孽的心!跟魂儿!

“嘘,别说话,你受伤了,需要太医来查看查看。”妖孽对她十分温柔滴,不过转过头去看到蓝凤凰的时候,他的脸色可就不那么的漂亮了,“贱人,你为何要打她?难道你不知道阿鸾的身子骨十分的虚弱,根本禁捕的半分惊吓吗?”

“娄哥哥,你听我解释!”蓝凤凰看到他抱着边贵人的样子已经快要气死了,没想到妖孽却还用这种嫌恶的眼神儿看着她!

她的心里,顿时恨死了那个边贵人了!

不行,这个对手太强大了,这个棋子,看起来不能用了!

边阿鸾怎么看不出来蓝凤凰心里想什么?这个恶毒的女人,一向都是想到做到的,万一她要杀了自己?

不行,绝对不可以现在就惹怒了她,要除掉她,也得等到自己羽翼丰满了之后!

想到这里,边阿鸾赶紧拉住了妖孽的衣袖,笑着说:“城主,您实在是误会了,刚才王妃可不是在打臣妾呢,是,是王妃在帮臣妾做按摩呢。足部按摩。”

“什么?足部按摩?”妖孽皱了皱眉,“这是什么东西?你不是在说假话吧。”

“这是一种用脚来做的按摩,目的就是为了活络全身的经络,对于保养是很有帮助的!是不是啊王妃!”边阿鸾含笑着看了一眼蓝凤凰。

蓝凤凰顿时反应过来:“啊,是啊,这是一种足部按摩。我不是听妹妹说她昨天晚上伺候城主太累了吗?所以我就用脚给妹妹按摩按摩。呵呵,没想到,城主忽然闯了进来,还闹了这么大的一个误会,真真是冤枉死人了啊!”

“对啊对啊,城主,这真的是足部按摩。王妃对臣妾超好的,怎么可能会来踩臣妾呢?再说了,臣妾跟王妃素不相识,才见面第一天王妃就如此对待臣妾,城主您想想啊,臣妾难道就是一个面儿人,可以任人欺负吗?那城主您真是未免小看臣妾了!”边阿鸾赶紧为蓝凤凰开拓。

不得不说,她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说的话也比较在理,所以妖孽暂时相信了她的话,对蓝凤凰说:“你起身吧。”

“多谢娄哥哥!”蓝凤凰没想到这件事会这么轻易的就过去,松一口气的同时不由得看了边阿鸾一眼,哼,算你还有眼里介,不然,哼!

“不过这珍珠粉是怎么回事,如果足部按摩我还可以接受的话,那么这盒子珍珠粉呢,为何会洒在地上,还有,地上为什么会有玉匣子的碎片?谁能给孤解释解释到底是什么原因?”妖孽冷声提问了。

“呵呵,想糊弄妖孽还真的是不容易呢。那两个女人,真的是把妖孽当成是傻子来玩弄了!”司徒汐月趴在房顶上,正看的高兴呢,忽然耳边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哦,那如果不是玩弄的话,那就请这位大姐您来解释一下,到底是什么吧。”

“谁!”司徒汐月一惊,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背后居然有第二个人,转身过去,却只见一个一身金色的男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是金黄金黄的,连那头头发都是金子般的黄色!在日头底下,看起来就跟一坨巨大的金子一样!

而且,还是金色的眉毛,金色的瞳孔!

这个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背后?而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一件事儿!

“呵呵,在下金百万。敢问大姐您的芳名?啊,等等,我猜猜。”那个金百万刷拉一下子展开了自己手中的纯金扇子,手指上十个硕大无比的金戒指在烈日下散发出无比耀眼的光芒!

“看姐姐这身打扮,不俗,这上下一套衣服,看起来是家常衣服,不过看这料子跟做工,绝对是出自琅琊坊的衣服。而且如果百万没记错的话,您这套衣服可是怜星大师亲自制作的秋韵,价值在一万两黄金以上。还有大姐您耳边的这个珍珠耳坠,看起来也是平常,不过百万却知道这是泪珠,是南海鲛人泪化作的珍珠,区区两颗,而且形状大小都一模一样的,差不多也要五万两白银了。在看看大姐您这绝色倾城的容貌,您的真是身份,简直是不言而喻啊。司徒汐月前辈,晚辈金百万真的是失礼了。”那个欠扁的金百万呵呵一笑,幸亏不是一口大金牙!

“你小子是不是找死啊,一口一个大姐大姐的?你知不知道女人最烦的就是被人叫做大姐啊!”司徒汐月出离的愤怒,蹦起来,一下子打在了金百万的头上。

不过很奇怪的是,金百万不但不躲,反而还喜滋滋的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司徒汐月揍他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