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拿命来换/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说了,我的徒弟,怎么会是那种朝三暮四,水性杨花的女人呢?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变成这个样子了,你尽可以来找我,我替你好好教训教训她!只是年轻人,你要明白,小妮子她已经用尽全身力量在抵抗这个雌蛊对雄蛊的思念之情了。所以你不但不能怪罪她,而且还要理解她,体谅她,多给她点儿信心和勇气,这样,你才能最终的守护住她,懂了吗?”郭老看着妖孽的眼睛,意味深长。

妖孽点了点头,刚要说懂了的时候,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了一个他熟悉至极的声音。

“师父,您来了……”司徒汐月悠悠睁开眼睛来,正好看到郭老站在那里。

“阿鸾,你醒了?”妖孽激动的跑过去,轻轻地把她扶起来,靠在自己的臂弯里,无限温柔的凝睇向她。

“嗯。”司徒汐月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又把目光放在了郭老的身上,“师父,您怎么来了?怎么会在这里。”

“呵呵,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到哪儿玩就到哪儿玩,普天之下,谁又能奈何得了我?”郭老哈哈大笑,尽显霸气!

“是了,师父,师父自然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可惜,可惜徒弟这身子实在是不能,不能……咳咳,咳咳,咳咳咳!”司徒汐月话还没说到一半儿又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这一次直到咳出鲜血来,她才稍微停止。

看到司徒汐月的情形又转为不好了,郭老赶紧给她打了脉搏,细细一诊断,皱皱眉:“奇怪,刚才的元神明明已经稳定了,为何此刻又折腾了起来?蛊虫也不安分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是雄蛊的宿主出现了问题?云梵,云梵那臭小子人在何方?汐月无缘无故的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雄蛊的宿主快要死了,所以雌蛊也感受到了。必须立刻找到雄蛊,保住云梵,不然,汐月也会跟着一起死!”郭老十分严肃的说。

“云梵?要找到他么?”妖孽一听郭老这么说,立刻着急了起来。

“妖孽,云梵,云梵就是敖浩,他,他被木婉君囚禁起来了,你,你,你不要去找他……”司徒汐月努力揪着妖孽的衣袂,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阿鸾……”妖孽蹲下身子,看着司徒汐月,“只要能让你活下去,我愿意为了你做任何的事情,哪怕是去救云梵一命!”

“不要……不要……就让我死了……就让我死了……你,你跟云梵的恩怨,也可以,可以了了……”司徒汐月紧紧拽住了妖孽的衣袂,阻止他出去救云梵。

因为她知道,云梵跟妖孽是势不两立的,是水跟火,命运的齿轮将他们两个人推到了这一步,他们两个必然有一个人是死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她宁肯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妖孽!

所以司徒汐月陡然升起了一种勇气,她用尽全身力气,从怀中摸出了一把匕首,然后就直接朝自己的心口扎去!

“傻孩子!”她的动作被郭老制止了,郭老像是早就看穿了她的想法一样,所以能提早的制止她。

“阿鸾!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妖孽紧紧握住了司徒汐月的手,不敢置信的盯着她。

他不敢相信,阿鸾居然要自杀!居然要把他一个人仍在这个世界上!叫他如何能够相信,能够接受!

“只要,只要我死了,云梵,云梵就能跟着我一起死了,我,我愿意为了你,为了你下这个手!”司徒汐月疼的已经无法喘息,却还是咬紧了牙关,一字一句的说出了上面这番话!

妖孽从未对她生过气,从未对她生过哪怕一丝的气,可是此时却也被她气的够呛!

“你以为,你杀了你自己,就能解决我的问题了吗?你以为,你杀了你自己,所有的恩恩怨怨全都可以了解了吗?司徒汐月!你未免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你用你的大脑好好想一想!如果杀了云梵一切的事情就都能解决了的话,那我早就杀了他了!你真的以为凭借我的本事,还杀不了一个小小的云梵吗?往日看着你挺聪明的,为什么现在却想的这么幼稚,这么糊涂!你真是,真是叫我太失望了!”

妖孽愤愤的说完,掉转身子不去看司徒汐月,而是对着眼前的栅栏生闷气。

仿佛只有这种方式,才可以掩盖自己内心的懦弱和脆弱。

他真的是没有办法再承受一次失去她的痛苦,连想都不能想!

刚才差一点儿就失去她的经历就好像是在地狱里转了一圈儿一样,而等她苏醒过来的那一刹那,他的心又立刻回到了天堂!

义父从小就教导他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可以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连生死都不挂在心头,岂能因为儿女情长而耽误了大事业?

可是就在刚才他却虚弱的发现自己所谓的大丈夫情怀都是假的,都是空的!

如果没有了她,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之奋斗为之努力的这一切,到了最后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最后他娄真的赢得了一切,赢得了天下,赢得了天下所有人的爱戴。

可是登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的时候,如果身边没有她的陪伴,他看到的只能是江山永寂。

如果能用这一切来换的话,他愿意用所有的一切来换,只为了看她嫣然一笑。

那就够了。

“嘤嘤嘤,你凶我!”

断断续续的哽咽声从背后传来,妖孽诧异的回身,却看到从不掉泪的司徒汐月居然掉泪了。

不但掉泪了,而且肩膀还一抽一抽的,小眼圈儿红红的,哭的十分委屈,十分难受的样子。

妖孽的钢铁心立刻碎成了一片一片的,他赶紧来到了她的身边,忘掉了自己刚才所谓的坚持还有原则,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去。

此时,他的眼中只有她的泪,还有她的委屈!

“阿鸾!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那么凶你的,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