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云梵的眼泪/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姐!小姐你有没有怎么样?”众人惊呼一声,怜星一个箭步上前,将她瘦弱的身子牢牢接住,却见她呻吟道,“快,快,找薛治,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她说完这句话就晕了过去,怜星看向她的双腿间,见鲜血已经一滴一滴的渗漏了出来。-www.ZiYouGe.com-

他吓得魂飞魄散,这才明白刚才司徒汐月的淡定,全都是伪装出来的!

心头又急又气,但是他却稳定住了心神:“快去风之谷将薛治接来,告诉他小姐动了胎气,很危险,叫他速来!琳琅,你们快去抬过被子来铺在地上,小姐动了胎气此时绝不可以随便移动,先躺在地上。老王,快去通知云梵!其他人,立刻将店铺门关闭,小姐不能手动啊任何的打扰!”

“是!”大家立刻在怜星的命令下有条不紊的准备了起来。

怜星将汐月轻轻放在了地上的厚实的棉被上,琳琅立刻吩咐人端来了洁白的棉纱还有一盆盆热水,“我来吧,你先去外面盯着。”

“嗯。”怜星点点头,“拜托你了!一定不要让她母子出什么问题!”

“你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琳琅点了点头,神色坚定如铁!

怜星站起身来,出外料理坐镇,琳琅指挥着一众佣人,有条不紊的给司徒汐月下面垫了棉纱,被鲜血染红了之后再换,一盆盆的热水被换了出去,琳琅的手哆哆嗦嗦的,却咬牙命令自己镇定下来。

不一会儿薛治推门进来,看到这种情况立刻飞奔过来,先把脉,然后用银针封锁住穴道,鲜血渐渐地止住。

琳琅在一边等着,只觉得身子哆嗦不已,手里全都是冷汗。却什么都不敢问。

“汐月怎么样了。”云梵从外面飞奔而来,见到眼前的场景,差一点儿没惊呼出来,但是他立刻镇定下来,转身先问琳琅情况。

琳琅强忍住内心的恐惧,将刚才的事儿大体说了一遍,云梵的手紧紧握起,怜星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到她的身边去,握着她的手,给她安慰,给她鼓励吧。她现在最需要的是这个。”

“嗯。”云梵静静的点了点头,走到了汐月的身边,跪下来,紧紧的握住了她汗水淋漓的手。

“汐月,别怕,我在这里,我来了,我是云梵,没有人能伤害到你了。”云梵把她冰冷的手贴在脸上,只觉得自己的嘴巴里尝到的都是泪水的苦涩。

这还是他一次流泪,第一次知道泪水的味道。原来流泪的感觉这么的不好受,他真的以后宁愿不要再尝到如此的痛楚。

薛治面色沉静,手指十分的镇定,飞快的给汐月进行各种治疗。忙活了半天,才终于呼了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好了,师姐没事了,肚子里的孩子,还不是很稳定,需要再观察两天。不过,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多谢你,薛治,我欠你一个人情!”云梵感激的说。

“别谢我,幸亏之前没有挪动师姐,否则现在我也回天乏术。”薛治疲惫的笑了笑,“总算替师姐保住了她的孩子。只是师姐现在有孕在身,怎么还能动用武力跟内力,跟人家相拼呢?”

“还不都是那个该死的妖孽!他封的那个该死的贵妃来这里捣乱,小姐教训了那个嚣张的女人,给她毁了容,结果妖孽就一定要小姐死!小姐拼尽全力挡了他一掌,后来用了计谋才得以脱身!云梵,你去哪里了呀,怎么可以离开小姐身边吗?如果小姐有个三长两短我也跟你拼了!”

琳琅哭着喊着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云梵的脸色,也十分的愧疚!

“好了,都别吵了,都先下去了,这里就留下云梵一个人吧。你好好地陪着师姐,有任何的问题就叫我。师姐一两个时辰内就会醒来,应该会很痛,可是为了孩子好,不能给她用药,她必须活生生的忍过去。”薛治拍了拍云梵的肩膀说。

其他人都离开了,剩下云梵一个人留在那里陪着司徒汐月。

云梵顺势躺在了地上,轻轻地握着司徒汐月的手,只觉得心疼的无以复加,可是也不知道如何代替她的痛苦。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希望躺在这里的那个人,是他。

半天,汐月总算是睁开了眼睛,看到他的第一眼就问:“孩子保住了吗?”

“没事儿,薛治说孩子没事儿,你也没事儿,只是需要观察两天。这两天来,你可能会非常痛,因为他不能给你吃药,否则会影响孩子,你必须要忍过去。”云梵心疼至极的说。

“没事儿,只要孩子还在,吃什么苦我都能忍受。”司徒汐月淡淡的说,不过她那痛苦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她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那种痛苦,非一般人能够忍受得了。

“对不起,汐月,我没有陪在你的身边。可是你为什么不去找我来呢。”云梵心痛的看向司徒汐月。

司徒汐月苍白着一张脸:“云梵,你该知道我不是那种小女人。如果我凡事都要依靠男人,那我宁愿去死。你也不会爱上现在的司徒汐月了。”

“不一样,汐月,算我求求你了,你把你的傲气暂且收敛一下吧,以后千万不要拿自己的身体跟孩子来开玩笑了!如果失去你,我真的不知道有没有勇气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云梵十分后怕的说。

司徒汐月鼻子一酸,看向他:“云梵,你还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冷酷少主吗?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了?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当时的你,杀人不眨眼,哪里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司徒汐月,我郑重的警告你,以后绝对不可以再如此的吓唬我了。我真的承受不住。”云梵的声音里,居然带了丝丝的哽咽。

“我的生命,注定是一场绚烂的烟火,如果不能由着我的性子过,我宁肯死。”司徒汐月异常倔强的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