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癔症/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才在我梦中的那个少女,是,是你吗3F

是你吗,阿鸾?

可是你现在分明就在我的身边,为何,为何还用那种悲伤的感觉,为什么?

是不是,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我可以改,我全都可以改的!

“城主,您怎么了,要不要紧?”楼楠在一边服侍,见到了这一幕,赶紧上前来问候问候。|ziyouge.com|

“孤没事!对了,边贵嫔呢?去把她找来,孤要见她!”妖孽十分坚定的说。

“可是老城主说要叫您过去一下。”楼楠有些为难。

“楼楠,难道你现在在违拗我的命令?”妖孽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楼楠,语气跟神色都十分的严厉!

“不敢,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找边贵嫔!”自从老城主给妖孽实施了手术之后,他就发现原本的城主变了!

再也不像是之前那样的通情达理了,而是从骨子里散发出了一种冷漠!

这种冷漠,叫他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害怕!

也许,自己当初真的应该劝阻老城主,不应该对少主实施那样的一种手术的!

看看少主现在的样子,真的是太叫人感觉害怕了!

“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怎么,难道需要本城主亲自去叫吗?”妖孽扫了一眼还杵在那里的楼楠,十分不悦的说。

“额,好的,好的,老奴这就去请边贵嫔去。”楼楠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赶紧转身出去找人去了。

一会儿边阿鸾就坐着八人的小轿子来了。

她趾高气扬的下了轿子,到了宫殿门前,立刻换成了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脸上堆起了笑容,轻轻的说:“城主,臣妾来了。”

“进来。”妖孽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

“是。”边阿鸾推门进去,却一下子被搂进了一个炙热的怀抱之中。

“阿鸾,告诉我,那些年,你都是如何一个人度过的?”妖孽紧紧的箍住了边阿鸾的身体,都快叫她喘不过气来了。

“咳咳,城主,城主您抱得太紧了,阿鸾,阿鸾快呼吸不上来了。”边阿鸾被妖孽嘞的胸口疼,一个劲地咳嗽。

“对不起,对不起。”妖孽嘴上这么说着,手上可没放松半分,好像边阿鸾是一个要消失的东西似的,他紧紧抱住了她,丝毫不敢放手。

他害怕一松手,就再像当年一样……

可是,像当年哪样呢?

司徒汐月,阿鸾,阿鸾,司徒汐月……

为什么他的记忆里是一片的模糊,为什么,为什么他的脑袋里面除了钻心的痛,就是钻心的痛!

为什么一想到这个名字,他就会如此的痛楚!

为什么!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啊啊啊——”妖孽疼的抱着脑袋,在地上打起滚来,那吼声,就跟负伤的野兽一样,让人心肝俱颤!

边阿鸾在一边吓得都有点儿傻了,手足无措的样子!

只会站得远远的,因为她首先要保护好自己!

之前就听说妖孽的脑子好像有问题,现在看起来,绝对是真的。这家伙,该不会是疯子吧?

边阿鸾吓得浑身都在哆嗦,她远远的躲过了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妖孽,生怕他一下子把自己撕巴了,然后赶紧跑到了门口,大喊:“来人呐,救命呐,城主,城主他忽然发作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正在喊着,脚脖子却忽然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了,她低头一看,却见是妖孽正牢牢的抓住了她的脚踝,然后把她往后拖!

“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边阿鸾一下子就被妖孽给拽到在了地上,狠狠地摔了一跤不说,还被妖孽紧紧的往后拉去!

她吓得趴在地上大哭大喊,希望有人能来救她,可是这里可是妖孽居住的地方,谁没事儿敢到这里来看看啊,大家都还要命呢!

正在她大哭大叫的时候,她已经被妖孽拉到了自己的身下了,他牢牢的压住了她,用手紧紧的捏住了她那张脸,低声问:“阿鸾,你为什么哭?你见到了我来了,为什么要哭?”

“城主您先放开我好吗?阿鸾,阿鸾的手好疼啊……”

边阿鸾使劲的压住自己的恐惧之情,企图用眼泪来打动好像已经丧失理智的妖孽。

他还记得阿鸾,就说明他的心底对这个名字是念旧的,如今要活命,看起来只能用这招了……

不过这次这招没有管用,因为妖孽还是狠狠地掐住了她的下巴,冷声逼问她:“说啊,你说,你不是说要等我回来的吗?你说,你说!”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救命啊,救命啊——”边阿鸾发现这招不管用了之后,吓得开始拼命的挣扎了起来,她眼神儿里的那种嫌恶,让妖孽本就焦躁的情绪,变得更加焦躁了起来!

“你为什么会用这种眼神儿看我?你不是阿鸾,说,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阿鸾!”妖孽的一双手跟钳子一样,狠狠地掐住了边阿鸾的脖子,双眼充血的逼问。

“我,咳咳,咳咳咳咳——”边阿鸾被掐的根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不停的剧烈的咳嗽着。

眼看着她就快被掐的死过去了,妖孽忽然身子往后倒了下去。

“咳咳,咳咳咳——”缓过来的边阿鸾赶紧连滚带爬的爬到了床脚,在那里捂着自己的脖子,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去,将少城主抬到床上去,少城主的病不能受到任何的刺激,跟你们说多少遍了,为什么还是不听!”冷秋蝉一脸铁青的站在那里,训斥那些跪在地上的下人。

“城主,奴才奴婢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啊。城主他,他把边贵嫔叫来之后,就一直这样了。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满屋子的奴才们吓得瑟瑟发抖,不过推卸责任倒是挺有一套的。

“哼,狡辩!来人,将这些不会伺候的狗奴才们全都拉下去,砍了!”冷秋蝉沉声发话了!

“城主饶命啊城主!”奴才们哪里想到会遭到如此的不白之冤,可是也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