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1章 无法不被打动/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相信,守护的力量,可以让汐月慢慢忘掉之前的痛苦。-www.ZiYouGe.com-这也是,我唯一能为那个丫头做的了。”云梵淡淡的说完,轻轻地拂去了掉落在轩辕雅兰头发上的落花,“大姑姑,你有白头发了。”

“呵呵,姑姑老了,早已不是当年的二八佳人了。有白头发,也是很正常的。”轩辕雅兰淡淡笑笑,“帮姑姑把白头发拔下来吧。”

“嗯,好。”云梵点点头,给她轻轻地拔下了那一根白头发。

看到自己掌心中的那根白头发,轩辕雅兰的表情是淡定而从容的:“梵儿,岁月会让好的东西变得更好,也会让坏的东西腐朽的更快。比如你看人心跟感情,感情这种东西,就可以随着时间慢慢的消失。可是一颗坚贞的心,却像是金子一样,时间越久,就越坚定,越灿烂跟值钱。梵儿,女人的心就好像是温室里的玫瑰花,需要一个如金子般的男人才能给她撑起一个温暖的小家。姑姑相信你能做到这一点,也请你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汐月那个傻丫头,要好好的保护好她,一生一世,都要好好的对她,你能做到吗?”

“姑姑,你放心,梵儿可以做到。”云梵看着轩辕雅兰,许下了自己的誓言。

“好,姑姑相信你。你从不曾让姑姑失望过。这一次,姑姑相信你也不会的。”轩辕雅兰欣慰的点了点头,“如果你觉得对姑姑对你的恩情有所感触,那么,就全都回报给汐月吧。因为这个丫头,值得你这么做。”

“是,大姑姑。可是没有大姑姑的恩情,我依然会如此做。因为我对汐月的感情,是认真的,而且是纯粹的,是不掺杂任何其他的感情的。今天就算汐月只是一个路边乞丐生的孩子,那么,我也不会对她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因为我爱她,就只是爱她这个人,并不是爱她的身份家室跟背景。”云梵的语气虽然淡淡的,可是他眼底的神色却是十分坚定的,像是坚硬的烙铁,有一种让人莫名觉得安心的东西在里面。

轩辕雅兰听到云梵这么说,总算是放心的点了点头:“梵儿,之前姑姑还会担心你不能照顾好汐月那个孩子。可是今天听到你说这番话,姑姑知道自己的那番担心,都是多余的。你长大了,成为了一个能担当的大男人了,从此之后,对于你跟汐月之间的一切事情,姑姑都不会再插手了。因为姑姑相信,你自己可以做出最正确的判断。从今天开始,我就把汐月这个孩子,托付给你了。”

云梵看向轩辕雅兰,知道她这话里的意思有多么的重!

“姑姑,您这是认可我了吗?您不觉得娄比我更有能力,更适合吗?”云梵的话语里,带着对自己的不自信!

“呵呵。”轩辕雅兰听出了他话里的不自信,微微笑了笑,“虽然比起娄来,你跟汐月这丫头之间的感情要稍微单薄一些。但是姑姑从小拉拔你长大的,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孩子,现在你长大了,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了。所以姑姑才放心的把汐月交给你。是的,相比起娄来,姑姑更倾向于你来照顾汐月,一生一世。你能做到吗?”

“姑姑,我可以的。”云梵淡淡的说,语气里充满了不容置疑的自信跟坚定!

“好,那么姑姑就在这里将女儿交给你了!以后,她的幸福,就靠你了!”轩辕雅兰说着轻轻的拍了拍云梵的肩膀。

紫藤花架子上的花儿微微一摇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风吹了过去,谁也没看到,一抹纤细的身影正悄悄的离开那里。

大厅内。

“小姐,您又跑哪儿去了呀,生气也不是这样生气的呀。哎,这衣服上怎么还那么多的紫藤花啊。”琳琅正端着燕窝粥四处找人呢,忽然看到司徒汐月从外面走了进来,神情有点儿不对劲,而且衣服上头发上还落了些许的紫藤花。

“别吵我,出去!”司徒汐月冷冷的来了这么一句!

“额,好吧……这是燕窝粥啊,趁热喝……”琳琅看见势头不对,赶紧脚底抹油开溜了。

呵呵,小姐每个月都有几天发神经的日子,今天估计又是了。

哎,大概出色的女人,都有这个毛病吧。

当屋子里只剩下司徒汐月一个人的时候,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将身子窝在了宽大舒适的椅子里。

刚才听到的那一番番的话,看到的那一幕幕场景,就跟火锅一样的在她的脑海里翻腾了起来。

她刚才是因为不放心云梵,觉得他没准又要对轩辕雅兰表现出什么痴迷的状态来才去悄悄侦查的。

因为害怕云梵是恋母癖,可是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听到了那么一番对话。

心里,不能说是不感动的。

原来,云梵居然爱她爱的如此的深刻!

她之前一直漠视的男人,居然在暗中给了她如此深刻的感情。

而且因为太深刻了,所以显得太过隐忍,而这样的隐忍,在极大多数的情况下,很难被被爱者发现。

可以说,这样的默默守护的爱情,是在爱情里极其不讨好的一种表达方式了。

因为很多的事情,你不表达出来,并不代表对方会知道。那么就算你真的爱她爱的要死,她的眼睛估计也根本看不到你的存在。

所以,要坚守这样不被看到的爱,司徒汐月认为,很难很难。

而这一点,云梵竟然做到了!

而且这个男人,把爱情更深化了一步,他,不但给了司徒汐月一种隐忍的爱,而且还不给这份爱加上任何的附加条件。

不因为司徒汐月的身份地位产生任何的变化跟动摇。只是因为她是司徒汐月而爱她,就是这样的纯粹。

说实话,如果刚才云梵是因为轩辕雅兰这个女人的拜托而答应要好好地爱她的话,那么司徒汐月的答案绝对会是否定的。

每个女人内心都住着一个小小的暴君,这个暴君,拒绝任何的感情施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