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神镜以上/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哪,爹爹,真的有这样的武功存在吗?如果真的存在的话,那岂不是天下无敌?”风汐月凝眉,有些不敢置信!

她好歹也算是一个天阶高手了,在这个世界上,也算是武功上上之辈了,可是没想到的是,居然,居然还有比神镜更高的武功等级!

这件事如果说出去的话,很肯定,绝对会引起天下大乱的!

那些原本以为神镜就是武学尽头的凡夫们,估计都会被吓尿了吧!因为就算是淡定如她,也很难接受这样的逆天设定!

就好像你辛辛苦苦的打游戏升级,然后旁边的那个人却开了外挂小号,然后坐了直升飞机上了天,而你那种羡慕嫉妒恨的心情一样!

所以汐月觉得,这样的设定,对其他人来说,不啻于一种极其严重的打击跟创伤!

“呵呵,当然是天下无敌。|ziyouge.com|其实,天下无敌又如何?一个人如果真的登上了那至高无上的尽头,汐月,剩下的,就只有无穷无尽的寂寞了……”风羡离说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神色忽然显得有些落寞。

汐月忍不住揣测:“爹,您这么说,难道您已经是玄学的境界了?”

风羡离的神色有些茫然,愣了一会儿才呵呵笑了笑,摸了摸汐月的头:“小孩子家家的,不需要知道那么多的事儿。大人的事情,就不要多管了。”

“爹,人家不小了……”跟绝大多数的武痴一样,汐月也十分想窥见最顶级的武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忍不住撒娇起来。不过风羡离没有再接这个话茬,只是淡淡的看向车窗外,容色,有着些许的落寞……

“师兄,风之谷到了!”高老头跳了下去,掀开帘子,请风羡离下去。

“嗯。”风羡离淡淡的点点头,把手给汐月,“乖女儿,家,到了。”

“嗯。”汐月点了点头,把手交到了风羡离的手中,感觉到来自亲生父亲掌心的温度。

很厚重,也很醇厚,很温暖的一种感觉。

原来,这就是父爱的感觉。

那么样的美好,也怨不得之前那么多的影视作品天天歌颂父爱的伟大。

汐月,这一次终于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

哎,真是苦命啊!好不容易熬到了现在,才见到了自己的亲爹,感受到有爹的温暖!

不过汐月觉得自己还是挺能撑的,这过程中有多少苦逼的事儿她也不想说了,只想说,她总算不负众望,替原主撑到了见到亲爹的那一刻!

“呵呵,原主,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地替你珍惜,有爹爹的日子的!我会好好的替你尽孝,也会替你承欢膝下,把你当年没有享受到的一切,全都享受到的!”

风汐月感受着从手心传来的那份温暖,微笑着说。

“谢谢。”

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很遥远,很模糊的同时,却又那么的清晰!

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刻,汐月陡然僵住了!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谁的?

是从哪里发出来的?为何,为何她竟然会觉得如此的熟悉呢?

难道,难道这声音,是,是原主发出来的吗?

汐月低下头来,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膛,想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汐月,你怎么了?怎么不走了?”风羡离在前面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了自己的宝贝女儿。

“呵呵,没什么。爹,刚才您有没有听到一个人在说谢谢啊。”汐月小心翼翼的看向风羡离。

“谢谢?没有啊,怎么了。”风羡离摇了摇头说。

“哦,没什么,可能是我最近这段时间太累了,心力交瘁的,所以就有点儿幻听了。”汐月呵呵笑了笑,赶紧岔开了话题。

“太累?”风羡离关切的望了一眼汐月,忽然把住了她的手腕,稍微一停顿便说,“你肚子里的孩子,爹爹是谁。”

“额,这个……”汐月有些措手不及,原来被父女相逢的喜悦冲晕了头脑,忘记告诉风羡离自己肚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了。

可是孩子的父亲是谁,这么一个复杂的命题,哎,想想就头疼,汐月觉得,这件事,还需要细水长流的跟爹爹说。

“怎么,难道是孩子的父亲,不愿意负责任?”风羡离脸色一沉,俊脸立刻耷拉了下来,那样子,真的是跟刚才判若两人。

“没,不是的,爹,这件事呢,说起来很复杂,不如咱们先进去吧。你看大家都在等着您呢。”汐月赶紧转移话题,介绍老爹看向风之谷等待的人们。

“哼。”风羡离虽然不满意被女儿这样岔开话题,不过也不想逼迫她,“好,爹不逼迫你,不过,等着你想说的那天,一定要全部告诉爹爹!”

“是,爹!”汐月发现有一个如此娇宠自己的老爹,有的时候,也不全都是什么好事儿。

比如此刻,她的人身自由,好像,就跟自己无缘了……

“谷主,您真的回来了?”

风之谷的众人们得到了消息,全都蜂拥着奔来出来,因为太激动,所以脸上都挂满了泪痕!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看到风羡离的那一刻,全都深深拜服在地上,痛哭流涕!

是的,风羡离不在的这些年,风之谷就好像是没了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撞不说,而且因为没有了当家人,还被欺负的很惨!

这些年一直受尽各方的欺负,用十分凄惨来形容吧,也不足为过!

所以现在大家看到风羡离回来了,那种激动的神情,用脚趾头想想也就知道了!

“呵呵,是的,我回来了。大家别哭了,都起来吧。”风羡离笑了笑说,那温柔的话语简直就像是一场春雨,浇在了众人的心田!

大家全都跟在了风羡离的身后,跟着他一起进入了风之谷。

在风之谷的聚义厅内,风羡离坐上了那把空缺了十几年的掌门椅子,扫了一下下面站着的徒子徒孙们,威严道:“好了,现在我风羡离回来了,谁再哭的话,就不是我风之谷的门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