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甜蜜一吻/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妖孽手忙脚乱的给司徒汐月擦着眼角的泪水,心疼至极的轻声诱哄着她,唯恐她再掉一滴眼泪。

“你凶我,你居然敢凶我,你太坏了……”

司徒汐月只觉得满身的疲惫和委屈在一刻全都爆发了出来,拜托,刚才是谁差点儿被阎王老爷召唤了去?

感情差点儿死掉的又不是他,有本事他也死一个给自己看看!

她是好强是无坚不摧,可是她到底也还是一个弱女子,好吗!!!

还朝她那么凶,凶什么凶,比凶谁不会啊!

“对不起,都是我不对,是我不好,我刚才,刚才一时没控制好情绪,是我不对……”妖孽轻轻搂住司徒汐月,让她娇软的身子靠进了他的怀中,十足耐心的哄着怀中的小佳人。

“刚才我是太着急了,生怕你再做出什么傻事儿来,一时情急才会朝你发火的!其实,其实是我根本没有办法再去想象失去你的画面……阿鸾,我承认在你的面前,我脆弱的像是一个凡夫俗子,在你的面前,其实我表现的连一般男的都不如!我真该死!真是没用!”妖孽越说越懊恼,想想刚才他居然像一个鲁男子一样控制不住火气朝司徒汐月爆发出来,他简直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所以他选择了自我惩罚,拿着司徒汐月的手,猛力煽起了自己的耳光!

“好了好了,别打自己了。打在你的身上,疼在我的心里。”司徒汐月忙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凝睇着妖孽,温柔的查看着他脸上的伤痕,“你看,你都打的红了。下次能不能别这么用力了,或者用你自己的手打,害的人家的手都疼得要死。”

司徒汐月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

“阿鸾,你的手疼吗?对不起对不起你看我又办坏事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你的手疼不疼啊,来,我给你嘘嘘。”妖孽赶紧拉住了司徒汐月的手,把她的粉嫩小手放在了掌心里,百般爱怜,万般疼惜,一边给她揉着手指头,一边给她轻轻吹气,给她缓解疼痛。

被他宠着的感觉还不错,于是司徒汐月就决定暂且绕过他这一次了,先暂且享受享受他的温柔呵护也不迟!

不过妖孽的反应也不慢,他揉了一会儿司徒汐月粉嘟嘟的小嫩手,忽然眨了眨那双妖艳的双瞳:“咦,阿鸾,你不傻了?”

额,居然被发现了!

司徒汐月有些小小的懊恼!都怪自己刚刚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回来,结果搞得脑子也有些不好使了,居然忘记要伪装了!这下子可好,露馅了!

吐了吐小舌头,司徒汐月嘟起了粉嫩的樱唇,像只可怜的小猫咪一样的看向了妖孽那张暗含怒气的脸,发现他的目光略显犀利。

想了想,还是先把解释的话扔下,先来一个杀手锏吧!

于是司徒汐月上前去,轻轻抱住了妖孽的脸颊,然后轻轻地将自己的红唇递了上去,柔柔的送上了自己甜蜜娇嫩的红唇。

“你,你别这样,别,先,先说清楚……”妖孽挣扎着,用自己所剩无几的自制力,控制着自己不被司徒汐月的红唇所吸引住。

“来嘛来嘛,难道你不想亲人家咩?”司徒汐月瞬间摆出一副可怜的小媳妇模样,好像受到了虐待一样。

抽抽小鼻子,流流小眼泪,不怕你妖孽不就范!

“额……”

看到近在咫尺的美味佳肴,那触手可及的粉润娇嫩,就好像是一片粉嫩纯白的樱花一样,在春风中无限招摇着,摇曳出属于自己的那份精致跟美丽……

妖孽看着这样娇媚动人的司徒汐月,只听见自己的脑子里那根叫做理智的弦,一下子绷断了……

“你真是折磨人的小妖精……”

低低的感喟声被喂进了两张纠缠在一起的唇瓣中,妖孽终于还是没有在美色的诱惑之下走出几招去,就心甘情愿的甘拜下风,成为司徒汐月的裙下之臣。

长久的思念和焦灼、等待在这个吻里仿佛都已经能够得到补偿,司徒汐月伸出纤细的胳膊,轻轻地拢住了妖孽的脖颈,任凭心爱的男人将浓浓的思念和爱恋之情通过这个吻淋漓尽致的表达了出来。

炙热的吻先是在唇边辗转流连,等滋润够了也尝够了这两片鲜花似的唇之后,妖孽终于轻轻的撬开了司徒汐月的编贝玉齿,轻轻地侵入进了她芳香四溢的唇内。

虽然他们两个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吻了,可是司徒汐月在这一方面还是显得很生涩。虽然经过几次妖孽的调教,现在的她已经可以流畅的呼吸了,不至于发生接个吻也闹的窒息的情况,但是,在技巧方面,司徒汐月还是显得太生涩了。

不过她的生涩倒是极大的满足了男人的虚荣心!因为女人越青涩,就说明她的经验越少,经验越少,就说明她越纯洁!

而司徒汐月,显然是青涩中的佼佼者。

也难怪妖孽越吻越开心,大男子主义极度的膨胀起来,像是一只气球一样,越吹越大了起来。

这个吻的温度越来越高,越来越高,到了最后炽热的都超过了以往的任何一个吻。

妖孽的气息开始不稳起来,下腹一股热流蹿了上来,让他有些不能控制住自己了!

怀中的小女人是那样的娇嫩鲜美,就如同一盘最上等的佳肴,引诱着他去采撷,去捕捉!

他如何能忍得住!

只见妖孽的手慢慢的伸进了司徒汐月的衣襟里,在她的衣襟里轻轻的摩挲着……

司徒汐月正沉浸在妖孽的热吻之中无法自拔,却忽然感觉到胸口一疼,忍不住低低呻吟出来:“疼……”

她的一声较弱的呼吸都能叫妖孽心疼不已,于是他立刻将手拿了出来,看着她:“阿鸾,你怎么了?哪里疼?”

司徒汐月羞的脸都红了,心想这个妖孽真是个猪头,她能说自己的胸疼吗?

只好翻了个甜蜜的白眼,轻轻哼了一声,低声说:“真是个猪头,是你刚才摸的地方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