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7章 第一次争执/冥王的金牌宠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爹,您不知道,我已经跟万魔山庄的少主,云梵订婚了!很快,我们俩就要结婚了!”汐月索性把这件事说了出来。(www.ziyouge.com)

本以为风羡离会祝福她,可是没想到风羡离皱着眉头,想都没想:“不行,你绝对不可以跟云梵订婚。这门亲事,我不答应!而且,也没什么商量的余地!”

“爹,您怎么这样?跟个暴君似的!这门亲事是我自己认定了的,云梵,也是我汐月千挑万选才选出来的人!我这辈子,还非他不嫁了呢!就算你是我的亲爹,也绝对不能阻挠我!”汐月十分倔强的说!

“呵呵,好,现在连爹的话也不听了。”风羡离呵呵笑笑,眼底的温暖,慢慢消退去。

“其实,我叫您一声爹,不过就是看在多年的父女情分上。您想想看,这么多年了你都没出现过,可是这么多年这么多的苦难,都是我自己一个人扛下来的。我称呼您是我爹,并不想要获得什么好处或者是地位!而是因为我想要一个疼我宠我的爹而已!不过现在看起来,您这个爹,管得未免太宽了。那么,我既然可以认了您当爹,自然也就可以不认!”汐月站了起来,铁骨铮铮!

“你!”风羡离长这么大,还从没有一个人敢如此的违拗他!

虽然他是真心疼爱这个女儿,可是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会是一个如此特殊的存在!

这跟传统的父女关系,截然不同嘛!

风羡离现在也终于认识到了自己这个女儿的特殊性!这就不是一个一般的孩子,怎么能要求他像对待一般孩子一样的对待她呢?

哎!

所以风羡离重重叹了一口气,软下声音来:“对不起啊汐月,爹爹,爹爹真的是老古董了。不懂得你们女孩儿家的心思。也,也不懂得如何跟女儿相处。可能是因为爹这是第一次当爹,所以才……不过你放心,爹爹以后不会这样了,不会再这样伤你的心了。能原谅爹吗?”

这一幕,正好落到了来开会的风之谷的骨干们眼里,大家都倒抽一口冷气!

这也,这也太……

传说中的谷主的威严呢?风羡离作为一个传说中最顶级存在的大人物的神秘感呢?

就这么荡然无存,真的是叫人受不了啊!

而且这个谷主,未免也把架子放的太低了吧,在司徒汐月的面前,这也太折煞英雄的架子了吧!

汐月也看到了那一群等待召见的人,自然也读懂了他们眼里的话。

看到那群人脸上跟眼里那种不敢置信的神色,不知怎的,汐月的心情就变得异常的爽快!

呵呵,这算什么!接下来还有更狠的呢!

“不好意思,谷主,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原谅这个词汇。如果谷主想要求得我的原谅的话,那么还请谷主您多多费心,用心考虑考虑吧。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您接着跟您的骨干们,开会吧。”汐月高傲的扬起下巴,扔下这句话就翩然转身离开了。

“汐月……”风羡离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叫,她都不会转身的了。

“谷主,您不要生气了,汐月的脾气,一贯都是这样的呢。”林月如呵呵笑笑,轻盈的来到了风羡离的身边,伸出青葱玉手,替他摸了摸胸口,十分温柔体贴的样子。

这幅样子看在薛治的眼里,都忍不住想要作呕!

林月如这个女人,真的是太贱了!简直就是耍贱没有任何的下限!

谷主这才回来呢,这个女人立刻不要脸的贴了上去了!

完全不顾忌自己的身份还有谷主的身份!

薛治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大师兄陆逊,故意刺激他说:“呵呵,大师兄,林师姐可真的是很热情啊。之前咱们还老觉得师姐她冷若冰霜不过现在看起来是咱们错了!人家根本不是什么冰山美人儿,是咱们不够烫,暖不过人家那颗冰冷的心!”

陆逊没说什么,只是拳头在身侧悄悄握紧了!

脸色,也显得十分的难看!

薛治扫了扫陆逊那张臭脸,知道自己的话对他产生了巨大的作用!

男人嘛,有哪个人能容忍得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对自己冷若冰霜,而对另外一个男人发sao呢。

所以,林月如,呵呵,以后有你好看的了!

“咳咳,师兄,不是有事儿要讨论吗?赶紧的吧,大家都来齐了。”高老头觉得有点儿头疼,怎么忘了自己的这个师兄天性风流花心的这一件事了呢?

其实当年的轩辕雅兰根本只是风羡离花心的一个对象而已,一夜风流,也不过是他玩玩的。只是她运气好,还怀了师兄的孩子。

只是风羡离魅力太大了,所以轩辕雅兰才会如此痴痴的等候着他回心转意,可是没想到人家也只是跟她玩玩而已。

要不然为什么师兄见了轩辕雅兰之后那么的冷酷,反而还不如对汐月好呢?

他刚才没出声是希望雅兰通过这次的打击可以苏醒过来,那么他还是愿意守护在她的身旁

“呵呵,好,来,大家都过来,我有事情要跟大家说。”风羡离笑了笑,把大家都召集了过去,然后开始了解这些年谷中都发生了什么事儿,对谷中的事务,有了一个初步大体的了解。

讨论了大约二个时辰,大家才散去。

风羡离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的整理思绪。不过林月如却端了一杯热茶进来:“谷主,别太劳累了,,万一伤着了身子怎么办。风之谷上上下下,还都得靠您来支撑呢。这是红枣桂圆茶,是月如亲自熬煮的,您尝尝看,合不合您的口味。”

“呵呵,月如你倒是挺细心的。”风羡离呵呵笑了笑,倒是不推辞,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点了点头,“嗯,还不错,挺好喝的。多谢你了。”

“谷主说哪里的话,能为谷主尽一份心,是月如最大的荣幸呵。”林月如摆出一个最温婉的笑容,故作好奇的凑上前去,“咦,谷主,您这是写了些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