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 汤里有毒/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呵,如果你的生命是一场绚烂的烟火,那我宁肯只做一个安静的观光客,可是至少,我曾经在你的生命里走过,曾经陪伴过你,那么我,也心满意足了。|ziyouge.com|”云梵看着司徒汐月那张因为倔强而格外生动的脸庞,满心满眼里流露出来的,都是一种深深的眷恋!

如果之前有人告诉他,他云梵这辈子会如此的爱一个女人的话,而且会爱的如此忘我投入,简直可以说是毫无自尊心的话,那么,他会冷冷一笑,然后将说这话的人一下子掐死!

因为这个人的脑袋绝对是坏掉了!而且,眼神儿还出了问题!

他云梵,从小就被教导着,要王霸天下,带领着万魔山庄最终一统天下的人。

他的人生,从他进入万魔山庄开始,就已经被注定了!

甚至,从他刚出娘胎的时候,就已经被注定了!

而之前,他在已经设定好的路程上,风雨无阻的走了十几年,他对那样的人生,虽然并没有太多的认同感,可是,到底还没有升起太多的叛逆!

可是自从他的人生中遇到了司徒汐月开始,这个女孩,就开始打乱了他早就已经设定好的人生,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在错愕之余,眼光也不由得开始随着她的动作而转移视线!

她,就是如此的耀眼,就是如此的绚烂,就是注定要成为一场盛大烟火,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赢得所有人赞叹的那种女人!

而他云梵,也注定只能是仰望人的其中之一而已。这个,是他根本无法改变的!

他无法阻挡烟火的盛放,更无法阻挡烟火的衰败,原来他在她的生命之中,能做得到,只有默默的守望,默默的相助……

“随便你。”司徒汐月瞥开眼,不想再看云梵的脸的样子,口气里,也满满都是疲惫。

“只是如果,以后你怀疑自己的人生,怀疑自己是否走错路的时候,云梵,到时候你不要怨恨我。”司徒汐月背对着云梵,冷冷的扔下了这番话!

不是她绝情,而是好像跟她关系很紧密的男人,全都下场不好。

也许,她就是古人所说的红颜祸水,一将功成万骨枯,她司徒汐月,注定不会是池中物。所以,这些男人,还是及早远离她吧。

“叩叩叩。”云梵正要回答,三声敲门声把他的深思拉回来。

“谁。”云梵问。

“我,轩辕雅兰。”轩辕雅兰温柔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云梵站起身来,给她开门,却见她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竹篮子:“听说汐月病了,我特意炖了鸡汤,来给她尝尝。”

“请进吧。”云梵将轩辕雅兰让进来,却看到司徒汐月还是背对着人,丝毫没有转身的意思,“汐月,你娘来给你送鸡汤了。”

“我不喝。”司徒汐月冷声,“不用费心了,现在我也根本不想喝任何的东西,叫她拿走。”

“汐月,好歹也是——”云梵忍不住要开口替轩辕雅兰说话,却被轩辕雅兰拦住,“没事儿,她心情不好,身体可能也不大好,所以才喝不下。我先放在这里,先出去了。汐月就拜托你照顾了。”

轩辕雅兰虽然如此说,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很无奈,却只能转身离开了。

等她走了,云梵亲自舀了一勺子鸡汤:“味道很不错了,刚才我看到她手上都是伤口,想来是亲手做的。真不喝?”

司徒汐月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微微有所触动,转过身来:“拿过来吧。”

“嗯。”云梵淡淡笑笑,把鸡汤要递到她唇边的时候,司徒汐月的脸上却微微变色:“有毒。”

“什么?有毒?”云梵拧了拧眉头,司徒汐月一眯眼,压低声音,“这鸡汤里,有毒。”

云梵皱眉,轻轻嗅了嗅:“不会啊,我没有闻到。”

他是万魔山庄的少主,什么毒药自然都闻过,如果他没闻出来的话,很可能是司徒汐月闻错了。

“呵呵,这才说明这下毒的人多高明。这毒,叫牵机,是一种极其高明的轻微毒素,无色无味,下的分量少的话,连天下最高明的医生都不会察觉到。开始的时候,这毒也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毒副作用,时间久了,就会无声无息的侵蚀宿主的神经系统,最终,把宿主搞成一个身体健康的,白痴……”司徒汐月轻启朱唇,说出了这番话。

“你确定吗?”云梵看向司徒汐月。

“嗯。”司徒汐月点了点头,“因为这种毒,只在《五龙天书》上有过记载。其他的地方,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五龙天书》?你是说那本万魔山庄、风之谷跟慈悲城都在争夺的书吗?你怎么会知道的?那本书,一直都遍寻不着。难道那本书,在你那里?”云梵吃惊的看向司徒汐月。

司徒汐月似笑非笑:“那本书现在不在我这里,因为它已经彻底被毁了。可是那本书的内容,我偶尔翻阅过。但是当初那本书的主人,是轩辕雅兰。而刚才的那个鸡汤,是轩辕雅兰端来的。云梵,你崇拜的大姑姑,很可能,是下毒的人。”

“不会的。大姑姑她怎么会,怎么会……你可是,可是她的亲生女儿……”云梵摇了摇头,一脸的讶然,绝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呵呵,随便你吧。只是你要记住,当年她为什么会忍心将《五龙天书》封印在我的身体里?因为这本书,我遭到了花依依的严刑折磨,被折腾的简直不成人样。她是我的娘亲,如果真的有心疼惜我的话,又岂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在她的心目中,亲身女儿的安危,却还不如一本书。呵呵,云梵,这就是你崇拜了,惦记了那么多年的大姑姑。如果她不是那样的一个人的话,当年又如何能在慈悲城这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就凭她一个人的力量,就掀起了如此大的风浪呢?”司徒汐月淡然一笑,清水眸子里充满了一种洞察力的慈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