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 云梵亲自下厨?/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错了,琳琅,金公子这怎么能叫恶心呢,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司徒汐月呵呵笑了笑,“赐座吧。(www.ziyouge.com)”

“多谢汐月姐。”金百万呵呵笑了笑,赶紧坐了下来,然后还不忘记给司徒汐月打扇子,一起观赏场上精彩的打斗。

云梵跟妖孽两个人的武功,本来就不相上下。如今两个人武功的进益,说实话,司徒汐月也不清楚到底谁更高一些。

而现在,她故意挑起了事端,为的,就是要试探试探这两个人,到底谁的武功更高一些。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所以司徒汐月看似在微笑着看热闹,其实,她心底里想的却是这个!

眼看着云梵跟妖孽斗得不相上下,司徒汐月知道这样不行,必须有一个突发情况才能激发他们的斗志。

想了想,她一下子捂着肚子叫了起来:“啊,好痛,好痛!妖孽,你,你居然用暗器偷袭我!”

“什么,汐月,你有没有怎么样?”云梵第一个跑来她身边看,司徒汐月皱着眉,一脸痛苦,“替我,替我教训他,狠狠地,狠狠地打他!”

云梵站起来,狂怒的朝着妖孽抡拳而去,妖孽自然更恼火!

“云梵,你脑子是不是进了屎了!这个女人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刚才你也看到了,我怎么会有空去对她用什么暗器!”妖孽一边应付云梵,一边大声呼喊。

但是云梵已经杀红了眼,根本听不进去了!

妖孽没办法,只得也拼命来阻拦,于是战况更加激烈了起来!

这一仗打得是天昏地暗啊,打的金百万的腿肚子直哆嗦,“汐月姐,你,你明明没什么事儿就别,别挑事儿了。这,这再下去要弄出人命的呀。”

“闭嘴,我自有分寸!”司徒汐月冷冷的瞥了金百万一眼,那眼里的冷肃之情叫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这个眼里如冰雪一般明澈的冷酷女人,还是那个只知道钱的庸俗女人吗?

怎么,怎么一刹那间,这个女人的转变就如此之大?

她,到底是谁?

难道还是自己资料调查里的那个只知道钱,一心一意只爱钱的庸俗女子吗?

不,不是!

眼前的司徒汐月,满身的冷漠跟疏离,那强大的气势,足以睥睨天下的气势,简直都要把金百万吓尿了!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这气势,太可怕了!

司徒汐月眯了眯眼,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确定妖孽跟云梵两个人都倾尽了全力,但是确实是不相上下之后,才懒洋洋的哎呀了一声:“梵哥,肚子里的宝宝踢我了,说它饿了,要吃饭饭了。”

如此可爱的撒娇的声音从司徒汐月的嘴巴里吐出来,又让金百万无法接受这个巨大的转变。

但是这微弱的声音,却立刻让云梵的动作止住。

“宝宝饿了吗?要吃饭了吗?好,想吃什么?”云梵立刻飞到了司徒汐月的面前,蹲下身子来,将她温柔的抱了起来,朝着司徒府内走去。

“喂,云梵,你是不是个爷们儿,打着打着就想跑?”妖孽搞不清楚状况,跟在身后气急败坏的说。

“先休战,老婆跟孩子要紧。”云梵酷酷的扔下这么一句,“吃饱了,再来跟你打。”

“解药,先把解药给我!”妖孽冷冷的说。

司徒汐月呵呵笑了笑:“城主,你也不想想,如果真的是我下的毒的话,我怎么可能下这么不厉害的毒呢?你都出来多久了,还没有解药的话,你的那个阿鸾不是早就死了吗?你大可以回去看看,如果她死了,你再来找我索命也不迟。如果没死,那只有一个可能,毒,是她自己下的。要找解药,很简单,你搜一搜你的好阿鸾的身上,应该就有解药。她那么怕死的女人,怎么会允许解药离自己太远呢。呵呵,枉费你一世聪明,却原来也是个痴人。”

“好,孤这就回去看看,如果不是像你所说的,那么孤就回来要了你的命!”妖孽很烈的说。

“没问题。汐月的脑袋就在自己的脖子上呆着,随时欢迎你来拿。”司徒汐月无所谓的笑了笑,颇为看淡生死的样子。

“好。”妖孽狠狠地扔下这几句话,便赶紧飞走了。

“汐月,想吃什么。”云梵将她抱进了房间里,把她放在了柔软的床上,温柔的问她。

“想吃,小黄鱼贴饼子。”司徒汐月想了想,发现自己还真的想吃这个了。

“小黄鱼贴饼子?这是什么……”云梵发现自己又为难了。这菜名,真的很奇怪,很有司徒汐月的风格啊……

“这你都不知道呀?东北名菜啊,就是一大口大柴锅,然后下面炖着鱼,四周贴着玉米饼子。嗯,要老玉米粉做的贴饼子啊,那样才香。鱼要小鱼,小鱼好吃!”司徒汐月想起了自己前世吃过的美味,不由得口水流了一地。

“哦,好,我去吩咐厨房给你做。”云梵站起来说。

“别说了,厨房不会做。我都跟他们说了好几次了,这些厨子说自己都是料理高贵食物的人才,坚决不要做什么玉米饼子。可是人家就是想吃嘛。”司徒汐月嘟了嘟嘴,埋怨自己的那些眼睛长在天上的大厨。

这些厨子真的是够奇葩的,就算司徒汐月拿刀子威胁他们,他们也不做。

哎。

“那我给你做。”云梵冒出了这么一句来,然后他真的去做了。

他让蝶梦给他搞来了老玉米面,然后亲自挽着袖子,在厨房里,开始和面贴饼子。

“小姐,这样真的好吗?好歹姑爷也是堂堂的少主哎……下厨就算了,居然还是如此没有品位的玉米面贴饼子……分明是给旺财吃的食物好吗……”琳琅真的是看不下去了。

“呵呵,琳琅,你还太嫩。这叫考验你懂不懂。平日里我太强悍了,用得着他的地方基本没有。有的时候我们做人呢,一定要给别人施展的机会,懂吗?所以现在我这是再给他机会,成全他,而不是我欠了他的,是他欠了我的,懂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