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 勾搭/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顿时,原本还一片嚎哭的人们,立刻停下了哭声,全都红着眼睛看着风羡离。|ziyouge.com|

见状,汐月真的是不得不佩服自己老爹强大的号召力啊。

瞧瞧,随便的一句话而已,立刻就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威力!

老爹,就是牛!

接下来风羡离简短的跟大家寒暄完毕之后,就在高老头的带领下,回到了自己的清风阁。

清风阁建立在半山腰上,左右都是茂林的修竹,还有潺潺的流水,明月常相伴,竹林间几只雪白的仙鹤十分悠闲的踱步,显得十分的自在,安闲。

清风阁也不是那种豪华奢侈的建筑群,而是十分的优雅跟清净,纤尘不染,而且常有白云环绕,雾气昭昭的,宛如仙境。

汐月扫了一眼,颇为满意这样的构造跟环境的,呵呵,自己的老爹,果然是跟她一样,品味不俗啊!

见她正在观赏自己的房间,风羡离颇有兴致的问:“如何,汐月,爹爹住的这地方,还不错吧。”

“嗯,还不错。颇为清雅幽静,适合爹爹的气质。”汐月抬起头来,微微笑着说。

“呵呵,只是不错怎么能够形容得当呢?依月如看,这里可真真是连神仙都可以居住的地方了。”

一道风铃般悦耳的声音从一边刮来,风汐月回过头一看,却见林月如那个打不死的小强又翩翩而来了。

奇怪了,她记得这个女人不是被妖孽扣押下了吗?怎么又回来啦?

“呵呵,林圣女好久不见,风姿更胜从前啊。只是汐月怎么听说圣女这段日子一直都在慈悲城里居住,日日陪伴在城主娄的左右。汐月孤陋寡闻,还以为城主看上了姐姐,已经将圣女姐姐收进了宫闱里了呢!”汐月呵呵笑了笑,脸上堆满了热情的笑容,不过那话里的意思,可就是句句都针对林月如了。

林月如脸色一变!心里是恨得咬牙切齿啊!

好你个司徒汐月!几日不见,居然摇身一变成了谷主的女儿!

这个小贱人倒是会攀爬!如果不是她消息灵通知道了风羡离没死,还回来要主持大局的消息,还重金贿赂妖孽面前的宠臣秦玉书,叫他说服妖孽把她放回来的话,现在她估计都要被关在慈悲城的某间华丽的宫苑里,到死也出不来呢!

只是老天爷未免太偏心了!

给了司徒汐月这个贱人这么多的东西还不够!居然还要把谷主风羡离也给她!

这个贱人!

根本不配拥有这么好的男人当爹爹!

她林月如这样的女子,才配跟这样顶级的男人发生关系!

想到这里,林月如不由得再次扫了一下风羡离,越来越觉得,风羡离不但没有年龄上的跨越感,而且那种岁月赋予的风度跟沉淀,真的是太让女人着迷了!

而且还如此的牛逼,简直就是上天特意为她林月如量身打造的男人!

想到这里,林月如顿时把自己之前对怜星大师的迷恋抛在了九霄云外!

从此之后,她,有了一个全新的目标,那就是风之谷的谷主,风羡离!

不过她想要征服风羡离的话,那么很显然,她必须塑造在风羡离面前的形象,争取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

而要留下好印象的话,那么她就必须要装出一副与世无争的高远模样。

因此对于汐月的冷嘲热讽,林月如出奇的没有反对,只是淡然一笑,一副大度至极的样子:“呵呵,汐月妹妹,这件事,你恐怕是对我有所误会了。其实月如这次之所以在慈悲城耽搁了这么久,完全是因为慈悲城的城主他身体有所不适,所以才容留姐姐在那里多呆了一段时间的,只要还是给他看看病什么的。”

“呵呵,是么?那姐姐这看病,包不包括贴身服务啊?”汐月冷冷一笑,毫不留情的戳破林月如的幻想。

“呵呵,妹妹你可真会说笑,真是太幽默了,跟谷主真的是一模一样啊。”林月如心里把汐月恨死了,脸上却还是微笑着说。

面对这么无耻的女人,汐月真的是有点儿受不了了,正要把她赶出去的时候,风羡离却发话了:“好了,都是一家人,就不要吵了。月如,你去通知一下其他骨干,来我这里开会。我不在的这些年,谷里的情况,我必须要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是,谷主。月如这就去办。”林月如听到风羡离的柔声吩咐,顿时酥了半边的身子,柔情万种的行了一个礼,这才施施然的飘了出去。

“呸,真恶心,这女人,真能装!”汐月看着她矫揉造作的背影,忍不住撇了撇嘴。

“呵呵,怎么了,她是你的情敌?”风羡离一边往屋子走,一边问汐月

“情敌?呵呵,也不看看她配不配?我多么差劲啊,跟她当情敌?”汐月一脸无法忍受的样子,忽然警觉的抬头看了看风羡离,“爹,你该不会是喜欢这种矫揉造作的女人吧。”

“呵呵,爹觉得月如就不错啊。气质不错,形象也不错。”风羡离的口气里,居然还有几分的沉醉。

汐月一下子蹙起了眉头,不敢置信的盯着自己的老爹:“爹,你刚才是说笑话的吧!是不是开玩笑的?你该不会是真的,真的看上这个林月如了吧?您知道这个女人多么的人尽可夫吗?厚,真受不了你们男人的眼光!这都是什么眼光啊!”

“呵呵,男人看女人的眼光跟女人看女人的眼光肯定是不一样滴。好了,汐月,别为了一个外人起什么烦恼了,爹刚才不过是随便一说的,赶紧进去吧,跟爹说一下,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风羡离看了看汐月的肚子,严肃的说。

“这个……”汐月跟着风羡离进了屋子,却很坚定,“爹,这孩子的事儿,我不想说。”

“不想说?可以。我尊重你的意思。不过,这孩子如果你打算生下来的话,谁是这孩子的父亲?”风羡离一下子抓住了重点问题所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