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 有基础,就不怕/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她很习惯跟从容的运用了前世的那些素质跟本领,果然,很快就混得风生水起。(ziyouge.com)更何况,自从原来的司徒汐月死后,她的运气也不知道怎么就好了起来,好到爆棚!

先是有两个世外高人教导她绝世武功跟绝妙的医术,给她以后闯出一番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为她以后翻转江湖,成就自己的一番人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然后就是当如此自信亮丽的她淡定自若的杀回原来的司徒府的时候,没想到那些原先消失无踪的男主们,一个个全都出来了。

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总之就是如同雨后的春笋一样,唰唰唰的冒了出来了!

这些该死的男人们,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不出现,等到她牛逼哄哄的了,又一下子全都冒了出来,更有甚者,她越不鸟这些男人,男人们就越爱她,而且还层出不穷的,到了最后,几乎发展成为了只要是个男人,就会爱她的约定俗成的惯例!

虽然司徒汐月很不理解这样的情况,但是她想,这大概就是吸引力法则。

你越是厉害,越是不需要他们,他们就越会被你吸引,因为你跟其他所有的女人都是那么的迥然不同!

所以到了最后,只要司徒汐月出现的地方,必然是男人们目光集中的地方,而且,要必定是女人们最讨厌的地方!

她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一切,认为这都是自己后天的努力所带来的结果,可是直到这个梦袭击了自己,她才意识到,原先的那个小女孩,都遭遇到了一些怎么样的挫折跟无助!

阿鸾,这就是你的内心世界吗?

原来你的内心世界是那么的苦!

为何你之前要把这些情感封锁的如此严密,不让任何人都窥见,包括我呢?

现在你又为何要将这些感情一一释放出来?难道,你想对我说什么话,或者,你想告诉我什么吗?

司徒汐月轻轻地问着自己内心的那个小女孩,虽然小阿鸾已经去世了,可是司徒汐月知道,她的一部分的灵魂,永远封存在了自己的体内,只是一直都在沉睡,一直都在沉睡而已。

或许,这个世界上有她太多太多的舍不得,可是,她又不想面对这个满是肮脏的世界,所以才一直一直的沉睡。

可是到了现在,为何你又要苏醒了呢?

是不是,是不是你想要告诉我什么话?

“汐月,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怎么一直在哭,醒来了你就这样木木噔噔的,你是不是,是不是梦见什么了?”云梵在一边轻轻给司徒汐月擦拭掉满脸的泪痕,担忧的问。

“我,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司徒汐月半躺在云梵的怀中,声音带着一种惆怅跟沉重。

“别怕,别怕,我在这里呢,我一直一直都在这里呢。”云梵声音温柔如许,轻轻地抱住了她的身子,给她温暖的安慰。

司徒汐月嗯了一声,把头轻轻地靠在了他的胸膛上,闻着他身上清雅的兰花味道,轻轻开口:“云梵,你说,如果,我是说如果,现在的我不是现在的这样的个性,你还会喜欢我吗?”

“嗯?什么意思?你不是现在这样的个性?那是什么个性?”云梵有点不明白,低头看向她。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如果我只是一个怯懦的,卑微的,总是受人欺负的女孩儿,你还会喜欢我吗?”司徒汐月看向了云梵,“我希望你诚实一点儿回答。”

“可是你不是那样的人啊……”云梵跟全天下所有的男人一样,很不会假设,也不喜欢假设。

“哎,我是说如果啦,如果的话……”司徒汐月挑了挑眉。

“如果你的个性变得很怯懦,很卑微的话……我,我也不知道。我说实话,当时是因为看到你跟大姑姑长得一样才对你起好奇心的,但是真正说喜欢的话,还是因为你整个人的状态都很吸引我吧。我开始的时候只是想跟你斗斗看,可是后来却发现自己会不知不觉中被你吸引。你身上的那种品质,那种综合的状态吸引住了我。所以我也很难说,会只是因为你的个性而爱上你。”云梵想了半天,才组织了这么一通话。

不过司徒汐月倒是挺满意的,因为她听得出来,这一番朴实的话,是云梵的真心话。

“哎,你说,你希望肚子里咱们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司徒汐月换了一个话题。

“女孩。”云梵想也没想就回答。

“为什么。你们男人不都是希望自己的老婆给自己生一个儿子,好传宗接代吗?”司徒汐月倒是有点儿惊讶了,抬头看向云梵,“你可不许骗我!”

“男孩太闹腾了,我更喜欢女孩一些,贴心,而且还可爱,而且肯定很好看。”云梵淡淡笑笑,脑海中已经在勾画属于他们的孩子以后的长相了。

“不好看的话,难道你就不喜欢了?”司徒汐月瞪了瞪他,故意装出十分凶恶的样子来。

“怎么会,咱们的孩子绝对不会丑的。而且以后咱们一定要生够七个,七个都是女孩儿。”云梵笑了笑,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啊,七个?你当我是母猪啊,一个就好了。”

“不行,一个太少了,孩子太孤单了,冷冷清清的,也没意思。七个是起步的。”

“云梵你去死好了,这孩子我不生了,还真的当我是母猪啊!”

“六个,六个是最后的底线了,绝对不能再退步了!”

“你去死!”

这边正在打情骂俏,另一边的慈悲城里,妖孽忽然从梦中惊醒,竟然一脸的泪意。

“是谁,是谁在叫孤?是谁?”为何我的心里会如此的痛,为何我的心里会如此的难过?

就好像,就好像谁把我最心爱的东西给活生生的拿走了似的!

是谁?

是谁在喊我?

阿鸾,是你吗?如果是你的话,为什么你不回答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