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孕妇的口味是不是都有点儿怪/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喂,我们小姐问你话呢,你聋了还是哑巴了呀。……www.ZiYouGe.com……”

看到翡翠跟傻了似的,也不知道行礼,琳琅直接冲了上去,毫不客气的质问她。

“回,回主子的话,奴婢,奴婢是翡翠。”翡翠当然认识司徒汐月,事实上,慈悲城上上下下就没有人不认识这个奇女子了吧。

“你在这里干什么呀,吐什么呀,弄的这个味,真难闻。琳琅,我受不了了,赶紧抬着轿子走吧。”司徒汐月嫌恶的捂住了鼻子说。

“是,赶紧走赶紧走,没长耳朵呀,快走!”琳琅也挥着手绢捂着鼻子,一脸嫌恶的瞅了瞅翡翠,嫌弃道,“哼,慈悲城里的下人素质也太次了吧,这样的人居然还留在这里!呵呵!”

“奴婢恭送小主。”翡翠跪在路边,等到司徒汐月离开了,她这才站起来。

想了想,她便转身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相反的方向上,司徒汐月忽然下令:“停。就在这里落轿吧,本宫还有点儿事儿要办。你们几个,先到门口等着去。”

“是。”轿夫们赶紧走了,琳琅不明白啊:“小姐,咱们还不到妖孽的宫殿呢,怎么就不要这么轿夫了。”

“嘿嘿,傻瓜,待会要看好戏,带着这些人肯定会打草惊蛇的。”司徒汐月笑笑说。

“看好戏,什么好戏?”琳琅还是不明白。

司徒汐月指了指匆匆离开的翡翠,笑的笃定:“你刚才看到那个正在呕吐的小宫女了吧。

“嗯,看到了啊,怎么了,没什么啊,她不就是在呕吐吗?”琳琅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呵呵,你这就太嫩了,缺少观察力啊。其实刚才你没发现那个小宫女她的人中部位有些黑,而且她的印堂也有些发黑,并且她的嘴唇,也有些微微的紫色。而且我刚才观察了她的手背,手背上的列缺筋络是凸起的,这就证明一点。”司徒汐月故意卖了个关子,“什么呀小姐,这还能证明什么呀。”

“证明她中了毒,而且这种毒,是一种慢性的毒药,喝下去一次两次的根本没什么问题,要日积月累的才会有问题出现。看刚才那个小宫女的样子,她应该第一次喝这种毒药。而且,她既然吐了出来,就说明她知道这是毒药,但是却喝了下去,背着人她又吐了出来。说明——”

“说明她跟那个下毒的人耍了心眼。估计那下毒的人是想用慢性毒药控制她吧。她又只好装装样子,表示被控制住了,其实背地里却把毒药吐了出来。小姐,这你都看得出来,琳琅真是对您佩服的五体投地呀。”琳琅眨了眨眼,一脸崇拜的看向司徒汐月。

“呵呵,小丫头行啊,跟在我身边久了,你推理的也不错嘛,走吧,咱们赶紧去看看吧。看看有什么好戏要上演了。”司徒汐月满眼都是灵动的色彩!

“小姐,别去了吧,咱们今儿来这里是有正事的呀,难道您忘了您对姑爷的承诺了?”琳琅还是比较理智的一个人,关键时刻她一把拉住了司徒汐月,神情十分的严肃!

“琳琅,你是不是看上云梵了?要不然咋一口一个姑爷,叫的如此的亲密?”司徒汐月调笑了一声,看向琳琅。

“没,没有,小姐你别胡说了!您想想刚才您对姑爷是怎么承诺的!”

三个时辰前,司徒府。

云梵跟司徒汐月手牵着手从湖边转悠回来,来到了大厅里,琳琅端上了补品,给司徒汐月喝。

可是司徒汐月却看了看,一点也不想喝:“没胃口,最近真的是太奇怪了,都怀了孩子,反而没胃口了。”

“小姐你这样可不行,你不吃点儿肚子里的宝宝饿了怎么办,不为了你自己,为了孩子你也得多吃点儿啊。”琳琅絮絮叨叨的说。

“姑奶奶我说不吃就不吃!拿下去拿下去!”司徒汐月脾气暴躁的很,伸伸手叫琳琅端下去。

“姑爷您看看小姐。”琳琅没辙了,只好看向司徒汐月。

“小月,你如果不想吃这个的话,没关系,那你告诉我,你想吃什么,我来给你做。”云梵丝毫不勉强她,只是很温柔的看向她,询问她的意见。

这样的温柔连琳琅都有点儿看下不去了。

“姑爷你老是这样宠爱小姐把她宠坏了怎么办呀!”琳琅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男人们各个都要如此宠爱小姐!

明明那么恶劣,根本不把任何男人放在心上的一个女人,为毛会有那么多的男人痴迷呢?

难道这些男人真的是越得不到的,就觉得越好么?

琳琅表示男人的心,她真的不懂!

“呵呵,我就是要宠汐月,她是我的媳妇儿,我不宠她,宠谁去?再说了,我还要感激汐月肯把这个宠爱的机会让给我呢,这可是我之前求都求不来的!”云梵温柔的笑笑说。

司徒汐月摊了摊手,胜利的看向琳琅:“你看,我说吧,不是我非要他们宠爱的,是他们自己硬要赛上来的我也木有任何的办法呀。”

“真是拿你们没有任何的办法了,我服了!”琳琅翻了翻白眼,下去了。

“云梵你不要对我太好了,把我宠坏了,以后再也找不到像你一样宠爱我的男人,会不习惯的。”司徒汐月淡淡笑了笑说。

“呵呵,不会的,因为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分离,所以你不必担心这样的宠爱以后没有了。小月,我答应你,会这样宠你一辈子的,爱你一辈子的。好了,你刚才说要吃什么来着?”云梵温柔的握住了司徒汐月的手,好脾气的说。

“我想吃禾姜国的一种小吃,估计是小时候吃到的吧,是一种酸酸甜甜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我就真的既不清楚了。可是那种味道,我真的是忽然想吃得要命!”司徒汐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越怀了孕,越娇气了,而且想吃的估计都是小时候原来的司徒汐月想吃的东西。

这些东西,她可都没吃过呀,所以只能凭借大脑的印象,说一下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