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香消玉殒/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说,你怎么可能会死呢?你不可能会死的,阿鸾,我不允许你死,不允许!”妖孽听到司徒汐月这么说,只觉得无比心痛!

不经意间,他的鼻子一酸,眼泪便汩汩而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啊,只是未到伤心处!

妖孽此时算是深刻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只是,这里面的意思有千斤重万斤重,他宁愿永生永世都不要体会到这个意思!

因为他宁愿一生一世都不要司徒汐月有半分的损伤!

“娄,娄……”生命的最后一刻,司徒汐月定定的看着自己深爱的人,使尽全身的力气伸出手去,轻轻地贴在了他的脸上。

“你,你真,真……”

一句话没说完,司徒汐月便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手无力的滑落在了身侧,头一歪,香消玉殒了……

“阿鸾!阿鸾!阿鸾!”妖孽感受到怀中的司徒汐月陡然松懈下来的身体,还有那逐渐冰冷的身体,不敢相信的大喊,可是,斯人已逝,他再怎么叫嚷,也是无济于事了!

“滚开!”

他正抱着司徒汐月的尸体无法相信已经发生的事实的时候,身子却被一双大掌给毫不客气的拨拉开了!

一个穿的跟乞丐似的老爷子闯了进来,毫不客气的把司徒汐月从妖孽的怀中抢走了。

“郭老?天哪,是你吗?是你吗?你是来救阿鸾的吗?求求您,求求您一定要救活她啊!”

妖孽一看这个老头子就是司徒汐月的师父,上次司徒汐月陷入危险的时候,也是他出来救了她的!

这次郭老忽然冒了出来,妖孽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阿鸾,有救了!

“闭嘴,你很吵!要哭去外面哭,别在这里唧唧歪歪的。”郭老将司徒汐月平放在了地上,很不屑的扫了妖孽一眼,嘲讽他

“是是是,我不吵了,不哭了,不哭了。”妖孽高兴之际,赶紧擦了擦眼泪,专心致志的守在一边看郭老如何给司徒汐月治病。

只见郭老将司徒汐月放平之后,轻轻地在她的身上推拿了一遍,妖孽一眼就看出这是周易八卦的推拿手法,顺应天地五行,是一种极其高深却又难以掌握的手法。

他心中立刻燃起了希望,他在心中默默的祈祷上天能把司徒汐月还给他!

郭老推拿过后,手指轻轻的点住了司徒汐月的膻中穴,然后用自己的内力驱动着光,在司徒汐月的身体内部逐渐游走。

说也奇怪,那抹光像是一个引子,又引起了另外的一束光,随着郭老的这道光在司徒汐月的周身缓缓游走。

当两道光越来越强,越来越强,逐渐汇集融合在一起的时候,郭老又掏出了匕首,一下子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儿,将自己的鲜血喂进了司徒汐月的口中,一边还念念有词:“尘归尘,土归土,鲜血伺主,快来享用血食吧!”

说也奇怪,就在那一刹那,司徒汐月的嘴巴里忽然发出了咕咕的叫声。

然后一只小小的粉嫩虫子就从司徒汐月的嘴巴里爬了出来,在她的唇边探头探脑的,像是在张望一样。

郭老将自己手腕的鲜血凑近了那个小虫子,只听见那小虫子欢喜的咕咕叫了两声,接着便扎进了那些鲜血之中,满足的吸食了起来。

那小虫子不大,吃的可真不少,一会儿功夫就吸了郭老很多的鲜血,郭老的脸色都发白了,却仍然硬撑着自己,不让自己倒下去。

蛊虫吃够了血食,美美的打了一个小小的饱嗝,然后看向了郭老。

“好孩子,回去吧,回去找你的主人去,让你的主人活过来,这样你才有食物可以吃啊!”郭老对着这个小虫子如是说。

“咕咕,咕咕!”也不知道这个小虫子听懂了没,总之它摇头摆尾的钻进了司徒汐月的嘴巴里,折腾了一会儿,果然见司徒汐月幽幽睁开了眼睛。

“阿鸾!阿鸾!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阿鸾!你吓死我!”妖孽见到司徒汐月竟然真的活过来了,不由得欣喜若狂,本想赶紧冲上前去抱住司徒汐月,却被郭老无情得分开。

“她现在元神未稳,稍等,稍等。”郭老一下子拽住了妖孽,严肃而低声的对他说。

“元神?”妖孽看向郭老,不理解。

郭老轻轻地说:“小妮子刚才确实是已经死过去了,可是上次老夫放在她身体内的一缕魂魄还在,她身体虽然死去了,元神却还有老夫的这缕魂魄护卫着,所以还有一息尚存。幸好老夫赶来的够及时,用五行八卦推拿法帮她周身推拿了一遍,驱除了死气然后再加了一缕魂魄进去,有了老夫的这缕魂魄引动之前的那缕魂魄,使得汐月周身的气息得以重新流转,而最重要的就是她体内的雌蛊,这个蛊虫,才是小妮子还魂的点睛之笔呀!”

“蛊虫?蛊虫竟然还救了她了?为什么?”妖孽想起那诡异的一幕,就忍不住觉得毛骨悚然。

“你不知道,这蛊虫潜伏在宿主身体里面,只要没有下蛊之人的召唤,就很乖,感受不到它的存在。现在那个给汐月下了蛊的人,应该还没有开启最后的召唤,再者,他也不知道蛊虫已经被转移到了汐月的身上。他本意是用一雄一雌两条蛊虫分别植入两个男人的体内,这样鸳鸯蛊就会相生相杀,直到一方死了,另一方也会跟着殉情。而一旦这鸳鸯蛊变成了在I一对男女的身上,那就不会相生相杀,只会互相吸引。所以汐月当时把蛊虫从你的身上拿过来也好,至少这蛊虫在她的身上,不会再要她的命,顶多只会让她不自禁的去寻找另一方携带者罢了。所以有的时候,她会不自觉的去寻找蛊虫的另一个携带者,那也是很正常的事儿。你要知道,那并不是出自她的本心,而是因为她受到了蛊虫的驱动而已。”郭老看了看妖孽,善解人意的解释道,解开了妖孽心中的那一个巨大的疙瘩。

妖孽深深释然了:“这么说,她想要去找云梵,也并不是,并不是因为她……”

“嗯。”郭老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妖孽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爱她,就要相信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