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 陷入宫闱丑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妃,主子的身体可好了,因为她根本没有喝那碗药。(www.ziyouge.com)”琳琅语出惊人。

“什么?她没喝,为什么没喝?”蓝凤凰大惊,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王妃这里人很多,希望这些人都退下去,翡翠才好说些秘密的事儿。”翡翠环顾了一下四周说。

“你们,都退下去吧。”蓝凤凰挥了挥手说。

下人们立刻都退下去了,翡翠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才说:“因为她怀疑王妃在里面下了毒药,要控制她。所以她根本没喝那药,而是叫奴婢去倒掉了。”

“好个贱人!居然敢把本宫赏赐的药给倒掉了!真的是活腻歪了!”蓝凤凰一下子拍了拍桌子,一脸的愤怒!

“你叫什么名字?”蓝凤凰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翡翠说。

“回王妃,奴婢叫翡翠,是边贵嫔的贴身侍女。”翡翠跪在地上说。

“呵呵,既然是贴身侍女,为何会想要来这里告诉本宫这件事呢,你,有什么目的不成?”蓝凤凰慢条斯理的说。

“王妃明鉴啊,贱婢真的是没有任何的目的,因为边贵嫔她害怕奴婢说出去这个秘密,所以要奴婢喝下下了毒药的水,要毒死奴婢,奴婢没有办法,这才来告诉王妃的!一来是想要报仇,二来奴婢心里很清楚,王妃您就是王妃,可不是边阿鸾那样的贱人所能相比的。她死了一百次没有事儿,但是王妃你的千金贵体可不是出任何的问题啊!”翡翠刻意抬高蓝凤凰的地位,贬低边阿鸾的地位。

因为她知道,蓝凤凰这个人,最喜欢听不切实际的奉承话了。

果然,听到她这么说,蓝凤凰高兴地呵呵笑笑:“行了,你有这份心,我都知道。也都清楚,你起来吧。今天你跟本宫说的这件事情,非常得到本宫的心意!本宫,领了你的情份了!不过,你确定,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不然奴婢愿意被天雷劈死!”翡翠赶紧赌咒发誓。

“好,行了,本宫相信你。这样吧,你现在这里等着本宫,暂且不要回到边阿鸾那边去,本宫怕你遭到她的毒手。”蓝凤凰一脸温厚的说。

“奴婢真的是谢谢王妃的大恩大德了。”翡翠喜出望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竟然如此之好,一下子就得到了蓝凤凰的垂青跟庇佑了。

“行了,好了,本宫还有点儿事得先离开一下子。”蓝凤凰起身离开了,不过走到拐角她就跟贴身侍女说,“好好地看紧这个丫鬟,本宫这就去告诉城主这件事,到时候还要这个丫鬟做人证呢。”

交代完这件事,蓝凤凰就赶紧急匆匆的朝着妖孽所在的宫殿走去了。

“呵呵,原来蓝凤凰是打得这个主意啊。不过,我就是要让她的主意落空!”司徒汐月笑了笑,伸手一下子将那个侍女点晕了过去,然后走到了翡翠的跟前,一下子将她用匕首捅死了,扔在了一棵树后面。

“呵呵,这种背弃主人的丫鬟,也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司徒汐月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惜。

“小姐,接下来您要怎么做呢,”琳琅实在是不知道司徒汐月的心思了。

“呵呵,去见一个人。”司徒汐月说的那个人,就是边阿鸾。

现在的边阿鸾,正在那里睡美容觉呢,还没睡起来,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人掐住了,呼吸,也渐渐的变得越来越紧凑起来,到了最后,都根本无法呼吸了!

她猛然睁开眼来,却发现眼前是一张陌生女人的脸,而那个女人,正在掐着她的脖子,脸上,居然露出了一种轻松可爱的笑容!

她开始死命的挣扎起来,感觉掐住她脖子的手松了一下,她立刻摔到了地上,狼狈的喘起气来。

“呵呵,边贵嫔,好久不见了呀。”

一道恶魔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边阿鸾不敢置信的看过去,却见司徒汐月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品茶,神态,悠闲至极!

“你,你,你这个恶魔,你怎么会,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边阿鸾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的房间防守可是十分严密的,怎么可能会忽然进来一个人,而自己竟然毫无察觉?除非,司徒汐月根本不是人!

“呵呵,这有什么的呀,你这个破房间又不是什么刀山火海,我家小姐为毛不能进来。”刚才掐住自己脖子的那个小女孩,十分不屑的扫了她一眼,端了一杯茶给司徒汐月,神态异常的恭敬,“小姐,喝茶。”

“谢谢,琳琅。”司徒汐月接过了琳琅的茶水,边喝边看了看冷在一边的边阿鸾,“知道我今儿为什么来吗?”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你什么时候可以走!”边阿鸾有点儿不打冷静!

“呵呵,不想知道你也得知道。我今天之所以会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要来救你一命。”司徒汐月的神色还是那么的从容跟淡定,这话就好像说我要请你吃饭一样的淡定从容。

“呵呵,救我一命?算了吧司徒汐月,这话别人说我还相信,不过你说,我不相信!”边阿鸾恶狠狠的说。

“不相信?”司徒汐月淡淡一笑,“不信你就等着吧,很快,城主那边就会有人来请你过去喝喝茶,聊聊天了。”

“城主?城主为什么要请我过去?为什么。”边阿鸾听到司徒汐月这么说,才着急了。

“为什么,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吗?”司徒汐月反倒成了那个不着急的人了。

果然,这个时候外面有太监传话:“边贵嫔,城主那边来了人,说是要请您过去品茶呢。”

“哦,好,我,我这就来。我,我先换身衣服。”边阿鸾的脸一下子吓白了,一边哆嗦着不让自己露出马脚,一面转身给司徒汐月跪下了,哭着说,“汐月姐,您可要救救我啊,您的大恩大德,阿鸾永生不忘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