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4章 秦玉书的发现/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那些奴才们全都被拉了下去,砍头,边阿鸾在一边吓得瑟瑟发抖!

“城主,老城主饶命啊,我,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啊。……www.ZiYouGe.com……城主他把我叫了过来,进来就把我抱得紧紧的,问我,问我还想不想起他来?然后也不管我的感受,就把我的脖子掐住了,城主,城主饶命啊!”边阿鸾使劲磕头,表示自己是清白的!

“好了,我知道你是清白的,你先下去吧,城主是旧病遭到了某种刺激,所以才会这样的,没事儿,你不必害怕。”冷秋蝉看向边阿鸾的神情,还是比较温和的,“楼楠,你亲自送边贵嫔下去休息,别叫别人打扰了她。”

“是。”楼楠站了起来,“边贵嫔,这边请。”

“好,”边阿鸾打着哆嗦,赶紧跟着楼楠出去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楼楠亲自叫了许多的侍卫来看着她。

“贵嫔,您请放心,我已经按照城主的吩咐,给您居住的地方上了重重的保护措施了,相信不会再有人赶来打扰您了。”楼楠客气的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回到了妖孽居住的宫殿里,看到冷秋蝉正在给妖孽做检查,脸上的神情,不是那么的乐观!

“城主,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楼楠知道不好,便赶紧上前来看看。

“哎,从外表上看起来,没有任何的问题。按理说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娄儿的这种表现,就好像谁故意动了他脑袋里的某个部位似的,我的医术,我最清楚不过了。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剩下的问题就是这个,谁有这个力量,不打开他的脑颅,而能触碰到他的脑袋里面呢?这个人,如果真的存在的话,那么她的医术可以说是极端的高明的!比我,不知道要高明出几百倍去!所以,如果真的有这个人存在的话,绝对不可以让这个人存在这个世界上!”冷秋蝉的表情,越来越阴狠!

跟他平日里那种温文尔雅的样子,一点儿也不相像!

如果被世人看到他这幅样子的话,估计都要大跌眼镜,因为,差别也太大了!

但是,他们是没有机会见到冷秋蝉的这一面的,他的真实面目,除了楼楠,还从未有第二个活人见到过!

就连义子妖孽,也从未见到过!

所以一直以为他是一个义薄云天的大英雄,一直对他崇拜有加!

可是如果他知道了自己的义父这真实的一面的话,不知道又该做如是猜想呢?

“会不会,会不会是刚才的那个边阿鸾搞得?”楼楠想了想,“最近也只有她跟城主接触的最频繁了,很可能……”

“不会。”冷秋蝉抬手,否定了这个答案。

“要想在娄儿的脑袋里动手脚,非绝顶的医术,是决不可能实现的。所以,这个人,必须首先是一个绝顶高手才行。而那个边阿鸾,怎么可能是那么一个材料呢。”冷秋蝉坚决的否定了这个答案。

“医术高手,难道会是司徒汐月?可是,可是她现在也不在慈悲城里啊,也从未接触过城主,更别说是给城主动脑颅手术了。”楼楠说出了自己的思索。

冷秋蝉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除了司徒汐月,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答案了。或许,娄儿刚才的表现,只是因为动过手术的地方,有所触动罢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倒是我们大惊小怪了。其实根本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好了,别说了,再观察观察吧。”

冷秋蝉说完,便起身离开了,楼楠也跟着走了。

他们谁都没注意到,桌子上那瓶子百合花,正在悄悄地绽放着,吐露出一种特殊的,神秘的香氛。

“呵呵,百合花都摆在了桌子上了吗?”秦玉书微笑着问身边站着的侍从,那是慈悲城的第二把手秦怡。

“主子,都摆上了,按照主子的吩咐,每天都采摘了最新鲜的百合花,把主子给的药粉,洒在了百合花没有开的花蕾里,然后给城主的房间送了进去。”秦怡本来是一个落地秀才,潦倒街头,是秦玉书发现了他,启用了他。所以现在他才能平步青云,一下子成了慈悲城的二把手。

秦玉书对他的知遇之恩,他太感激了,所以立刻帮助秦玉书做了很多的事儿。

“很好,这件事你很有功。今天慈悲城里,没发生什么事儿吧。”秦玉书再问。

“发生了,城主忽然发了狂,差一点儿就把边贵嫔给掐死了呢。”秦怡低着头说。

“呵呵,看起来那百合花起了作用了啊。好了,这件事不准跟任何说,你从密道里回去吧。”秦玉书淡淡的吩咐,“这是一千两银票,哪个银号都可以承兑,你拿着吧。”

“小的真是谢谢大人的大恩大德了!”秦怡看到那张银票,两眼放光,赶紧拿了起来,塞进了自己的衣袖里。

这些日子,他每办完一件事,就能从秦玉书那里得到一件面额不小的银票,他不知道多高兴呢!

拿着银票,秦怡顺着来的密道离开了。神不知鬼不觉的。

“呵呵,我果然没猜错,妖孽,你之所以变了,是因为有人给你的脑袋里动了手脚。这个人能给你脑袋里动手脚,肯定就是你身边的人。而有这么高超医术的,除了司徒汐月,还能有谁呢。可是看我这个好师姐的样子,也不像是知道这件事的人。难道,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人比我跟师姐更高?会是谁呢?”秦玉书坐在椅子上,看着挂在墙上的司徒汐月的画像,陷入了沉思。

画面里的少女有各种各样的表情,他挂了整整的一墙壁,生气的,笑着呢,冷脸的,平静的,每一种表情,都有。

而且都非常的相像。

这些惟妙惟肖的画像不是出自别人之手,正是出自秦玉书之手。

“师姐,你说,现在出来的这个新人,会是谁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